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咸猪手摸到高潮/男朋友把电动棒放在我

原标题:


第1章

闫欣刚生产不久,正在家里休产假。

同学们说我胸好软_皇帝受带玉柱上朝

这是个很漂亮的女人,xìng格有些腼腆,身材却很有料,再加上正处于哺rǔ期,透着一股成熟女人独有的韵味。

 

我们邻里相处的很好,她老公黄亿伟经常出差,留下她一个人带孩子不放心,就拜托我多照应。

 

虽然表面上一本正经,可面对闫欣这种极品,我却很是眼馋。

 

所以对于她老公的请求,毫不犹豫就答应了,时常去她家转转,捎带手地帮点儿小忙,顺便瞧瞧那女人饱饱眼福。

 

今晚我刚洗漱完毕,正打算睡觉,可却听到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老张,快开门!看看孩子怎么了!”

 

我打开门,见到闫欣双眼含泪,慌慌张张的。

 

可能太着急了,她只穿了件半透明的吊带睡衣,我看向她的时候,眼神不由自主地落在她胸前的高耸上,随着她急促的呼吸,正在微微轻颤着。

 

久违的视觉冲击,让我有一瞬间的慌神,心脏也猛烈地跳动着。

 

闫欣好像并没有注意到我在看她,我暗暗松了一口气。

 

我心里有些懊恼,闫欣都可以当我女儿了!她也一直当我是长辈,很尊重我,我却偷看她!

 

“小欣你别慌,先说说孩子怎么了?”

 

我平复了一下慌乱的心,刻意控制着的语气尽量淡定些。

 

“老张,孩子一直哭,怎么哄都哄不好!亿伟还不在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闫欣拉着我的手臂急哭了,丝毫没意识到她胸前的柔软蹭在了我的胳膊上。

 

“哦?快带我去看看!”

 

虽然被这一磨蹭心神dàng漾,可一想到她家那可爱的小家伙出事了,我连忙强压下心中的狂跳带上门,赶紧向着她家跑去。

 

进屋后,我简单地检查了一下孩子,并没发现什么异样。

 

小家伙哭个不停,我顺手拿起旁边的nǎi嘴,放在他的嘴边,这小家伙立即停止了哭闹,小嘴用力地吸哺着。

 

“你是不是没有nǎi水了?看给孩子饿的!”

 

见孩子哭得那么可怜,我有点心疼,也知道她没什么经验,把孩子饿着了。

 

闫欣低下了头,紧了紧胸前的衣服,脸红了起来。

 

“你呀,太粗心了!nǎi水没了都不知道?家里有没有nǎi粉?”

 

见我这么说,闫欣有些尴尬,支支吾吾地说:“家里……家里nǎi粉吃完了,我……我……还没来得及买。”

 

我看了一眼表,对着闫欣无奈地摇了摇头。

 

“现在超市都关门了,要不去医院吧,找个催rǔ师来帮揉揉你就有nǎi了,要是实在不行……”

 

我看了眼她的胸前,没有接着往下说。

 

说着话,孩子又哭了起来,安抚nǎi嘴治标不治本。

 

闫欣一把抱起孩子,焦急地说道:“老张,怎么办呀?孩子又哭了,嗓子都哭哑了!”

 

孩子越哭越来劲儿,闫欣忍不住也跟着哭了起来。

 

见她六神无主,我有些不忍心:“你赶紧换身衣服,我陪你去医院!”

 

我刚转身,小家伙的哭声突然不那么大了,还断断续续的。

 

我连忙转头看了一眼,只见孩子的脸憋得通红,连饿带哭,眼看着就要背过气去,心中突然生出了一丝邪念……

 

 

 

第2章

“快!倒点温水!先给孩子喂点儿!”见闫欣还愣着,强压下心头的那丝邪念,轻轻地推了把她的香肩。

 

将孩子jiāo给我,闫欣急忙跑到厨房。

 

随着她小跑的步伐,胸前的高耸也在随之dàng漾,让我忍不住将目光放在了她那。

 

不一会儿,闫欣就拿着nǎi瓶小跑了过来,她不经意地一抬头,四目正好撞到了一起,看得我老脸一红。

 

“我看着她喝,你去换衣服吧,我开车拉你去医院。”

 

有些尴尬的收回目光,我错开话题连忙接过nǎi瓶,放在了小家伙的嘴里。

 

可水是没有味儿的,这小家伙吃了几口后,就把nǎi嘴吐了出来,再怎么喂,他就是不吃,继续哭了起来。

 

“老张,你是中医,一定会催rǔ,你帮我揉揉吧!看着他哭,我心疼!”

 

闫欣哭着拉住我,眼底的羞涩,很快就消释了,取而代之的是对孩子的担心。

 

“催rǔ……我倒是会,可是……可是……我……”虽然这时候很想答应闫欣,可我表面上还是装作一脸为难,不然会让这女人产生警惕。

 

故作犹豫地看了眼哭着的孩子,我一脸无奈地说道:“好吧!我先给你检查下!”

 

我的表演显然很成功,闫欣对我完全没有戒备,有的反而是惭愧和羞涩,看了眼身上的衣服,又羞红着脸看了我一眼。

 

我心里就像有个虫子在蠕动着,对接下来的检查兴奋又期待。

 

我把孩子放在婴儿床里,然后让闫欣坐在沙发上。

 

闫欣羞涩地把衣服掀开,将那雪白展现在我眼前,看到那诱人的高耸,我顿时愣住了,喉咙中不自觉的咽下了口唾沫。

 

“老张,可以开始了吗?”就在我愣神时,闫欣突然开口叫了我一声。

 

“啊?可以,可以开始了!”我回过神有些尴尬地看着她,感觉老脸有些滚烫,坐在她的对面,颤抖着将手向她伸了过去。

 

触手的那一刹那,我顿时感觉自己这颗老心脏受不了了。

 

真软!

 

不仅弹xìng十足,而且格外柔滑。

 

当我的手触摸到她那敏感地带时,她的娇躯一颤,俏脸变得越来越绯红。

 

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心里的虫子不时地咬我一口,痒痒的,这种感觉已经很多年没有过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