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888886633x3X6

看就硬的污的短文_我被陌生人玩调教|读了下面会

原标题:


我流过的让你吞下去_他吃力的含着他的巨大
我看到她的脸颊脖子都已经翻红,更加没有顾忌,托住她的屁股,用尽浑身的力气一下一下地用力往那个蜜洞里冲刺,每一下都顶到表姐最深处的欲望。巨物在湿透了的花穴里,每一次的进出都会带出粘稠的液体。

 

我们的肢拼命撞击着对方,汗水和唾液不断在身上流动,我想和她一同达到快乐的顶峰。

 

“老婆,我领带放哪了?”就在我们两个忘我的交融时候,楼道口忽然传来了姐夫的声音。

 

我立马停了下来,表姐这个时候紧张地说道:“快出去!”

 

“怎么出去,我裤子都还没穿呢!”我压低嗓门说道。

 

脚步声越来越近,我的心跳越来越快,表姐这个时候又羞又气地说道:“我让你把那个东西拔出去!”

 

我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巨物还留在表姐的身体里,我依依不舍的拔出来,表姐立马拉起内裤,用手拂去额头的汗水,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

 

“你的领带昨晚不是扔在书房了。”表姐一边说着一边走出厨房。

 

我立马提起裤子,看着自己依旧挺拔的巨物,这一时半会是消不了肿了,我立马坐在餐桌上,用下垂的桌布挡住,故作镇定的拿起面包嚼起来。

 

“吴凡,今天怎么起这么早。”姐夫从楼梯下来一边打着领带,一边笑着说道,表姐就跟在一旁。

 

“公司还有点事,今天要早点过去。”我陪笑着,一边吃着自己的面包。

 

“那让你姐一会开车送你过去,可别迟到了。”

 

“不了不了,我搭个公交十分钟就到了,没关系的姐夫。”

 

表姐这个时候一脸暧昧地瞥了我一眼,眼神之中带着无尽的欲望,刚才还没有和她做完,肯定还欲求不满。

 

“怎么一大早上就满头大汗,看你气色不怎么好啊。”姐夫显然注意到了我的反常。

 

我还出神地回味刚才那个暧昧的眼神,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播放与表姐缠绵的动作,心里暗暗的叫骂起来,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起床。

 

表姐这个时候把煎蛋已经做好,端上餐桌之后就坐在我的身边,相隔只有一拳的距离。

 

可能是我的嗅觉灵敏,我依旧可以闻到她身上的甜腥味,我伸手就能碰到她的大腿,想起她那张陶醉的脸,我有些蠢蠢欲动。

 

我抬头看了一眼姐夫,他正对着一旁的镜子整理领带,根本不看桌子底下的事情,我想这可是个好机会,我立马把手放在表姐的大腿上。

 

她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虽然姐夫就在眼前,可我还是游走到她的臀部,使尽一捏冲着她坏笑。表姐忍住不叫,有些生气的踩了我一脚。

 

我笑了笑漫不经心地吃着面包,看着鲜红的草莓酱,想起她的蜜洞也是鲜红粉嫩,

 

“没什么姐夫,就是工作有点累。”我回头笑着说道。

 

“年轻人多注意锻炼身体嘛,工作回来也要多运动,不然上了年纪,体能就不行咯。”

 

我点头并不说话,心里暗暗嘲讽,真是五十步笑百步,自己身体不行还担心起我。我自顾自地吃着自己这一份。之后姐夫和表姐说着一些可有可无的对话,我心里明白,表姐脑子里肯定也在和我一样,回味着同一件事情。

 

虽然只是短暂的接触,但是肯定也给她留下深刻的回忆,从她陶醉呻吟的表情之中就能知道,她已经很久没有过高潮了。

 

“晚上有个慈善晚会,不回来吃饭了,晚点回家。”表姐慢悠悠地说着。

 

“可今天儿子回来,你不打算回来吗?”

 

表姐冷冷说道:“晚饭你们自己买点东西吃,或者出去吃吧。”

 

我听到这话忽然有些失落,心里的占有欲不断的刺激着我,表姐不会晚上又约了其他男人了吧,那种小心翼翼的担心,俨然让我产生了我是他丈夫的错觉。

 

姐夫点了点头,我默不作声,可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忽然传来短信的声音。我立马掏出手机,居然是身边的表姐发过来的,上面只写着一句话:“晚上跟我去慈善晚会。”

 

我心领神会,回头一看,表姐冲着我嫣然一笑。

 

 

 

11 慈善晚会

一天的工作依旧是无趣,可能是因为想到一会跟着表姐去慈善晚会,对未知事物的好奇,不知道会不会有机会和她再来一次。

 

我下班前给姐夫发信息,告诉他晚上加班不会来吃饭,表姐车子就停在公司楼下。

 

可她刚看见我就立马大声笑了起来,指着我穿的牛仔裤,还有T恤衫说道:“吴凡,你就打算穿着这些东西跟我去慈善晚会吗?不怕人家笑掉大牙。”

 

我看着表姐已经换掉了连衣裙,穿着一身抹胸晚礼服,中间的沟壑让人欲火焚身。

 

我一脸调侃的语气,立马笑着说道:“我这是天生丽质,穿什么都好看,根本不需要靠衣服去衬托自己,就我这男模身材,明星气质,到哪都是亮点。”

 

表姐听到这话立马笑了起来,车上我才知道,这个慈善晚会她是代表公司去参加的,体现的是公司的文化。

 

晚会的地点选在东区的玫瑰庄园,临近森林公园,单独的一栋欧式建筑,我们到的时候已经亮起晚灯。

 

“您好,是赵女士吗,我是玫瑰庄园的管家。”这个穿着西服的干瘦老头彬彬有礼地说道:“您的包房在二楼,这边请。”

 

我刚想跟着上前,这个管家忽然脸色沉下来说道:“先生,这边不穿西服不允许入场。”

 

“还有这种规矩?”我有些愤愤不平,这不是狗眼看人低吗。

 

“不能通融一下吗?这是我的助理,来的时候没有考虑到这个。”表姐立马为我说话,一边挽着我的胳膊。

 

“赵女士,这个是董事会的规定,恐怕不能通融,这个晚会是有规格的,不能因为一个人影响整体的档次。”

 

“你什么意思,你就一管家,你档次高呗,我要是非要进去呢。”我生气地说道。

 

“赵女士,如果您不按这边的规定办事,我们可能要取消您公司的指派资格了。”

 

我看着这个老头一脸得意的样子,愈加生气,可刚上前两步,从他身边的两个壮汉就把我挡在一边。

 

“怎么!还想动手!”我叫嚷起来,看着表姐左右为难的样子,我更加生气。周围的人都将目光看着我。

 

“吴凡你小点声,要不你在车里等我吧。”表姐说着要拉我回车里。

 

可我这时候有些不依不饶,平时虽然是个三无青年,可吃亏也要分事,这区别对待的事我忍不了。

 

“先生,请你不要无理取闹,我们只是按规定办事。”管家站在两个壮汉后,说话明显有底气。

 

我环顾四周,这时忽然看到一个穿着夹克的女人走进会场,立马说道:“按规定是不是,那为什么那个女人就可以不用穿晚礼服就能进去!”

 

大家都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去,那个穿夹克的女人,身材十分骨感,与表姐这种丰腴的身材不同,小巧玲珑带着些许可爱。

 

她也被我的喊声吸引过来,有些不解的问道:“怎么回事?”

 

我刚想开口,这个管家忽然脸色大变,对着这个女人点头哈腰地说道:“董事长,这位先生没有穿晚礼服,按照规定不能让他进场。”

 

表姐这个时候也脸色大变,气急败坏地在我耳边小声抱怨:“吴凡,你怎么就不听我话呢,刚才让你小声点,就是怕被董事长听到,这个人就是慈善晚会的承办人和发起人,我们公司好不容易拿到资格,被你……”

 

我根本没有心思听表姐讲话,这个年轻的董事长与管家说了几句之后,她的眼神一直在我身上大量,忽然冲我一笑说道:“让他们进去吧。”说完就自顾自地走去。

 

宴会厅是如同剧院的设计,我们的包间在二楼,与楼下的舞台,隔着一层玻璃。

 

“晚上吃什么呀表姐?”

 

表姐这个时候还是有些生气,也不知是福是祸,冷冷说道:“不知道,随你”

 

我见这情况,抓住表姐的双手,将她按在椅子上亲吻起来,一只手深入抹胸晚礼服,另一只手悄悄探向她的大腿内侧。

 

“那就吃你。”

 

“你疯了,这玻璃透明的,楼下这么多人呢!”表姐将我推开说道:“万一服务员来了,这要是被看见……”

 

我见她喋喋不休的样子,用舌头将她嘴堵住,继续自己的探索,舌尖缓慢的从脖子舔到耳廓,探进耳朵里。表姐立马闪躲,双手却是紧紧的抱住我的腰。

 

我笑着说道:“这样才刺激。”说完就将抹胸晚礼服翻下来,露出那双雪白的山峰,我含住一只后,一只手在顶峰打转。表姐的喉咙里发出令人愉悦的呻吟。

 

“你这个小淫贼,是不是打我主意很久了。”

 

“表姐,我最喜欢你穿低胸的衣服了。”说着我在她的胸上留下一个咬痕。

 

我抓住她的手,拍了拍她的屁股说道:“好了,不闹你了,站起来,小宝贝。” 表姐站起身我便蹲下身,为她褪去丝袜及内裤。

 

我立马也脱下裤子,将她按在椅子上,用硬物在她柔软的深处搅动着,我肆意的抓捏她的胸部,留下我的捏痕,下体流出晶莹的液体顺着大腿滑落到地毯上。

 

“好深……啊……你顶到最里面了……”

 

我听到表姐的娇声,更加兴奋起来,用力地抽插,“宝贝,喜欢这个姿势吗?”

 

“嗯……好舒服……”

 

“我喜欢听你叫的声音……可以叫的再大声一点吗?”我将她的两颗蓓蕾已经摸得挺拔,表姐这个时候含糊不清地说道:“不行,我怕别人……啊……”

 

我听到这个声音,终于忍耐不住,巨棒膨胀得让人难受,我的下身用力一挺,一股热流突进,如同火山爆发一般喷泄而出,迅速将蜜洞灌满。

 

表姐这个时候也已经到达顶峰,能感觉到蜜洞之中涌出一股暖流,迅速地与我的液体融合

 

我的喷发持续了很长时间,表姐和我都已经筋疲力尽,紧紧地相拥着,但那份欲望已经充斥着我们的大脑之中,久久不能退散。

 

我睁开眼睛,瘫坐在椅子上,终于完成了今天没做完的事,长吁了一口气。

 

 

 

12 你先回家

慈善晚会一直办到晚上十点多,与其说是慈善晚会,不如说是富人们寻欢作乐的另一种方式。形形色色的人群在舞台中间作秀。原本一件好事,变成了一次攀比炫富。

 

表姐的公司捐款上线是五十万,最后这点钱都不好意思拿出手,好在晚上的晚餐十分丰盛,表姐告诉我,她带我来就是想带我见见场面,好好吃一顿好的。

 

可这个晚会实在是无聊透顶,吃完饭还未等晚会结束,我与表姐就匆匆地离场。

 

“吴凡,我忽然想到一个事。”走往停车场的路上表姐看了一眼手机,忽然开口。

 

“什么事?”我饶有兴致的问道。

 

“我们不能一起回去。”

 

“啊?什么意思,因为我没穿西服不能上你车吗?”我开玩笑的说道。

 

“讨厌,不是这个意思啦。”表姐打了一下我的胳膊,“你姐夫疑心病很重,我怕他怀疑起来。”

 

我点了点头,“那你先开车回去吧,我打车回去。”

 

“可你一个人回去我又不放心。”

 

“这有什么不放心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说着我双手捧着她的脸颊,深深地吻下去,四周空无一人。

 

表姐含情脉脉的看着我,迟疑一会后上了车子嘱托道:“那我在家等你。”我点了点头,看着车尾灯消失在夜色之中,如同一片雪花消失在滚水之中。

 

这个庄园的位置还是比较偏僻的郊区,富人都喜欢这种地方,与世隔绝,为所欲为。可这种地方想打个车子比登天还难。

 

我顺着路灯朝着大路走去,大雨倾盆而至,下的我猝不及防。我站在树下躲雨,半个小时候,庄园的车辆才慢慢的从我面前开过,却没有一辆车子肯停下来载我。

 

刚心灰意冷的时候,一辆宝马七系停在面前,车窗摇下后我才发现,是刚才穿夹克的女人。

 

“你的上司赵经理呢?怎么不带你一起回去?” 这个女人十分活泼,一点也没有以往印象中董事长的样子,她的语气之中带着一些戏谑。

 

我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半天后才说道:“她要回家了。”

 

她噗嗤一声笑出来,随后对我说道:“上车吧,我送你一程。”

 

我想也没想一头扎进后座。浑身湿漉漉的样子,像极了丧家之犬。

 

她的眼神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后说道:“我叫孙燕燕,你叫吴凡吧,听说你是赵经理的助理?我咋没在她的公司见过你呢。”

 

“我最近刚去,还在实习期。”我开始面不改色地撒谎。

 

“不止这层关系吧,我看你们两个人看对方的眼神都不一样,刚才是吵架了吧。”

 

“没有。”我斩钉截铁的回答。

 

孙燕燕这个时候笑得更欢,漫不经心地说道:“你别装了,你是赵经理的男朋友吧,你是不放心自己女人出来陪酒,才跟过来的吧。”

 

“陪酒?”我有些疑惑,孙燕燕却是自顾自的说着:“像她这样的女人,能力一般,学历一般,在这种大公司有这样的位置,只能靠姿色了,你当她的男人,真是委屈你了。”

 

“你什么意思?”

 

“本来那个包厢是安排给赵经理和辰南集团的吴总的,他见你跟了进去,就没心思去包厢了,赵经理的生意,怕是也要黄了,所以为了生意,她现在应该单独去见吴总了吧。”

 

孙燕燕话音刚落,在过街口的时候,车子忽然转向,想过红绿灯,我和这个孙燕燕都有些猝不及防,身子往右倾斜,我手无意识地顺势想扶住东西稳定平衡,却搂住了她的腰。

 

她也如同一头小鹿,撞在我的怀里,我的手无意间从她的腰,因为惯性上划落在了胸前微微凸起的小丘上。

 

她的胸并不是很大,盈盈一握,但是手感却是软弹,和表姐的大胸比起来,这对胸更加小巧舒适。

 

“啊……嗯……”她小声叫了一声,稚嫩而甜美。

 

那种温软嫩热的感觉立马在我手掌心化开,当车子平衡时候,我坐直了身子,她看了我一眼,脸忽然变得煞红。

 

我这时候才发现,她的手正撑在我的裤裆中间,那根巨棒可能因为充血的缘故,我刚才居然没有察觉到。

 

我也愣住手自然的下垂,落在她的小腹上,她的身体忽然僵住,小腹收缩紧紧绷住,但是她的手没有半点拿开的意思。

 

“对不起董事长,刚才有个车子超车,我为了避开才猛打方向盘。”司机赶忙回过头道歉,却看到这一幕,立马回过头话噎了回去。

 

我赶忙把手缩回去,虽然以前喜欢胸大的女人,但是自从得到表姐之后,发现这类胸虽然大,却不够紧致弹性。

 

刚刚虽然只是抹了一下孙燕燕的胸,却也让我有些念念不忘。原本喋喋不休的孙燕燕忽然一路上变得沉默。

 

而我想到表姐刚才支开我是为了工作去陪其他男人,心里忽然心疼起来,为什么她要默默承受这么多压力。

 

车子到家门口的时候,我坐在车里往楼上看去,灯是黑着的,家里没有人。

 

“谢谢孙董,真是麻烦您了。”我忽然卑微了起来,虽然我不是表姐的丈夫,可无论什么男人遇到这种事情,总归还是会难过。

 

“等一下!”

 

我刚要下车,孙燕燕忽然把我叫住,“啊?还有什么事吗孙董?”

 

“刚才的事,你不要说出去。”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她说的是哪件事情,刚想开口,孙燕燕装作凶神恶煞的样子说道:“你要是敢说出去,我就找人把你做掉!”

 

我看着她像是一个孩子般装作成熟的模样,嘴角慢慢上扬,忍不住笑了一下,可这个时候她的车子呼啸离开。

 

我走的每一级台阶都好像是前往断头台,心里忐忑不安,不知道表姐是不是和孙燕燕所说的,没有回家而是去陪别的男人。

 

我打开房门后,家里寂静无声,我忽然失落焦虑起来。

 

 

 

13 孩子来了

我在厨房找到了前几天没有喝完的酒,倒满一杯之后,边走边喝起来。我走到表姐的房门前,看到她的房间是开着的,里面空无一人。

 

姐夫不在家,表姐也不在家,我此刻看着房间里放着的各种衣物,忽然有些不知所措。

 

一直到了十二点钟,姐夫才带着孩子回来,看到我在客厅坐着,随后说道:“吴凡,你怎么还没睡。”

 

“我刚回来不久,喝点酒放松一下,表姐还没回来吗?”我有些担心地问道。

 

姐夫却是毫不关心地说道:“她就那样,工作忙起来的时候比我还忙,这小家伙到家有些发烧,刚带他去了医院打完针回来。”

 

我看到姐夫怀里还抱着一个五六岁的男孩,立马从沙发上起来,笑着走上前。孩子身上的味道总是让人心安。

 

“吴凡我还得出去办点事,你既然在家,就帮我照看一下孩子吧,你睡我那个房间就行,你表姐今晚应该是不会回来了。”

 

“我带孩子吗?我……我以前没有这个经验啊。”

 

“没事的,已经退烧了,他叫路路,很听话的孩子。”

 

没等我反驳几句,姐夫就把孩子托付给我,自顾自地出门。

 

我把孩子放在姐夫卧室的床上,自己躺在一旁,看着孩子熟睡的脸,我眼皮渐渐下坠,刚想睡着的时候,卧室传来了开门声。

 

迷迷糊糊一个人影站在我的床前,我立马起来,刚想开灯,就听到表姐的声音。

 

“老公,你咋还没睡?”

 

我听到这个声音,心里忽然酥软起来,和她做的这几次,从来没有听表姐叫自己老公。

 

台灯亮起来的时候,表姐吓了一跳,吃惊地说道:“吴凡,你怎么睡这了!”

 

“姐夫让我带孩子,睡这个房间的,他公司还有点事,出去了。”我揉揉睡眼说道。

 

看着表姐穿着抹胸的晚礼服,我的欲望之火忽然又燃烧起来,可我想到她刚才是去陪别的男人,怒气冲冲地说道:“你刚才去干嘛了,现在才回来?”

 

表姐听到这话,忽然愣了一下,然后立马支支吾吾说道:“没去干嘛啊,就公司还有点事。”

 

“什么事,是去陪酒的事吗?从庄园出来到现在已经三个多小时了,你到底去干嘛了?”

 

我脸上有些生气的表情,表姐看到这个场景,低着头细声细语地说道:“吴凡,你不要生气嘛,我也是为了工作。”

 

我转过头,装作不理她的样子,她立马紧张起来,把头靠着我的肩膀上说道:“吴凡……我错了,以后不会再去了,我以为只是一般的应酬。”

 

“一般的应酬要让你穿成站街女一样?什么晚礼服,就是方便脱嘛!”

 

“可……可这是……”话没说完,表姐忽然哭泣起来,有些委屈地说道:“我真的累了,我想睡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好不好。”

 

表姐低着头沉默好久后,走到孩子身边,看着孩子熟睡的脸庞,才露出笑容,然后将孩子小心翼翼的放在儿童床上。

 

我这个时候忽然有些心疼这个女人的心酸苦楚,这个家庭只不过是表面风光,很多背后的艰辛根本没人看见。

 

现在经济这么差,姐夫的公司也是负债累累,表姐急于挣钱补贴家用,每一笔生意对她来说都十分重要。

 

“以后不要再做这种事了,好不好。”我坐在她的身边,让她轻轻地靠在我的肩膀上,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后背。

 

我出神的盯着表姐丰满的胸部被束缚在晚礼服里,把手放在她的雪白的大腿上,她的浑身抖了一下,但是并没有挪开我的手。

 

我这时候手才慢慢地顺着她的大腿往上滑,感受她肌肤的柔嫩光滑。她的身体被我摸的浑身发颤,体温迅速升高。

 

透过白色的内裤可以看到,那道微微隆起的裂缝,那里的四周张满了绵软浓密的森林,我的手指滑入她的内裤,在那道缝隙的四周来回游走。

 

表姐的胸脯起伏越来越大,却没有半点扭动挣扎,反而自然的平躺享受着这一切。

 

“吴凡,可不可以不在这里做,当着孩子的面呢。”

 

“孩子都睡着了,你看他睡得多香,放心吧,他不会醒的。”

 

我说着抽出手指,她的绝美之地曲线非常美妙,粉红的缝隙此刻又晕湿一片,臀部小沟的颜色显露浅浅的褐色。

 

“我想进你的后门,你以前有试过吗?”

 

表姐这个时候立马摇摇头,有些拒绝的神态,看着我说道:“可不可以不做那里,我怕疼。”

 

“放心吧表姐,一会你就知道有多舒服了,我会温柔一点,小心一点。”

 

说着我俯下身子,开始亲吻她的额头,想要尽可能的刺激表姐分泌足够多的蜜汁,一会沾着蜜汁进入后门,就不会那么生涩。

 

这几次和表姐做从来没有带过避孕套,我看了一眼熟睡的孩子,心里忽然一阵悸动,想让表姐给我生一个孩子。

 

我脱掉了身上的所有衣服,这些东西都是累赘,之前和表姐做,都是穿着衣服,从来没有脱光做过。

 

我此刻将表姐也脱个精光,她双手遮掩着胸,似乎还有一些羞涩的模样,我见到她羞涩起来,双手肆无忌惮的在一丝不挂的肌肤上抚摸。

 

我用嘴叼着她一边的胸部,另一只手手掌贴着她的小核,我非常喜欢她的缝隙,那种肥美莹润让我冲动起来。

 

我的手指缓慢的放入她的缝隙里,里面肉壁凹凸不平的褶皱,在与手指的摩擦中,让这两块粉色的唇,如同磁铁一般,将我的手指紧紧吸住,湿润之间带着温暖。

 

“吴凡,能进来了吗?我想要你。”

 

“那你能喊我老公吗?我想听一下你喊我老公,我做你是什么感觉。”

 

表姐犹豫了一下,有些羞涩地说道:“”老公,可以进来了嘛,我想要你的肉棒。”

 

我听到这话,内心已经是极其满足,我将她的大腿打开的幅度再大了一点,我的中指食指无名指,三根汇合成一根,放入她的蜜洞。

 

从手指感受到的湿润程度,可以知道蜜洞已经完全湿透,这次进去肯定没有任何阻隔。

 

 

 

14 无人之境

我不知道表姐以前有没有和姐夫试过从后门进入,如果太过莽撞,直接进入后面,怕她没有快感。

 

我用手指在她的蜜洞里来回搅动,粘上足够多的汁液后,才放到她的那朵雏菊里。

 

“哼……呜……呜……”表姐被我的手指弄得娇喘连连,满脸潮红地说道:“快进来吧,亲爱的,别玩了。”

 

我听到表姐的呻吟,变得更加的兴奋,完全不在乎孩子就在身边躺着,双手托住表姐的双峰,从两边往中间用力挤压,肆意的变换着形态。

 

表姐此时压抑着自己的呻吟,不敢叫的太大声,生怕吵醒孩子,但是我知道刚打完针的孩子,不会那么容易醒来。

 

我立马伸出舌头,在表姐的殷红两点周围舔舐,不断的打转堂表姐的呻吟一直不停,等到她扭动腰肢后,一口咬住顶点的蓓蕾,用牙齿轻轻的咬弄。

 

表姐这个时候更加的兴奋,双手紧紧地捉住床单,嘴里呢喃嘶吼。“啊……啊……我受不了,快……快进来给我……让我高潮……”

 

我这些步骤之后,蜜洞之中的汁液已经往外溢出,我立马将巨棒插入,表姐嘴里“啊”的一声,

 

“老公好棒……啊……”

 

我整根巨棒沾满了液体之后,一下子拔出来,抵在小雏菊上,缓慢的往里推送,表姐被这一下弄得浑身一颤。

 

“慢一点老公,疼。”

 

我笑着对她说道:“不会的,一会就不疼了,待会就让你欲仙欲死。”

 

表姐雏菊似乎从来没有开垦过,进入一个头就觉得有些紧涩,我赶紧调整了一下姿势,用尽全身力气,如同石牛下海,将整根巨棒塞入雏菊。

 

后面的紧致与蜜洞完全不同,让我很快的到达高潮的边缘,我双手立马向上一抓,那双浑圆的双峰,头已经硬化,在指尖的缝隙里不断跳动,像是一个小精灵一般。

 

“表姐,你的胸越来越大了。”

 

“还不是因为你摸得,你个小淫贼。”表姐有些娇羞的说道,内心却是已经无所顾忌,嘴里的呻吟声越来越大。

 

“我才摸了几次,就变这么大,以后天天摸你胸,不是要涨爆了。”

 

“那你想不想天天摸?”表姐忽然回头,眼神迷离地看着我,我微微一笑,立马用行动回复,下体开始猛烈的抽送。

 

每一次抽送都带动轻微的撞击声,那朵小雏菊此时也变成了一朵向日葵,不断的收缩绽放。

 

“表姐,你小声一点,不要把孩子摇醒了。”

 

表姐根本无暇顾及我说的话,依旧陶醉在我的胯下,我看着表姐的身体在床上不断摇晃,开着玩笑说道,孩子看到骑在她妈妈身上的男人不是他的爸爸,会有怎样的反应呢。想到这我忽然笑了起来。

 

“你听,好像有开门声?”我忽然警觉起来,压低嗓子说道,立起耳朵听着卧室门外的动静,似乎大门有钥匙插入的声音,“好像是姐夫回来了。”

 

“不是说晚上不回来的嘛!”表姐吃惊地说道。

 

“我哪知道!”我听到脚步声,手忙脚乱地开始找衣服穿,但是刚才脱得时候,随处乱扔,半天也没找到自己的裤子。

 

“别找了,你快躲床底下。”表姐神色焦急地说到,自己套上睡衣,手忙脚乱地样子让她的胸乱颤。我一个匍匐躲在床底下,狭小的空间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正好卧室的门被打开,一双脚站在门口,脚上穿的是姐夫的鞋子。

 

“你怎么还没睡?”姐夫故作关心的问道:“吴凡呢?”

 

“刚把孩子哄睡着,我就让他回房间了。”

 

姐夫听到这句话站在原地不动,似乎是迟疑了一下,“是吗?我还想找他有点事呢,我去他房间找他吧。”

 

我被这话吓出一身冷汗,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躲在床底下瑟瑟发抖。

 

“你有病吧,这么晚了你去吵醒他干嘛,有什么事不能明天说吗?”表姐虽然刚才被我弄得意乱情迷,可这个时候确是一脸清醒。

 

“我就这么一说,你发什么火嘛。”姐夫见表姐语气强硬起来,立马服软,没有刚进门的那种气势。果然还是个妻管严,表姐虽然通情达理,贤惠端庄,可家里许多事,还是表姐说了算。

 

当初是姐夫追的表姐,没想到婚后,家里实际当家的是表姐,要不然我过来住,姐夫也不会答应。

 

“明明知道工作忙,家里没人,你把路路接回来,又没人照顾,你看看你做的事,哪一件不是多此一举。”表姐这时候开始数落起姐夫。

 

姐夫一屁股坐在床上,这重量一下子把我压的吐血,差点窒息而亡。我一点一点的往反方向移动,想腾出空吸口气,没移动一厘米,仿佛走了一公里。

 

“明天早上我就把孩子送回爷爷奶奶家,孩子说想你了,一个人太孤单,我才接他过来看看你。”姐夫轻声细语的模样,完全没有大男人的样子。

 

“今天丢了笔生意,我被辞退了。”表姐声音有些哽咽,我这才知道刚才她委屈的事情原来是被辞退了。

 

姐夫立马上前安慰,一下子把表姐压在床上,似乎要开始用身体安慰。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和她的老公睡觉,我的心像是一下子坠入悬崖。

 

“别碰我,赶紧睡觉,我明天还要回公司收拾东西!”表姐冷冰冰的说着躺下,姐夫无可奈何,只好也安安稳稳地躺下。

 

一直到了后半夜,等到姐夫的呼噜声响起,表姐才下床拍了拍我。

 

“他睡着了,你快点出来。”

 

我听到这话,立马点点头,从床底下狼狈地爬出来,因为趴着的时间太久,整个人早就腰酸背痛,我这个时候根本没有时间抱怨,赶紧蹑手蹑脚地跑出房间。

 

回到自己房间喘了一口大气,整个人被汗水打湿,姐夫忽然杀得回马枪,可能就是察觉到我和表姐之间的问题。晚上让我照看孩子,睡在他的房间可能就是个圈套。

 

凌晨三点是正常人深睡眠的时候,如果不是自己听力灵敏,我根本不可能反应过来,这可能就要被抓奸在床了。自己的警觉又救了自己一命。

 

等我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五点了,我索性请了一天假,在家好好睡一天。

>>>>本文《表姐是女王》全文在线阅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