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888886633x3X6

领导在办公室突然抱住我_魏无羡蓝忘机棋子pla

原标题:


老刘是个闲不住的人,已经退休了,又在附近工厂里找了个库管的工作,这天清点完货物,回家时,路过工厂的女澡堂,听到里面有花花的水声,就好奇的走了过去。

男朋友必须吃着奶睡觉|乞丐要了我好多次

也不知是谁,把女澡堂的墙上给凿出了一个窟窿,以前老刘路过,还看见过有人趴那里偷看,他也总想试试,但一直没敢。

 

今天看着天已经有些黑,周围也没什么人,就心痒难耐趴了上去。

 

“咕噜!”

 

只看了一眼,老刘就只咽唾沫,在里面洗澡的居然是厂花苏晓雯。

 

这小娘们儿虽然才十八岁,身材就异常丰满,胸大就不说了,尤其是那条水蛇腰和包在牛仔裤里的挺翘屁股,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

 

再加上她身上独有的少女气质,简直就是童颜巨乳,清纯与性感共存的尤物,每次见到她,老刘胯下那根东西总是不自觉的翘起老高,多少次都幻想着,能扒下牛仔裤一探究竟。

 

但苏晓雯她二叔苏海却把她看的极紧,别说去上去摸一把了,就是多看几眼,苏海都恨不得把人杀了。

 

老刘觉得苏海这种方法,其实是错的,不单对苏晓雯没什么好处,反而害了她,弄得这丫头十八了,还和小女孩似得,对男人没有一点防备。

 

只要稍稍用点手段,应该就能手到擒来,只可惜老刘一直有贼心没贼胆,却没想到,竟然在这里撞见了。

 

透过那个窟窿,可以清晰地看见,苏晓雯已经脱光了衣服,正赤裸着身子站在花洒下,搓着她胸前那对大奶子。

 

水雾中,那对鼓起的大白兔,如同羊脂玉一样,丰满而富有弹性,上面的那抹小樱桃,更是娇艳欲滴,让人眼馋不已,恨不得抱住啃几口。

 

老刘看得口干舌燥,忍不住又吞咽了一口唾沫,这时苏晓雯已经洗完了上面,手开始往下挪,老刘的目光紧紧地跟着。

 

只见苏晓雯平坦的小腹上,没有一丝的赘肉,水从奶子一路流下来,经过一撮黝黑的小森林,缓缓滑落,掉在地上。

 

只可惜,苏晓雯这会儿对着老刘,森林下的沟壑,他却看不到,这让他多少有些遗憾。

 

就在老刘微微叹息了一声后,苏晓雯却好似感受到了他的想法似得,忽然转过身来,面向了他,手掌擦了些沐浴露,微微下蹲,竟然叉开了双腿,开始清洗那条沟壑。

 

在深沟中一道粉色的花瓣在苏晓雯的指间若隐若现,竟是那般的美丽诱人,老刘激动的浑身一抖,连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下面根大家伙陡然就昂首挺立,顶在了裤子上。

 

苏晓雯在那峡谷之中搓了一会儿,拿起喷水头开始冲洗,洗的很仔细,很干净。

 

老刘的眼睛都看直了,他的心中不由得生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不过,却没敢付之行动,只能不争气地将手伸进了裤子里,握住了自己的大家伙,就在老刘刚将自己的东西掏出来,准备和苏晓雯来一个隔空炮之时,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他下意识回过头,差点魂都给吓没了。

 

只见他身后站着一个人,正是苏晓雯她爹,苏海。

 

“我、我不是故意的……”老刘浑身一抖,差点当场就交代了。

 

苏海低头看了一眼他那根东西,撇了撇嘴说道:“刘叔,看的过瘾吧?”

 

老刘吓得一句话都不敢说。

 

苏海却又笑了笑问道:“光看有什么意思,让你睡一次怎么样?”

 

“啥?”老刘以为自己听错了。

 

 

 

第二章

短暂的愣神之后,老刘就急忙摇头:“这个,不敢,不敢的……苏老弟,我今天只是路过,好奇才看了一眼,真没别的意思,你别生气……”

 

老刘哪里敢相信苏海的话啊,虎毒还不食子呢,何况是人,苏海虽然看起来好像是认真的,但老刘觉得这一定是反话。

 

这时,苏晓雯在里面喊道:“二叔,把我的衣服帮我拿进来。”

 

老刘尴尬地对着苏海笑了笑:“苏老弟,你去送衣服吧,我先回家了,改天我请你喝酒赔罪……”

 

老刘正想走,却被苏海一把抓住了,老刘差点就跪下,苏海却说:“刘叔,我也不为难你,我说的是认真的,没和你开玩笑,你要是不信,现在就可以进去……”

 

说着把手里的一个装衣服的手提袋递给了老刘。

 

老刘傻眼了。

 

这是啥意思啊?

 

苏海没和他废话,把衣服塞进了他的怀中,就拉着他来到女澡堂门口,拉开门,一把将他推了进去。

 

苏晓雯正拿着一块毛巾擦着身体,那双峰翘臀,妙曼的身材,在老刘面前显露无疑,如此静距离观瞧,老刘都看傻了。

 

而苏晓雯也发现了老刘,澡堂里突然多出了一个人来,顿时将她吓了一跳,脚下一滑,整个人摔倒在地,白嫩的大白兔都紧贴着地面,都给挤得变了形。

 

“晓雯,你没事吧?”老刘忙跑了过来。

 

“刘爷爷我没事,只是摔了一跤……”苏晓雯红着脸背对着老刘,一只手护着自己的胸,另一只手托着地面,挣扎着想要爬起。

 

结果试了几次,都没能爬起来,反而因为撅着屁股,将那隐藏在小森林下的褶皱交错的粉红色深邃峡谷,也暴露在了老刘面前。

 

“怎么这么不小心,我扶你吧。”老刘把装衣服的塑料袋,放到地上,一只抓着苏晓雯的手,另一只手从苏晓雯的腰间伸过,揽住她的腋下,将她扶了起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