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888886633x3X6

口述被按摩师玩到高湖_榨汁体育生李峰

原标题:


她骑在岳父肚皮上,笑道:“老公,快干人家,你看sāo水都流出来了!”

 

岳父明显犹豫了一下,还笑道:“这个时间,华子快回来了,要不……”

“我不管,我想要了,快干我!”

 

说着,她扶住了岳父的话儿,缓缓地坐了下去……

 

一坐下来,她就拼命地上下运动,一对豪rǔ上下颤动,晃得我有点头晕眼花。

 

我没想到,平时那么端庄如淑女的岳母,在床上竟然是这么一副sāo样子,我的裤子很紧绷,

 

话儿赫然已经有些发红,显得十分狰狞。

 

也许是两人的动作太猛烈,只见岳父的话儿从她那浓密的毛发间滑了出来。

 

“小鸟儿乖,快回来给姐姐的sāo洞洞止yǎng!”

 

别说,岳母倒是保持她一贯爱开玩笑的xìng格,对待岳父的话儿像对待小宝宝一样,哄着她进洞,不愧是幼师,平时一定没少用这个语气哄孩子吧?

 

如此近距离的看着她sāo浪的样子,我浑身都是浴火,恨不得马上冲进去。

 

“老公,用力……雯雯的sāo洞洞好yǎng……用力,sāo雯雯马上就要尿出来了……”岳母一声声的娇吟,娇躯被岳父订的乱颤,脸上也布满了细汗……

 

岳父还算有点理智,他顾及我的感受,所以提醒道:“你小点声,万一华子看到你这么sāo,

 

以后你还怎么见人?”。

 

“那……那就让他一起,让他也chā进sāo雯雯的洞里……”

 

“啥?”

 

听到这话,我有点儿傻眼了……。

 

 

第2章 痴男怨女互安慰!

“你可真sāo啊,竟然想让的女婿干你!”

 

也许是岳父脑补出那个画面了,他突然叫喊道:“啊……不行了,我要出来了!”

 

“老公,别急,我还没……”

 

话还没说完,岳父下身一哆嗦,亿万的子孙后代喷涌而出,那白浊从岳母的私处流了出来。

 

而他的那话儿,软塌塌的褪了出来,还大喘粗气。

 

“老公,人家还要嘛!”

 

她用小嘴吸吮着岳父的话儿,只可惜,那软塌塌的话儿没有半点反应,就像一个病死了的蚕

 

宝宝,我也是才知道,岳父可能是早泄了,岳母可能这辈子都没法快乐了。

 

“雯雯,我这两天可能是累了……要不,下次吧!”

 

岳父有点歉意,背过身去,盖上被子,准备睡觉了。

 

她的眼神中闪过一抹幽怨,正朝着外边的浴室走来,她的身子距离我越来越近,一时间,让

 

我有些慌乱,我不舍得看完这一眼,回到了我的房间,也不知她发现我了没有。

 

我没想到岳父居然这么不行,有这么漂亮的老婆,却没精力玩,你可真是暴殄天物啊!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我再一次的忍不住走了出去。

 

巧了,浴室的门也没锁,还有一道缝隙。

 

她一定认为我不在家,所以也就无所顾忌。

 

但是,她哪里知道,她亲爱的女婿正在外面偷窥她。

 

浴室里,晶莹的水珠落在她nǎi白的身子上,尤其是她打沐浴yè的时候,xiōng前的两团一颤一颤

 

的,简直就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当莲喷头触及到她的私处时,只见她轻哼一声:“嗯哼……老

 

公,人家还想要……”

 

下一秒,不为人知的一幕出现了,岳母从她的化妆包里取出了一个橡胶棍子,那形状和男人

 

的话儿无异,大概二十厘米长,上面还有清晰可见的螺纹,就好像青筋暴起的话儿。

 

“嗯哼……老公,hǎoshuǎng啊……”

 

只见那橡胶棍子毫无阻滞的进了她的私处,每一次的进入,都会让她发出丝丝的满足感。

 

真是苦了她了,岳父身子不行,每次结束之后,她还要自己抚慰自己,真可怜。

 

cāo!

 

这一刻,我的话儿几乎要顶破裤子出来了。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当时就把裤子解开,话儿出来的那一刻,显得很狰狞,青筋暴起,比她

 

手里的橡胶棍子还要大,还要粗,尤其是硬度,就仿佛铁匠铺里烧红了的铁棍。

 

眼看着岳母在里面抚慰私处,那诱人的场面简直刺激着我的xìng感官。

 

我加快套弄,而岳母也在里面疯狂抚慰,我们这一对痴男怨女竟然在这一刻火力全开。

 

我喜欢在打飞机的时候闭眼睛意yín,脑海里全是她被岳父压在身下狠干时,那一道道的销魂

 

声,那被压迫的xiōng脯颤动时的跳跃感,那小巧玲珑的舌头正在吸吮着岳父的话儿……

 

一幕幕的情景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下一刻,我的白浊控制不住的迸发出来。

 

这时,岳母刚好披着浴巾出来,迸发出的白浊刚好喷洒在她粉嫩的大腿上……

 

“啊……好烫!”

 

我睁开眼睛,当看到岳母那惊讶的表情,我又是一慌:“妈,我不是故意的,我……”

 

“好大啊!”

 

这时,岳母竟然好奇的伸手摸了过来……

 

 

第3章 上错花轿嫁对郎!

“对不起,妈,我……我还有事,先回去了!”

 

眼睁睁的看着岳母要开这种lún理的玩笑,我急忙跑开了,哪怕我再畜生,也不能给岳父戴绿帽子啊!

 

回到房间,我躺在床上久久难以入睡,想到岳母那白花花的娇躯,我承认,我越发的克制不住自己的冲动。

 

一直到下半夜两点,我依旧还是清醒的。

 

可是就在这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紧接着,门被推开了。

 

借着皎洁的月光,我看清来人,竟然是岳母。

 

最令人诧异的是,她竟然一丝不挂,白花花的身子给了我足够的刺激,我胯下的话儿已经是硬邦邦的了。

 

看到岳母这样子进来,我脑袋嗡嗡的。

 

她看起来迷迷糊糊的,应该是刚上完厕所,走错了房间,如果我现在叫醒她,那肯定极为尴尬,以后我可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俏丽的岳母了。

 

我不敢动,只是呼吸有些急促,眼看着她躺在我旁边,只要我翻个身,就能把这个美人占有。

 

胯下的话儿越发的坚硬,同时,心里也在打鼓,我现在上了她,那顶多就是个畜生,我要是不上她,那可就连畜生都不如了啊!

 

老婆这次出差已经有一个月了,说实话,我憋得慌,现在那根烧火棍已经肿的红彤彤的了。

 

可她是我岳母,我得克制yù望,这事要是传出去,我和老婆肯定要离婚。

 

正当我心里做着挣扎的时候,岳母突然一翻身,小手伸到了我的双腿之间,隔着那薄薄的内裤抚摸着我的话儿,迷迷糊糊间,还冲我耳边轻吐一口气:“老公……”

 

她把我当成岳父了,这么说的话,我可以趁着她还不清醒的时候占有她。

 

我不动,不代表岳母也不动,她竟然搂住了我的腰,那两团避免华还要软的ròu团正压在我的身上,只见她的身子下移,竟然把我的内裤给褪了下来。

 

我的话儿很硬,很挺,像一根旗杆立在那里。

 

下一刻,一只温润的小手就包裹在了话儿顶端,几滴晶莹的泪珠从话儿顶端冒了出来,它应该和我一样,很爽吧?

 

“老公……我好yǎng,想要你的棒棒……”

 

她的眼睛依旧是闭着的,借着月光,我发现她更美了。

 

她温润的小手正撸动这我粗壮的话儿,手指时不时的捋过棒头,时不时的在那道楞儿上摩擦,又时不时的搓动着下面的两颗蛋蛋,那力道很轻柔,好像很爱护它,就像她平时工作时安抚小朋友一样。

 

随着她的玉手不断地抚摸,我的话儿已经硬到了极点,又粗又大,好像个擀面杖。

 

她疯狂的举动让我失去了理智,我刚要翻身压住她,却不成想,她竟然跨在了我的腿上,一只玉手在我的身上抚摸,而另一只手却爱不释手的玩着我的话儿。

 

“老公,我想要你狠狠地爱我……”

 

她突然爬到了我身上,那两个ròu团紧紧地贴合在我身上,樱桃小嘴在我的脸上亲吻。

 

我的心里狂跳,岳父真幸福,难道她们每晚都是这么做的吗?

 

岳母的嘴唇很软,我激励的配合她,舌头在她的口腔里搅动,没有异味,反而还有一点点薄荷的甜味,我拼命地汲取她口腔里的唾yè,甚至还发出了“啧啧”声。

 

以前,我很老实,生命力只有老婆一个女人,可是现在,岳母如此挑逗我,让我有一种想上了她的冲动。

 

“唔……老公……你把人家嘴都亲麻了……不过,我喜欢这种感觉……”

 

岳母喘了口粗气,本以为她就这么放弃了,谁知,她根本没亲够,她又把小嘴贴了上来,这回她更加主动了,一根灵巧的舌头正伸进我的口腔,汲取着我的唾yè。

 

我再也忍不住了,我的手慢慢试探,抱住了这梦寐以求的ròu躯。

 

岳母玉体伏在我身上,触感很贴切,她的呼吸越来越急躁,竟然在我耳边呢喃道
>>>>本文《你是我不期而遇的温暖》全文在线阅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