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888886633x3X6

在学校被男生扒衣吸乳,医生拿了药塞里面是引产

原标题:


几句说不完便争吵起来。

 

安奕也没给安琴丽好脸色,她不等安琴丽发飙,直接把门给摔上了。

巨大蘑菇头 啊好疼|太大了 蛇王不要太大了痛_婚前试爱

“安奕,你什么臭毛病,谁让你关门的!”安琴丽就站在门口扯着嗓子骂,反正周厚东不在家。

 

安奕坐在床上,冷笑了一下,安琴丽真是虚伪,周厚东在家一个样,不在家一个样,丑恶的嘴脸让她想吐。

 

伴随安琴丽一大早的吵闹声,安奕穿好衣服,她洗漱完,饭也没吃,拿了没开封的面包便出门了。

 

“安奕。”经过胡同,一辆车安奕背着书包的安奕听到有人叫她。

 

可能由于当兵的缘故,坐在轿车里的周厚东身姿挺拔,他扭头朝向安奕,声音浑厚:“我送你。”

 

“不不用了,我搭公jiāo就行。”安奕没想到是周厚东,这时候怎么回来了,难道请假回来探亲。

 

“上来吧,我送你。”

 

安奕推脱不了,只好打开车门,坐到了周厚东身边。

 

可能是周厚东从军队冲忙回来的缘故,还穿着军装,严肃迷彩服衬托出难以掩盖的男人味,他直挺挺坐在车椅上,宽阔的胸膛隆起结实的肌ròu。

 

安奕从周厚东身上闻到淡淡的汗味,她往窗户这边靠了靠,心脏砰砰直跳,男人身上成熟的气息深深地吸引了她。

 

第3章 舞蹈室

 

“今天不是周六,怎么还去上课。”周厚东话从来就不多,开出去好长时间才说道。

 

“我报了舞蹈班,周六上课。”安奕很尴尬,她不知道怎么和周厚东相处,尤其两人独处在一个空间里。

 

“几点回来,要我来接你吗?”周厚东话语依旧简单。

 

“不用了周叔叔,我自己搭公jiāo就可以了。”安奕扭头瞄向男人,古铜色的下巴一层浓密的胡渣,她知道自己要是摸上去,绝对扎手。

 

周厚东没有接话,等到了地方,他看着安奕下了车:“下课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

 

“啊?我…”安奕不知道为什么,她第一次觉得男人很霸道,难道当兵的都这样?

 

安奕还想说些什么,但周厚东已经把车子开走了。

 

“这人…”安奕摇摇头,她捋了一下头发,便进了舞蹈室。

 

周厚东开车回到家,安琴丽正躺在床上休息,身上什么东西都没盖,白嫩的shuangru袒露在外面,两条白腿jiāo叉在一起。

 

他悄悄走过去,多日没有开荤,看到安琴丽xing感的routi,呼吸变得粗重起来,裤裆里沉睡的阳根渐渐抬头,爬到床上,直接压了上去。

 

“唔你怎么回来了?”安琴丽闻到熟悉的味道,她就知道是男人回来。

 

“回来看看。”周厚东浑厚的声音夹带了急切的xingyu,他扯掉安琴丽的连衣裙,便去解自己的腰带。

 

“不要那么急,弄疼我了?”安琴丽感受到了来自男人汹涌的yu望,自己长时间没有被滋润同样饥渴。

 

“套子还有吗?”周厚东硕大的喉结翻滚着,他扒掉裤子,kua下狰狞的巨根弹了出来,尺寸惊人,浑圆的guitou抵在大腿上。

 

“还是你上次回来买的,在这里面。”安琴丽伸手从床头柜里拿出一盒套子。

 

周厚东拿了一个用嘴撕开,动作粗暴,看来憋的不轻,他给自己带上套,拉开双腿,挺腰便cha了进去。

 

“轻点…太大了…”突然被周厚东粗大的xingqicha进去,安琴丽难免受不了,她仰起头,敏感的yindao紧紧夹住。

 

周厚东在xingai中,从来不喜欢多说话,他托着腰抽cha起来,力道狠重,精健的身躯充满需要发泄的xingyu,紫黑的xingqi在xuekou快速进去,磨擦出的刺激感渐渐传遍全身。

 

刚开始虽然不适,但安琴丽正是饥渴的年纪,猛gan了一会,下面便分泌出yinshui了,她抱住宽阔结实的后背,大声yin叫起来。

 

男人在部队也有数月,回到家安琴丽自然闲不住,虽说男人不浪漫,不体贴,但夫妻生活一向让她满意,毕竟男人kua下那玩意是她见过最大的。

 

周厚东在安琴丽身上发泄了一次,便拔了出来,他坐到床头,kua下有些疲软的的xingqi黝黑发亮,摘掉避孕套,打好结,将装了半套子nongjing的避孕套扔在垃圾桶里。

 

安奕一天都是形体课,芭蕾舞尤其注重形体,她中午也没时间回去,便在舞蹈室旁边随便找了餐厅吃饭。

 

到了下午五点放学,安奕收拾好,换上自己的服装,便出了舞蹈室。

 

“安奕。”刚出门,就有人叫她。

 

转过身,高大的男孩坏笑着站在她背后。

 

第4章 男朋友

 

“你怎么来了。”安奕露出淡淡的笑容。

 

“你说呢?给你打电话也不接,我还以为你丢了。”赵捷一身牛仔,青春的男孩气息扑面而来。

 

“我不是来练舞了,有什么可担心的。”安奕不时地往周围瞄一眼,他怕周厚东突然过来。

 

“你看什么?!”赵捷起了坏心思,一把将安奕扯过来抱在怀里。

 

“有人!你别这样。”安奕挣扎起来,她慌乱地拍打着男孩的后背,因为身后醒目的黑色军车进入她的视线。

 

“有人怎么了?男女朋友不能抱吗?”赵捷抱住安奕纤细的腰身,头靠在肩膀上,一米八五的个头只能弓腰才能抱紧,如此亲密的身体接触让车里的周厚东瞬间脸色发黑。

 

“我爸来了。”安奕刚说出口,赵捷赶紧放开,转过身一眼看到拉着脸的男人。

 

“叔…叔叔。”突然被长辈逮到早恋,平常再厚脸皮,这时候也尴尬,赵捷小心打量着男人,结巴地说道。

 

周厚东黑着脸,他下了车没有搭理男孩,而是看向安奕:“走吧,该回去了,你妈做好饭了。”

 

安奕也不敢看赵捷,她低着头迈着小步子钻进车里。

 

赵捷不好意思地抹鼻头,他站也不是,走也不是,等两人开车走后,才叹道:“这老丈人也太不近人情了。”

 

车上,安奕不敢说话,就低头玩手机,男人刚才黑着脸的样子太可怕了,有想把赵捷揍一顿的冲动,这样的男人她从来没见过。

 

周厚东也不知道自己气什么,刚才看到女孩被人搂着,他突然就上头了,想一拳抡过去,可奈何自己是长辈,跟一个毛头小子较劲,他脸面哪里放?

 

“你现在要以学业为重。”快到家的时候,周厚东还是忍不住说道。

 

“那是我同学。”安奕缩在座椅上,她把手机塞进口袋解释道。

 

“是吗?”周厚东并不相信。

 

“是。”车熄了火,安奕抬起头,她对上男人的双眼。

 

“这事,你妈知道吗?”周厚东认为现在的孩子太早熟了,年纪轻轻,就随便谈起恋爱了。

 

“周叔叔!”安奕声音拔高,接着说:“这是我的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