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888886633x3X6

领导办公室的摆设图片|摸体育生的裤裆龙一炎

原标题:


方锐抓着手中的实习通知,脸色有些难看的朝着就业办公室走去。

 

在校期间,方锐凭借着自己的一腔志气,努力上进,四年拿了四次最高奖学金,各项专业名列前茅,但当实习通知下发,方锐顿觉五雷轰顶社区医院,开玩笑呢?

同学在我阴里放震动器视频|我与60多岁岳做了

看着就业办办公室紧闭的房门,方锐停了脚步,有些意外。正值实习离校高峰期,就业办根本不存在闭门谢客的道理,更何况还拉上了蓝色的窗帘?

 

方锐近前,轻轻推门,没有反应,很显然是反锁的。

 

虽然感到奇怪,但是实习医院关系着自己以后的前途,万万马虎不得,这件事必须跟李主任说清楚,方锐抬手打算敲门。

 

而此时,屋内传来的晦涩声音令方锐愣住了。

 

怀着忐忑的心情,方锐挪了挪脚步,透过窗帘的缝隙,看到了令自己血脉膨胀的一幕。

 

办公桌上,满满的抽纸,还有一套女人的衣服,显得凌乱不堪。而在办公桌后的转椅上,李主任那肥胖的身上坐着一名穿着护士制服的女生,正卖力的耸动着身体,忽上忽下,看那脸上的红晕与迷醉,淡淡的诱惑娇吟,就算是个傻子,也明白这是在干什么。

 

方锐呵呵一笑,这种事情都能被自己碰上,真是有够狗血的。正打算离开的他,蓦地站住了脚步,脸蛋顿时僵住了。

 

“李主任……哦……啊,人家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嘛~”房内传来的声音,方锐再熟悉不过,跟她一个班的同学,李思思。

 

当然,方锐从没有听过李思思的这般娇吟,在同学面前,这是个十足的冰山美人,众多男同胞的梦中女神,而此时……

 

方锐嘴角一咧,来了兴趣,听这李思思的口气,似乎是找李主任办事,所以才出卖身体的。

 

李主任那猥琐的声音传来:“小思思,你喊我什么?”

 

“哎呀,李主任你好坏哦……老,老公……”悠长的鼻音,极致诱惑,方锐却是一阵恶寒。

 

“这才乖嘛!”李主任猥琐的笑了,随即传来响亮的啪啪声,李思思急促的轻吟娇喘着。

 

方锐脸色越来越怪异,觉得有些恶心,他是真没想到这女人还有这样一面,简直是活久见。

 

许久,李主任长长舒了一口气,缓缓道:“我办事儿你还不放心吗?不就是换个实习单位的小事吗,你们班上其他人不好说,但方锐那穷小子,一没money,二没背景,学习好?有个屁用,老子让他去哪他还不是得乖乖去哪?你呀,就乖乖的去第二人民医院,不过可别忘记回来看看我这个领路人呐。”

 

“咯咯,李主任你真好,吧唧。思思一定会常回来看您的。”李思思娇笑。

 

方锐面沉如水,紧紧攥起了拳头,手中的通知书被狠狠的蹂躏,关节咯嘣作响。

 

原来如此,怪不得啊,以自己的学习成绩,本该顺理成章的进入北海第二人民医院,北海市第一临床医院实习,但现在就因为这两个肮脏家伙的苟且交易,自己竟被发配到了一个鸟不拉屎的社区服务中心?

 

方锐的理智瞬间被冲垮,抬手正准备砸门,楼道处传来了一个温和的女声。

 

“方锐同学,你不去准备离校在这儿干嘛呢?”

 

方锐心中一沉,暗道坏事,瞬间冷静下来的他这才发觉到事情的严重性,如果被李主任知道自己发现了他跟李思思的苟且,恐怕连这社区医院实习的机会都付之一炬了。

 

“啊,老师,我这路过,路过……”

 

“哦,那好,赶紧准备离校吧,实习期好好干,我看好你哦。”女讲师丝毫没有怀疑的走下了楼梯,方锐却是进退两难。

 

果然,办公室传来李主任慵懒的声音,“方锐同学啊,有什么事情吗?进来说吧。”

 

方锐咬着牙不知该如何是好,办公室的门被打开,穿着牛仔热裤紧身小背心,身材高挑的李思思扬着脑袋走了出来,看也没看方锐一眼,迈着长腿傲然离去。

 

方锐咬着牙盯着那窈窕背影,狠了狠心,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

穷光蛋

········

看着李主任那笑眯眯的肥头大耳油光满面,方锐心中忐忑,这头死肥猪显然不担心自己将他们的事情捅出去。

 

而事实的确如此,方锐一没拍照二没录像三没录音,就算是有人相信,会帮他做这个出头鸟么?

 

见李主任随着收拾办工桌的动作,身上的肥肉一颤一颤,方锐恶心的感觉更重,李思思作为众星捧月的班花级女神,是怎么忍着那隔着老远都扑鼻而来的腋臭跟他做的。

 

“方锐同学啊,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儿吗?”李主任收拾好桌面,转头,一脸的愤世嫉俗,“诶!肯定是因为实习的事情吧,我都替你觉得亏!咱医科大多少年没出过像你这样的好苗子了啊?学校方面居然安排你去社区医院实习?!诶……真是为你感到不值啊。”

 

方锐看傻了,这死肥猪倒是装的人模狗样的,如果不是刚才亲眼见到了他们的苟且,没准还真信了。

 

见方锐沉着脸不说话,李主任话锋一转,摇头晃脑的开口了,“方锐同学啊,这样,如果你不满意的话,我这里倒是有个不错点的地方可以去,怎么……你考虑下?”

 

方锐狐疑的看着这头肥猪,问道:“不知李主任说的是?”

 

“平阳县,行吗?”

 

方锐愣了片刻,随即看着面前的肥猪脸心中冷笑,平阳县?

 

那种地方,县医院水平只怕都比不上北海市区小诊所,这犊子倒是打的好算盘,恐怕只是想支开自己罢了。

 

“李主任,可别麻烦了,我看学校给我安排那地儿挺好,就这么着吧。”方锐忍着揍死这狗东西的冲动,语气平和。

 

“嘿!这多好,大城市嘛,总会有属于你们年轻人的机遇,方锐同学能看的开,我很欣慰啊。”

 

你欣慰?

 

你欣慰你奶奶个腿啊你欣慰!

 

老子没揍死你丫你就偷着乐吧,祝您短命四十岁,出门被车撞,空降花盆砸脑门儿。

 

方锐腹诽一通,咧嘴道了声谢转身离开,手中的实习通知早已被蹂躏的面目全非。

 

“呵,小兔崽子还算有点自知之明。”李主任望着方锐离开的方向,慵懒的靠在了椅子上,嘴角泛起了一抹笑意。

 

……

 

回到只有自己一人的宿舍,方锐盯着桌上一本泛黄的古书怔怔出神。

 

自家外公是县里远近闻名的神医,有多神不知道,但是这本书上的东西,他到现在都没有了解透彻。

 

据老爷子说,这本医书举世无双,是祖先留下来的东西,连他自己都只学了些皮毛而已,便已被称为神医。

 

心情烦躁的厉害,方锐无所事事,索性翻开古书看了起来。

 

此时电话响了起来,来电显示菲菲,方锐还算俊俏的脸上总算是有了一丝笑容。

 

接起电话,温柔道:“菲菲,这么晚还不睡么?”

 

但是,方锐的温柔没有得到丝毫回应,反而电话里传来的声音令他如遭雷击,“方锐,我们分手吧。”

 

“什么?为什么!”方锐再不能保持冷静,大吼出声。

 

“没有为什么,大学四年你除了学习好一点,还有什么过人之处?你给我买过香奈儿的包包吗?给我买过纪梵希的口红吗?我跟着你过过一天好日子吗?我跟着你逛街走的脚都疼了,还这个买不起那个看都不敢看。现在呢,实习了你又被分到了社区医院,能有什么前途吗?就算是到了大医院,你能混到主治医师的位置吗?就算是主治医师,也就只是个医生而已,你想过我们的以后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