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888886633x3X6

皇后我还要np_晓星尘干薜洋的文 np文

原标题:


夜幕降临,江海市神都大酒店88层,巨大的落地窗后,刺金镶边的雕花镂空窗帘沉沉地拉开。

 

空灵的夜色中,帷幕般的淡蓝色水晶玻璃后面,是江海市的顶级奢华套房--“天上宫殿”。

壮汉被绑在机器上榨精_帅警察被暴菊

这里是江海市的最高点,可以俯瞰夜色中的一切繁华。

 

这里也是所有喧嚣和欲望堆砌起来的天堂,有梦幻中的一切--女人、美酒、金钱……

 

女人是穿着轻薄白纱的乌拉圭籍混血女郎,慵懒妖娆,像波斯猫,斜卧在巨大的金丝楠木躺椅上。

 

美酒是三十五年的马爹利典藏版珍品,用最考究的法国银质宫廷酒器,用最温柔的女人的手,用最浪漫的空气和时间。

 

钱是老头子给的零花钱,也是十几年来萧云从老头子那里得到的第二笔报酬。

 

昏暗的房间里,烛光摇曳,萧云斜倚在靠枕上,小心地摆弄着手中的哈瓦那手卷雪茄。

 

他熟练地拿起精致的V字雪茄剪,干净利落地剪掉烟帽。用加长的特制雪茄火柴点燃一片西洋红衫木,烘烤,旋转。

 

燃之如雪,结而如茄,这空气里瞬间便充斥着古巴热辣的阳光的味道。混合着少女般热情的气息,混合着清幽的金丝楠木暗香,萧云轻轻吸了一口,舒服地闭上了眼睛。

 

沉重的复古重门一道一道打开,如古堡长廊般寂静的通道上,悄无声息地走进来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人。

 

进了套房,他偷眼看了看萧云,而后小心地对着站在门边的职业装少女轻声耳语了几句。

 

少女一边听,一边点着头。灯影闪烁的角落里,一张红木圆桌上,一台老式留声机播放着低沉的意大利古典音乐。

 

音乐声中,暗红色的波斯地毯上,少女摇曳着曼妙的身姿,轻巧地一步一步走来。

 

裁剪合身的衬衫短裙,包裹着呼之欲出的身体。妖娆的体态,精致的小脸,语调轻柔,呵气如兰。

 

“先生,您的预付款已经用完,请问是否还要追加?”

 

萧云半眯着眼睛,将一只手从乌拉圭女郎的身上挪开,轻轻挥了挥。

 

“算了,我还有事情,而且老头子给的五百万已经花完了。”

 

他满不在乎地说着,惹得职业装少女眼神中一阵异样。。

 

能够在三天之内花光五百万的人不多,能够这么轻描淡写地说出这种话的人也不多。

 

而萧云,刚好就是这不多的人当中的一个。

 

“好的,先生。那么这里还有一部分欠款,麻烦您签个字。”

 

少女娇媚地说着,看着萧云那只又挪回到乌拉圭女郎身上的手,小脸一片霞红。

 

“欠款?还欠多少?”

 

这个时候萧云才睁开了眼睛,有些懒散地问道。

 

这是他第一次从自己手里花钱,没想到五百万这么不经花,搞到最后竟然还有欠款。

 

“一共是六十七万,这是前台开具的账单。”

 

职业装少女弯下腰,递过手中的小纸条,同时,也毫无保留地将身前风情展现在了萧云眼前。

 

萧云贱贱地笑了起来,坏坏地说道:“七十万吧,三万块钱小费是你的了。”

 

他一边说,一边挑了挑眉,吹了声口哨,狠狠地剜了一眼那送上门来的景色。

 

而后,潇洒地在账单上签了个字,萧云便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我是萧云。我在神都酒店的天上宫殿套房,因为吃霸王餐被人扣押了,请带上一百万来赎我。”

 

电话拨通了之后,萧云一口气说完便直接挂掉了,也不管电话另一端是不是自己要找的人。

 

就在他挂掉电话的时候,江海市江华集团老总钟倩眉微微皱了皱眉头。

 

“萧云……”

 

她略一思索,猛然间想起了什么,马上给自己女儿钟筱雨拨通了电话。

 

“筱雨,带上一百万去天上宫殿见萧先生。记住,无论你见到什么情况,对萧先生都要尊重!”

 

几乎是下命令一般,这位江海市金融界的巨人,第一次对自己的宝贝女儿用这样的语气说话。

 

三十分钟之后,神都酒店门外,一辆红色法拉利在四辆黑色奥迪的簇拥下,缓缓驶来。

 

车门打开,红色法拉利中走出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女。扎着清爽的马尾,戴着一副超大的墨绿色太阳镜。上身一件粉色磨砂披肩短衣,下身白色棉布裹身短裙,白嫩的长腿没有一点瑕疵,精致的小脚上穿着一双晶莹剔透的水晶玻璃鞋。

 

四周十几个西装革履的保镖将少女围在中间,一起走进了神都酒店的大门。

 

当88层那重重大门再次打开的时候,萧云和那位慵懒的乌拉圭籍女郎的动作,看起来已经有些不雅了。

 

侍立在一旁的职业装少女羞红着脸,低着头不敢去看。

 

而刚刚走进来的钟筱雨摘下太阳镜,却是直接看到了眼前的一幕。

 

她白皙的小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变得如醉酒般红晕。轻咬了几次嘴唇,她才勉强忍住,没有直接转身离开。

 

“请……请问,是姓萧的吗?”

 

她站了半天,终于张了张口,语气有些嫌恶地说道。

 

萧云把脑袋抬了起来,看了钟筱雨一眼,点了点头道:“没错,你是来送钱的?直接到收银台结账就行了。”

 

说完之后,他又意犹未尽地看向了身下的美女。

 

“你……你……”

 

钟筱雨指着萧云半天,愣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在江海市长大,作为江华集团老总的独生女,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

 

“哼,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也不知道我母亲为什么会让我对你客气点。但是从你给我的印象来看,不是我找错人了,就是我母亲认错人了!”

 

钟大小姐看着旁若无人的萧云,不禁气得冷笑起来。

 

“今天的账你就自己结了吧,恕不奉陪,我们走!”

 

她丢下一句话,转身就往外走。

 

“等等!”

 

萧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地上,一身松松垮垮的粗布衣裤,款式很土,虽然看起来有些旧,不过倒是洗的干净。

 

“这个……嘿嘿……钟大小姐,咱们买卖不成仁义在,这几天我负责保护你,有什么不满意的你可以提出来,不要动不动就拿钱说事嘛……”

 

他一边搓着手,一边向着钟筱雨走了过去。

 

“而且呀,你看看,人家这酒店,这服务,虽然比起拉斯维加斯的‘海市蜃楼’还差了一点,不过在江海做到这样已经不错了。咱们怎么可以欠账不给钱呢,这是不道德的,是要被其他人谴责的!你说对不对?”

 

人还没走到,萧云啰啰嗦嗦的一大堆废话就已经传到了钟筱雨的耳朵里。

 

钟筱雨气急败坏地瞪了他一眼,气鼓鼓地说道:“拜托,就你这样,你说你在保护我?还有,这是你欠的债,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

 

她说话的时候,萧云又走近了几步,几个保镖瞬间围了上来。

 

对于围上来的几个保镖,萧云就像没看见一样,一边走过去,一边从两个人中间使劲挤着。

 

“借过,借过……”

 

他一边说,一边从两个人中间挤了过去。那两个保镖就像是木头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一直到萧云走过去之后,两个人才猛地转过身,一脸震惊地看着他,涨红的脸上已经流出了汗水。

 

只不过,这古怪的一幕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因为这时候所有人都在盯着萧云。

 

“你叫钟筱雨,今年十七岁,再过一个月过十八周岁生日。喜欢粉色,这三天时间一直呆在花海别墅群,每天睡八个小时,玩游戏五个小时,其余时间看漫画。每天晚上九点钟洗澡,喜欢裸睡……”

 

“啊!!!”

 

因为萧云说话的语速太快,一开始的时候钟筱雨并没有反应过来。等到他说到最后,钟筱雨才发现,这个家伙对自己的生活简直是了如指掌。

 

“你……你……你臭流氓!混蛋!……”

 

钟筱雨简直快疯了,难道这个家伙一直在暗中偷偷监视着自己?那……那他岂不是看到了……

 

“嘿嘿,放心,我们有自己的规矩,对于大小姐的个人隐私,我是绝对不会窥视的……”

 

萧云贱兮兮地笑着,画蛇添足地解释了一下。

 

钟筱雨已经把自己母亲交代的话忘得一干二净了,她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找一双臭袜子,赶紧堵住这个流氓的臭嘴。

 

见钟筱雨不说话,萧云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嗯嗯,看来大小姐对我的误会已经消除了。”

 

他一边说,一边指了指身后,神神秘秘地说道:“其实我是个正经人,那个大洋马,他们老祖宗曾经对我们这片土地上的先辈犯下过不可饶恕的错误,今天我是报仇来的!还有,我刚刚留意了一下,感觉你的尺码应该是比她要小一点的,继续加油哦。”

 

 

要你狗命

萧云满嘴跑火车地乱说一通,已经让钟筱雨达到了忍耐的极限。

 

就在钟筱雨恨得浑身娇颤的时候,一直站在她身旁的一个虎背熊腰的保镖冷冷地盯着萧云,开口道:“萧先生,请你管好自己的嘴巴!”

 

刚刚萧云随口就说出了钟筱雨的各种行踪和隐私,从钟筱雨的反应来看,自然应该不是乱说的了。

 

而作为钟筱雨的保镖队长,阿川脸上自然有些挂不住了。

 

他不知道萧云是怎么突破了他们的防线,轻而易举地监视到钟筱雨的。但是他知道,如果这种事情被钟倩眉知道,那么他们的下场只有一个,收拾东西赶紧滚蛋!

 

江华集团的保镖,待遇是别处远不能比的。而且作为保镖,他还可以给那些想要追求钟筱雨的公子哥卖些人情,赚上一笔可观的外快。

 

冲着这些原因,不管萧云是哪路神仙,他今天都要想办法把他赶出去。

 

“哦?看你双腿形似剪,行步如蹚泥,练的应该是八卦掌:坐卧起立又带有一股子雷厉风行的气势,在精英部队待过不短的时间吧。身手看着不错,就是人傻了点。”

 

萧云见阿川一脸的不善,也是浑不在意,乐呵呵地随意点评了几句。

 

“不错,不过保镖靠的不是一张嘴,我和我身后的兄弟都是死人堆里睡过觉的。”

 

阿川虽然惊讶于萧云的见识,声音却是冷漠,他身后的一众保镖也是神色不善地看向萧云。

 

“你想吃喝玩乐,可以去别处。钟小姐这里,我们不欢迎你,也不会跟你合作。”

 

一番话说完,即便是酒店的工作人员也都暗暗点头。说萧云是个败家子他们相信,但是说他能做保镖,就有些开玩笑了。

 

“合作?”萧云微微愣了一下,而后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这个……不是我这个人嘴欠,其实……说老实话,我真没打算跟你们合作。你们这几下子……还真派不上什么用场……”

 

“派不上用场?”

 

阿川那张坚毅的脸上,明显地抽搐了几下。他看了看萧云,猛然一个前冲,提膝挥拳,上下两路齐进,看样子是想一举将萧云击倒。

 

“太慢了……”

 

众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因为阿川的速度实在太快。但是那一声散漫的话语,却是像鬼魅般飘在了空气中。

 

下一秒,当阿川一击落空,停下身子后,所有人都惊讶的发现,萧云竟然凭空消失了。

 

“哦,今天你穿的是这一件啊,我比较喜欢黑色的那件。”

 

直到一个无良的声音传了出来,众人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萧云已经贴着钟筱雨站在那里了。

 

他一双贼溜溜的眼睛正盯着人家,一板一眼地做着点评。

 

钟筱雨羞恼地抬手就要打他,却也是一拳挥了个空。

 

萧云鬼魅般地回到了先前的躺椅上,看着已经站了起来的漂亮女郎,笑着道:“大姐,我还有一个钟才到点的啊,来来来,咱们别浪费了……”

 

“砰砰砰……”

 

就在阿川恶狠狠地盯着萧云,准备再次行动的时候,一阵枪声响起,三个蒙面人几乎是一瞬间就冲了进来。

 

打伤了几个保镖,他们直接向着钟筱雨冲了过去。

 

“不好!”

 

阿川已经顾不上萧云了,他看了看这几个冲进来的蒙面人,再看看自己和钟筱雨的位置,就知道今天要出事情了。

 

果然,冲进来的三个人在瞬间打破了保镖的防护,而酒店里乱作一团的工作人员,此时也已经全都抱头蹲在了地上。

 

场面上瞬间空旷起来,只有几个保镖簇拥着钟筱雨,紧张地站在那里。

 

“都他娘的给老子看着点儿,弄死了那小妞老子要你的狗命!”

 

为首的一个蒙面人恶狠狠地瞪了旁边的两人一眼,嘴里骂骂咧咧地说道。

 

骂完了之后,他又看着钟筱雨,嘿嘿地笑了几声道:“小妞,本来我接到的命令是直接要你的小命,不过看在你长得漂亮的份上,我现在改变想法了。”

 

粗俗不堪的话语传进钟筱雨的耳中,她紧紧地咬着银牙,却也不敢随便发作。

 

阿川站得位置有些远,他趁着蒙面人说话的功夫,悄悄地移动了几下。

 

“砰!”

 

“你他娘的老实点!抱头,跪下来!”

 

一枪没打中,为首的蒙面人也懒得开第二枪,直接对着阿川吼道。

 

看了看三个蒙面人手中黑洞洞的枪,阿川喉头上下动了几下,终于缓缓地蹲在了地上。

 

“砰!”

 

“你他娘的听不懂人话是不是?老子让你跪下来!”

 

蒙面人又是一枪打了过去,这一次打中了阿川的腿。

 

“你们几个让开,我数一二三,不滚远一点的,老子的子弹可不长眼!”

 

制服了阿川之后,为首的蒙面人又对着钟筱雨身前的几个保镖吼道。

 

看到自己的队长都在枪下吃了亏,几个保镖犹犹豫豫起来,陆续向着四处散开,蹲了下去。

 

钱很重要,但是也要有命花才行啊。

 

看着一个一个散开出去的保镖,再看看一步一步走过来的蒙面人,钟筱雨终于是忍不住流出了眼泪。

 

“嘿嘿……小美妞,别哭,你被人盯上了也是没办法。不过大爷答应你,在你死之前,绝对让你尝一尝这人间最美的滋味儿……”

 

为首的蒙面人一边淫笑着,一边向着钟筱雨走了过去。

 

“大哥,那边还有一个大洋马。”

 

“这边还有一个小美妞!”

 

剩下的两个人一边拿着枪,四处警惕着,一边贼溜溜地看到了先前酒店里的两个美女员工。

 

职业装少女身体瑟瑟发抖起来,两腿一软,瘫坐在了地上。

 

“美你娘啊,给老子把人都看住了,一会儿老子给你一起拖出去。”

 

为首的蒙面人十分不爽地叫着,而后又看了房间里的人一眼,骂道:“都是些没用的东西,老子今天高兴,就不弄死你们了,省得浪费子弹!”

 

他一边说,一边踢开了一个蹲在自己跟前的保镖。

 

那保镖抬头瞪了他一眼,“砰”的一声枪响,这保镖猛然倒地。

 

“娘的,瞪什么瞪,你他娘的还瞪老子!”

 

蒙面人骂骂咧咧地走过去,又对着其他保镖说道:“一会儿有胆色的兄弟,只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