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888886633x3X6

魔道祖师忘羡肉作死_魏婴不疼 对准它 坐上去

原标题:


周叔……重点……再用力点……”孙琳咬着嘴唇看着老周,在老周的冲击下不安的扭动着身体。

 

老周双手撑在了孙琳的身边,额头上的汗已经滴在了孙琳xiōng前白嫩的皮肤上。

“我gànsǐ你……”老周狠狠的撞击着孙琳,看着孙琳妖娆妩媚的样子,咬牙切齿的道。

 

每一次冲击,都会带出一团水,床单很快湿了一大片,孙琳在那种刺激下,身体越绷越紧……

 

“周叔……周叔……”一阵声音由远及近。

 

老周睁开了眼睛,入眼,正是孙琳那张能让男人犯罪的脸。

 

“又做梦了……”老周叹息了一声,但想到梦里的情景,目光却落在了孙琳诱惑的身体上。

 

孙琳二十九岁,最近来驾校学车,正好分到了老周的车上,通过jiāo流,老周才知道孙琳和自己一个小区,一来二去,孙琳就不到老周师傅而是叫叔了。

 

老周今年四十六岁,三十岁那年,从部队下来,进了这个驾校,十年前老婆溺水身亡,因为儿子,老周没有在找。

 

老周现在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孙琳时的情景,孙琳穿着白色紧身裤,腿特长,pì gǔ特翘,勾勒出来的三角特别的鼓,特别的胀。

 

老周已经过了那种看女人看脸蛋的年纪,他觉得,像孙琳这种身材的女人,才是人间极品,弄起来一定特别刺激,从那个时候开始,老周就想睡了孙琳。

 

因为有了这样的想法,老周对孙琳特别的照顾,有时候孙琳家里有事,老周也会去帮忙。

 

孙琳能感觉到老周特别关照自己,特别信任老周,就像今天中午这样,车上的其他三个学员趁着午后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正围在车里打牌,孙琳却走过来推醒了老周。

 

“小孙,什么事……”老周躺在草地上,并没有起来,因为这样,老周的目光可以直接钻进孙琳的短裙里面。

 

孙琳的腿特别的白,如水豆腐一样,一掐就能掐出水来,但老周的目光却只是在那上面略一停留,就直接落在了孙琳的两腿间。

 

那里鼓鼓的,看起来特别肥,特别丰腴,就如同散发着热气的ròu包子,让人忍不住想要扑上去咬上一口。

 

当看到中间的那个湿湿的圆点时,老周的心跳有些加速,孙琳那里怎么会湿,是汗湿的还是尿湿的?

 

“周叔,我……我想尿尿……”扭头看了看车上打牌的几个人,孙琳的脸涨得通红。

 

“是憋不住了,尿湿的……”老周心中作出了判断,但表面上却一脸的平静:“你去就是了。”

 

“不是,周叔……”孙琳有些着急,但又有些张不开嘴。

 

“哦……”老周恍然大悟,一个翻身坐了起来,指了指路边半人高的草丛:“你去那边,他们如果过来,我就咳嗽。”

 

“谢谢你了,周叔。”孙琳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夹着腿如逃一样窜入了草丛中。

 

看着孙琳将迷你短裙撑得紧紧的臀,老周忍不住暗暗咽了一口口水,脑子里又想起了刚刚那个梦。

 

老周站了起来,看到三个徒弟正玩得不迹乐乎,一时半会应该不会起身,蹑手蹑脚的靠近了草丛。

 

孙琳蹲在了草丛中,一道透亮的水线从两腿间喷了出来,溅在地上,发出了滋滋的响声。

 

老周闻到了一股淡淡的sāo味,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是孙琳的原始体味,值得人回味。

 

孙琳的毛发不是特别的浓密,周围的皮肤呈粉红色,以老周的眼力,觉得孙琳的老公应该用得不多。

 

孙琳解决了问题,红着脸回到了老周的身边,一pì gǔ坐了下来。

 

“孙琳,等一下你先上车,我会让你多开一会儿。”老周一脸笑容的来了一句。

 

“真的,那太好了。”孙琳眼前一亮,做为学员,谁都想多练一会儿,孙琳也是这种心态。

 

“跟我还客气什么。”老周呵呵一笑,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拍拍pì gǔ站了起来,开始招呼着大家上车。

 

“怎么又是孙琳……”看到老周直接让孙琳座在了驾驶位上,一个学员不满的来了一句

 

“你有意见。”老周对孙琳客气,却不等于对所有的人都客气,眯着眼睛来了一句。

 

“不要紧张,起步的时候慢慢踩油门,放离合,这样才能够让车子不窜。”老周抓着孙琳的手,目视着前方,看似在教着孙琳,但实则是在感受着孙琳小手的róuruǎn和细腻。

 

“如果这样的手,能给我服务一把,肯定会爽死。”老周如是想着,同时暗暗提醒着自己,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自己想要睡孙琳,就只能一步一步瓦解孙琳的心理防线,千万不能cāo之过急。

 

“挂档……可以挂档了……”当看到车子已经起步,孙琳只是手握着方向盘,一脸紧张的看着前方以后,老周伸手去抓档杆,却抓在了孙琳的大腿。

 

孙琳的双腿猛的一夹,眼中也闪过了一丝紧张。

 

“我让你挂挡……”看到孙琳还是没有动,老周的声音提高了八度,似乎是为了提醒孙琳,老周的手还动了动,手指直接在那片芳草上蹭了蹭。

 

“哦……”虽然那种酥yǎng的感觉很是刺激,但孙琳却不敢品味,更不敢拒绝,而是手忙脚乱的挂上了档。

 

“小孙,要长点记xìng了,不能老是这样。”看到车子已经平稳了,老周若无其事的缩回了手,盖在了自己已经鼓起了一个大包的裤子上。

 

“周叔,晚上来喝茶……”路训结束的时候,孙琳一脸笑容的道,孙琳知道老周喜欢喝茶,偶尔会请老周去喝茶,顺便请教一些驾驶上的事情。

 

“我想喝nǎi……”周龙点了点头,但心中却应了这么一句。

 

晚上八点多钟,老周推开了孙琳家虚掩着的房门,在看到孙琳竟然抱着四个月的儿子,在那里喂nǎi以后,一下子呆在了那里。

 

“周叔,溢nǎi了,快给我拿毛巾过来。”孙琳冲着老周一笑,却并没有意识到将xiōng脯暴露在老周面前有什么不妥,用嘴呶了呶茶几上的毛巾。

 

“周叔,你看我这样能擦么,还不快帮我。”看到老周拿起了毛巾竟然直接递给了自己,孙琳有些不满的来了一句。

 

“我帮你擦……”看着孙琳露在了空气中,如rǔ鸽一样的xiōng膛,老周忍不住咕咚一声,有些颤抖的手伸向了孙琳白玉一样的xiōng膛。

 

“周叔,你还真擦呀。”孙琳突然吃吃的笑了起来,这一笑,带动着xiōng前那雪白的两团不停的晃动着,让人一阵眼花瞭乱。

 

“我……”看到孙琳只是在戏弄自己,老周不禁有些邪火上升,手猛的往前一伸,直接按上了一团雪白和róuruǎn:“助人为乐是我的本份。”

 

孙琳没有想到老周的胆子竟然这么大,心中顿时一怒,但感觉到老周粗糙的大手按在自己xiōng前给自己带来的那种酥yǎng感觉以后,却又忍不住一阵心跳加速。

 

“小孙,真看不出来,你发育得还挺好的。”在孙琳还没有发怒之前,老周将手缩了回来:“真羡慕小李呀。”

 

小李是孙琳的老公,普通上班族,名叫李先。

 

“周叔,你会一下,我去洗个澡,nǎi溢了一身,怪难受的。”孙琳并没有接老周的话茬,也没有发怒,而是扯下衣衫以后,将儿子递给了老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