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高H强制调教震动/被穿震动内裤爽的小说

原标题:


第1章

 

张哲走进家门,大厅内灯光亮堂,浴室里还有隐约的水声。

 

难道老婆回来了?

没想到我竟然和一个乞丐|萝莉乖乖让我爱

他走到浴室前一看,透过门玻璃依稀能看到里面窈窕扭动的身影,顿时心中火焰涌起,三下五除二脱光了就轻轻打开了门。

 

张哲没想到老婆今天居然回来的那么早。

 

在洗澡的人儿浑然没注意到张哲已经进来了,那双柔嫩的小手正顺着精致锁骨滑到小腹,带出一溜的洁白泡沫。那洁白的背脊和魅惑动人的曲线更是看得张哲浑身燥热,当下再也忍不住了。

 

当下张哲立刻轻柔地伸出手从后面抱住了她,靠在她耳边道:“今天怎么回来的那么早?”

 

怀里的人儿顿时一僵,身体颤抖着,有些惊慌地就想挣扎推开身后的人。

 

张哲的老婆林雪,平常就是个清冷的人,一双柳叶弯眉飞檐入鬓,动人桃花眼暗含的却不是秋波,只有一汪冰潭潜在眼底。

 

平日里面对自己的老公也始终只有一张冷脸,礼貌性的微笑就是她对张哲展露最多的神情。

 

张哲知道林雪不喜欢玩什么情趣,现在好不容易让他逮到个机会,他可不乐意就那么撒手。

 

“别闹,你都多久没这个点回来了?我可想你了。”张哲用力地抱住林雪挣扎滑腻的娇躯,将她牢牢地控制在双手间。

 

两具身体完美贴合,又给了张哲更大的刺激。

 

他已经有些不老实地抱着林雪,轻轻地摆动摩擦起来。

 

无奈林雪是喜欢温柔、循序渐进的人,张哲只能耐着性子,埋首在她的颈间,女人特有的香味和沐浴露的味道混杂着,让人沉醉。

 

“今晚你可不能就那么走了。”张哲低声说道,林雪因为自己的事业,经常赶时间大早上就离开,甚至急的时候只是回来洗个澡拿点东西就回广告公司通宵了。

 

要不是因为实在张哲太爱她了,林雪这种事业型的妻子,哪个男人能忍住不偷腥?当真是憋坏人了。

 

况且张哲虽说只是个部门小主管,性格也过于温和,但是那一方面却一直颇有自信,光是规模,就足以自傲了。

 

只能说也许林雪就是个天性对这方面冷淡的女人吧。

 

大概是听到张哲说的话,林雪也终于心软了,不再挣扎乖巧地瘫软在他的怀里。

 

感受道光滑的背部和圆润的臀部主动贴近自己,张哲顿时大喜,双手肆意妄为起来。

 

入手滑腻、沾着水流的触感,微微往上游离就盖住了那对洁白柔软,双手在那对红艳艳的果实上揉捏。

 

随着张哲愈发的进攻,林雪的小手从一开始的紧张握在身体两侧,也开始慢慢地放松下来。

 

怀里的身躯微微颤抖着,黑瀑长发撩拨着张哲的胸膛。那压抑、温软的呻吟低低地喘着,魅惑至极!

 

张哲自问,从来没见过妻子这样的亢奋,也许是说的话起到了作用,也许是在浴室有新鲜感的原因,林雪的身上很快笼罩了一层魅惑的淡粉色。

 

掌间的柔软都要将张哲的五指融化进去般,他不由赞叹着造物主塑造的完美身材,接着大手顺着她两边腰肢滑下。

 

林雪的手放松后一直胡乱地在身后男人的身上摸来摸去,紧张地找不到方向似的。似乎是犹豫了很久,灵活的小手往下,居然轻轻握住了。

 

“嘶!”张哲不由倒吸一口冷气,柔软温热的手掌刺激太大了,这和自己的手可完全不一样。按照他老婆的性格,这根本就是天方夜谭般的操作啊。

 

怀中的林雪看不见表情,但能看见耳垂都变成可爱的粉红色了。

 

他抬腿分开林雪的双腿,那有分量的东西放进她的双腿之间,温热的感觉让张哲顿时忍不住了,轻咬着她粉红色的耳垂,就想把她抱到洗手台那去,一边说道:“老婆,我忍不住了。”

 

“老……婆?”怀里的人声音软糯,透着压抑不住的惊慌失措。

 

 

 

第2章

 

这不是老婆的声音!

 

张哲如梦初醒,惊得连忙放开了怀里的人,她也转过了头来,张哲这才看清了。?

 

“小倩?”张哲吓得顿时软了,这人分明是自己的小姨子。

 

长相甜美可爱,和林雪是两个极端的存在。如果说林雪是高不可攀的女神,那叶小倩就是最适合居家的温柔情人。

 

粉扑扑的少女脸庞充满胶原蛋白,漂亮的眼眸会说话一般,总是带着似有若无的一层薄雾,樱桃红唇小巧软嫩,笑起来时两颊还有可爱的梨涡。

 

身高才过一米六,纯良的像只白兔。是让男人想拼命疼惜的类型。

 

张哲一直都打心底里把她当作自己的亲妹妹好好照顾。

 

而且叶小倩现在处在实习期,每天都回来的很晚,张哲根本想不到今天在浴室里的居然是她。

 

如遭雷击,张哲呆在了原地,就这样看着叶小倩。

 

“姐……姐夫。”叶小倩就像只受惊的小兔子,双手胡乱地捂上捂下,紧咬嘴唇惊慌失措的样子。

 

“我今天经理给我们放假呢,我,我就……”叶小倩的声音越来越小,神情慌张,都不敢看面前人的眼睛。

 

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在叶小倩的内心,她已经懊恼地骂了自己几千几万次。明明知道进来的人是姐夫,却克制不住姐夫的温柔情话攻势。

 

可是……刚刚真的好舒服啊……

 

这样想着,叶小倩的脸已经红透了,她抬头一看,姐夫仍旧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由更慌张了,她细弱蚊声地说道,眼神飘忽不定都不敢看。

 

“姐夫你能先出去吗?”

 

“抱,抱歉。”张哲这才回过神来,暗骂自己的莽撞和没点眼力见,慌忙出了浴室穿好衣服,到了卧室,这才从刚才的刺激中缓了过来。

 

疯狂跳动的心还没平静下来,他坐在床上惊魂未定。

 

张哲大学毕业后就和林雪一起在城市打拼,林雪这个远房表妹是四年前上大学的时候来家里居住的,小家碧玉,很贴心的一个女孩儿。

 

林雪含着金汤匙出身,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是知名律师,而叶小倩不一样,农村出身,和张哲一样都是苦水里泡大的。都只能凭借自己的双手去打拼,故而对于叶小倩,张哲一直有着同情感,对她也颇为照顾。

 

出了这样的事情,一时间,张哲不知该怎么去面对这个一张白纸一样的女孩。

 

坐在床上,张哲长叹了一口气,心乱如麻,明明无比愧疚。

 

; 脑子里叶小倩的曼妙身材却挥之不去,他也这才意识到叶小倩也不是曾经那个青涩的女孩了,有了妩媚妖艳的气质。

 

刚刚抱着她的娇躯,那挺翘的臀部放在自己的家伙处,她的柔软让他瞬间硬了起来,想到那种感觉,张哲就有些血耐喷张。

 

手往后撑去时,张哲突然碰到了软软的棉质物,下意识地拿过来一看。三角形状,纯白色间还夹杂着淡淡的透明色液体。

 

这是……

 

张哲的呼吸急促了,不由自主地手指搓揉着,指腹间仿佛还有女人身上的温度。连忙四处一看,这才发现自己惊愕之下进的是叶小倩的卧室。

 

手里拿着的,多半就是叶小倩刚刚洗澡换下的。

 

理智和欲望混杂翻涌,张哲克制不住地将内裤凑到鼻尖,还能闻到独属于少女的味道,和成熟的林雪完全不同,带着淡淡的清香混杂着荷尔蒙的味道。

 

棉质材料、可爱的碎花图案,都是青涩、保守的气息。

 

如果刚才没有停下,如果刚才没喊老婆……

 

这样的幻想在张哲脑海里急速加剧,演变成了一副他压在小姨子身上的画面,呼啸驰骋、肆意妄为。

 

立时全身火焰腾地燃起,张哲原本被吓得够呛,现在立刻高高撑起了帐篷。

 

张哲大口地喘着粗气,拿出了手机调出小电影。接着更是直接用叶小倩那柔软内裤套了上去,加速运动着。

 

在自己小姨子的房间,用她的内裤打飞机,这是前所未有的刺激。

 

棉质是妻子不会再使用的款式,充满了活力的气息和拥有着独特触感,再加上空气中飘荡的暧昧味道,快感和罪恶感交织在张哲心中。

 

小姨子那曼妙的身躯、甚至是滚动其上的水珠都是恰到好处的诱惑,带着非凡的美感。

 

张哲的大手仿若还停留在她那凝脂般的肌肤上,托着那两团柔软雪山,山尖上的两点嫣红如同盛开在少女心头的杜鹃。

 

在张哲加剧的喘息声中,小电影里女主角摆动着身子,发出一重接一重的浪叫,在他的耳畔则是化为了小姨子的呻吟。

 

释放的那一刻,张哲瘫软在了床上,前所未有的舒畅。

 

张哲扪心自问,一直恪守忠诚,但在今日,他第一次产生了罪恶、愧疚的感觉。

 

觉得自己就是个混蛋,居然对一个这样纯洁干净的女孩,做出这样亵渎的事情。

 

房间门突然开了,小姨子穿着睡袍,用毛巾搓着头发,正面对上了张哲的眼神。

 

 

 

第3章

 

小小的棉质内裤还套在张哲那上面。?

 

四目相对,名为尴尬的气氛在空气中疯狂蔓延,叶小倩的俏脸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涨红,她的双手局促不安地收在身前,都不敢进门。

 

“我……我来拿换下的衣服去洗。对不起姐夫,我是不是打扰到了你。”叶小倩支支吾吾,眼神望着张哲很是奇怪。

 

躲闪间却又隐约带着炽热感,不住地在张哲被内裤套住的某处打量。

 

明明做错事情的是张哲,但是叶小倩这本能的道歉和小心翼翼的神情刺痛了他,心里的疼惜翻涌着。

 

叶小倩说着对不起,心里却翻江倒海,心跳全乱了节奏。

 

她不由地想到刚才闯进了浴室的姐夫,他抚摸着自己的时候,那股刺激感,现在又这般情不自禁,难道姐夫对自己也有着特殊的情感吗?

 

虽说叶小倩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姐姐那么好的人,姐夫怎么会看上自己呢。

 

但是她青春萌动的眼神,却一直忍不住瞟着姐夫的某处。

 

真的好大啊……

 

叶小倩的心里惊叹着。

 

哎呀她在想什么呢?这可是自己的姐夫!

 

此时的张哲不知道叶小倩所想,很是尴尬,发泄的白浊痕迹还洒在棕色的木地板上,斑斑点点。手掌还握在其上,把内裤拿下来吧,他就像个暴露狂。不拿下来吧,他像个变态!

 

“小倩,你听我解释……”张哲支支吾吾地说道,眼神却不住地往叶小倩的身上飘。

 

浴室里所见的诱惑身体仿若还在他眼前,掌间也似还残留着那娇躯上的滑腻柔软。心中欲望顿起,如果此时能覆在那棉花般的柔软上,压着那身躯缠绵,该是何等美好的事情。

 

“嘶。”张哲突然猛地倒吸一口冷气,完了又起立了。

 

悄悄低头一扫,三角小内裤已经被撑了起来,覆盖其上还能看出蓬勃的形状。

 

张哲连忙抬头看着叶小倩,大概她也注意到了,脸色通红、都要滴出水来。

 

此时什么解释都是苍白的,张哲觉得估计在叶小倩眼里,自己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变态了,气氛瞬间跌到了冰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