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888886633x3X6

公主把腿伸大点我要进去|乖…宝贝别急

原标题:


宝贝加紧去上课了不可以掉|还是你的身体更诚实
岳母说:「年纪轻轻的,少抽点烟,你看你爸,年轻的时候抽的那么凶,现

 

在身体不行了,知道后悔了,开始搞养生,但年轻的时候损耗太多,现在怎么养

 

也养不回来了」。

 

 

第12章

深夜里,尤其是当我辗转难眠的深夜里,看着眼前的岳母,穿着昨天那件睡

 

裙,因为没有穿内衣的缘故,胸前两坨白花花的ròu球,虽有些许下垂,但还是露

 

出小半在外面,像小白兔一样,惹人爱怜。听到岳母说岳父不行之际,我的脑海

 

里很自然的就规避为那方面的不行,不由得内心就有些许燥热和悸动起来,jī bā

 

竟然又不争气的硬了起来。

 

但好在理xìng和羞耻心还在,我尽量不去看岳母的露在外面的胸部,也不看她

 

的眼睛,为了怕她看到我下面隆起的模样,我走到沙发边坐下,说:「就是睡不

 

着,不知道为什么」。

 

岳母也过来坐下,轻声细语的说:「怎么了,是不是妈来了你不习惯」。

 

听岳母这么说,我不免笑了起来,说:「我的妈,你不要总这么说,说的我

 

好像多讨厌你似的」。

 

岳母露出一个浅浅的酒窝说:「不是妈的原因就好」。

 

看到岳母楚楚动人的模样,我不禁动容,说:「当然不是妈的原因,这次妈

 

过来,让我意识到,以前对你们真的太不好了」。

 

岳母听到这话,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只是一会儿眼里便含着泪花。真不懂女

 

人们怎么都一样,这么容易哭 我说:「妈,你怎么还哭了,以后我会好好孝敬

 

你的,和小芬一起」。

 

岳母往我这边靠过来,然后将手放在我的大腿上,说:「妈是开心」。也许

 

这只是岳母的一个随意动作,因为开心而将手放在我的大腿上,但隔着睡裤,岳

 

母柔软的手以及热量,传递到我身体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了,内心更躁动了,鸡

 

巴甚至瞬间弹了起来。还好岳母看着我,没有注意到我xià tǐ的变化。我将身子往

 

前倾,企图盖住我那蠢蠢yù动的jī bā,岳母这才发现自己将手放在我的大腿上,

 

脸又红了,也不知道有没有看到我的小帐篷没有。

 

我扯开话题:「妈,你怎么也睡不着了,是不是不适应这边的生活」。

 

岳母依然说:「没有,年纪大了,睡一会儿就醒了,在老家也是这样」。

 

我笑着说:「妈,您不是神医吗,把自己的失眠治好。哈哈」。

 

岳母见我开玩笑,刚才紧张的心情也轻松了很多了,说:「又埋汰你妈我了,

 

要治我也是拿你先当小白鼠实验」。

 

我假装委屈的说:「妈,你可真dú,要当我当小白鼠」。

 

岳母说:「谁叫你总是嘴贫,以前没发现你这么能贫」。

 

我说:「妈,我以前也没发现你是这样的女子啊,也没发现你不仅这么贫,

 

还是大名鼎鼎的神医」。

 

岳母笑的花枝招展的,我看到她因为笑而显得松动的睡裙,她白皙的脖子和

 

锁骨下面,两颗ròu球被包裹的部分更少了,露出的更多,我的小弟弟又是不争气

 

的抗议着,而我的眼神也不争气,总是想着要去看,好在岳母光顾着笑,没注意

 

我时不时的去偷瞄她。

 

她嫣然的就倾着身子要过来掐我胳膊,好在我机灵,躲开了。在躲开的瞬间,

 

岳母的两颗白花花的ròu球尽收眼底,甚至还看到左边那个略微下垂的ròu球的rǔ头,

 

淡淡的rǔ晕围绕着一颗粉嫩的rǔ头,这让我好生纳闷,岳母都是四十多的人了,

 

怎么可能rǔ头还是粉嫩的,是不是我看错了。越是这么想,我就越想看清楚,打

 

消心中的疑虑,可内心另一个想法又骂自己龌龊。

 

就在我内心煎熬,眼神缥缈之际,岳母见掐不到我,也可能意识到自己的失

 

态。就没有继续要过来掐我的意思,而是端正的做好,然后看到自己两颗白白的

 

nǎi子有一半露了外面,脸顿时又红了,我假装没看见,她见我眼神看向何处,偷

 

偷的整理了一下睡裙,将两颗ròu球包好。然后为了缓解尴尬说:「别贫了,早点

 

去睡吧」。

 

我说:「我也想睡,可是睡不着啊妈」。

 

岳母说:「听话,躺在床上什么不想就能睡着了」。

 

我说:「妈,看来神医也不管用吗,我要是不想就不想,想就想就好了」。

 

岳母说:「别跟绕口令似的,你说说你一个小孩子想什么?」

 

这话倒把我问住了,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想什么。你说要是单纯想岳母,也

 

不全是,要说没想她,我又不想自欺欺人。但这些话我不可能笨到和岳母说。我

 

只得打了个哈哈,说:「不知道,就是睡不着,脑子里瞎想,头疼」。

 

 

第13章

岳母急切的问道:「头疼吗?妈给看看」。

 

我本来说的此头疼并非彼头疼,但岳母这么说了,我也没办法,只得说:

 

「是的,头疼」。这样总好过我说因为岳母的到来让我纠结而睡不着。

 

岳母说:「你们年轻人啊,就是想太多了,所以才睡不着,还头疼。你坐好,

 

妈给你揉揉」。

 

我喜出望外,说:「来吧,神医岳母,帮小婿治好」。

 

岳母说:「就知道嘴贫」,然后示意我坐到沙发边上侧着身子。我乖乖的就

 

范,按她的要求去做。

 

岳母在我身后,我坐着,而她则跪着,挺直身子双手轻轻的按住我的太阳穴,

 

慢慢的揉了起来。我干概万千的说:「真舒服」。

 

岳母说:「恩,你爸累了我就这么给他按的」。

 

不知道为何,此刻听到岳母说岳父,我心里颇有不爽,便哦了一声。岳母并

 

没有听出我的不爽,继续揉着,时而用力,时而轻轻的,说:「你闭上眼睛,不

 

许说话」。见岳母按得如此舒服,我只得乖乖闭上眼睛,享受这舒服的时刻。

 

岳母身上的香味时有时无,我下面的jī bā早已硬的不行,但理智还是告诉我

 

这是禽兽行为,只能一边享受这幸福也是这煎熬,此刻我似乎明白了,痛并快乐

 

着的意思。岳母按了一会儿,我不自觉的往后靠了一下,软绵绵的两颗ròu球,在

 

我后脑勺磨蹭了一下,我甚至感觉到凸起的rǔ头,但我又理智的坐直,毕竟女婿

 

的头磨蹭岳母的nǎi子,没有比这更尴尬的。好在岳母并未察觉到异样,我也渐渐

 

大胆起来,时不时的假装不经意将往后倒,碰到岳母的nǎi子及rǔ头。

 

就这样,大概按了十多分钟,岳母的手离开我的头。说:「可以啦,现在治

 

好了吧」。

 

我意犹未尽,说:「没有呢,还想妈再给我按,太舒服了」。

 

岳母疲倦的说:「我累了,明天给你按」。

 

我听岳母这么说,不免心疼,说:「好的,那妈我们一起睡觉吧」。莫名其

 

妙的把一起睡觉加重。

 

还好岳母并没有听出不同,说:「好的」。

 

我和岳母两个人来到各自的卧室门口,互道了晚安。

 

我回到床上,没有管熟睡中的吴芬,迅速拖去自己的睡裤,然后褪下已经完

 

全湿透的内裤,此刻再也忍不住,从抽屉里掏出自慰器,套在jī bā上,在那一刻,

 

我的理智被完全侵蚀,脑海里全是岳母的模样,她的笑,她的撒娇,她的脸红,

 

她吸着我食指的嘴,以及她给我按摩时的白花花的ròu球……

 

还没过一分钟,我就shè在了自慰器里面。

 

可shè过之后,我又开始悔恨,陷入深深的自责,在矛盾中沉沉睡去。

 

 

第14章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半个多月就过去了。

 

因为吴芬肚子越来越大,我主动承担起更多的工作,所以也变得忙碌起来,

 

每天和吴芬早出晚归,和岳母自然也就没有太多单独相处的时间,起初我觉得这

 

样挺好,让我内心的那些小邪恶得以压制。但没过几天,我就发现适得其反,在

 

公司空暇的时候,对岳母的想念变得异常强烈,有时候一个人坐在办公室,想着

 

想着,xià tǐ就会硬得不行,同时内心也万分甜蜜。但每晚回去,吃过饭后就是看

 

电视,三个人都在的时候,我和岳母jiāo流反而很少,还是一如既往的都是吴芬一

 

个人说,我和岳母应承着。

 

所以每天晚上,当吴芬睡着之后,我就会拿起自慰器,坐在电脑前,看着屏

 

幕上的友田真希或者风间由美们,这些熟fù在年轻的儿子或者女婿胯下娇喘呻吟,

 

然后脑海里就会想象着岳母娇羞的模样。如果说十七八岁是我的黄金年代,那这

 

半个月,二十六七岁的我,无疑来到了白银年代。这半个月里,我的xìngyù前所未

 

有的高涨,每晚都要对着屏幕想着岳母shè一次,每次shè完依旧是愧疚,但第二天

 

又是如此,以至于我对自己越来越失望,甚至也接受了自己的变态。

 

而这些,岳母显然是不会知道,她在这半个月里,迅速的适应了北京城的生

 

活,天气逐渐变冷,她每天除了买菜做饭,就是看看电视,以及练练书法。还别

 

说,岳母的书法写的有那么几分神韵,偶尔我看到之后夸夸她,她笑得像个孩子

 

一样。这半个月,尽管我们单独相处的时间很少,但我能感觉到,我们还是慢慢

 

习惯了彼此,这一点,相信岳母也感觉到了。

 

十月底的一天早上,我朦胧中醒来,感觉头要zhà了似的,才想起昨晚和客户

 

应酬喝多了。一看时间,已经是十点多。我打算去洗澡,但很快想到万一岳母在

 

外面就尴尬了,所以迷迷糊糊的穿上睡衣睡裤去了浴室。也许是喝太多的缘故,

 

睡了一觉还是没有清醒,走路都东倒西歪。来到浴室,才发现岳母正蹲在那里洗

 

衣服,岳母见我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站起身来,温柔的说:「小李,你醒了啊,

 

是不是要用洗手间,妈出去一下」。

 

我扶着浴室门,心想昨晚的酒太他妈上头了,现在还感觉头重脚轻,说:

 

「妈你先洗衣服吧,我待会儿再来洗澡」。

 

岳母说:「别,你先洗吧,洗了把睡衣扔洗衣机,顺便把短裤脱给我,我帮

 

你一起洗了」。

 

我看到盆里岳母刚才搓洗的衣服,就有我的短裤,我说:「妈你干嘛不把衣

 

服扔洗衣机里啊」。

 

岳母说:「哎,你们这年轻人,内衣内裤怎么能混在洗衣机里洗呢,那么多

 

细菌,这半个月你们的内衣内裤我都是手洗的,反正也没事」。

 

听岳母这么一说,我一时觉得羞愧难当,我的内裤基本上每天都画地图,想

 

必岳母洗的时候肯定看到了。以及我忽然想到自己刚刚luǒ睡醒来直接套上睡裤,

 

没有穿内裤,一时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岳母此时「噗嗤」一声笑了:「说,你怎么也脸红了,他们都说妈容易脸红,

 

我还是第一次见你脸红」。

 

我尴尬的说到:「这样吗,可能被神医妈妈传染的,看来神医不仅可以治病,

 

还可以传染」。

 

岳母听我打趣她,心情也好了很多,笑着就要过来拧我胳膊,也不知道她为

 

什么这么喜欢拧人胳膊,

 

估计以前吴芬没少被她拧。见她伸手过来,我就往旁边

 

躲,其实刚才我一直都觉得头晕,和岳母说了几句话,站了一会儿感觉更晕了,

 

我这一躲,没扶着门,直接往岳母那边摔了过去。摔下去的瞬间,我看到岳母的

 

脸瞬间吓得苍白,然后伸出双手要过来扶我,但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我

 

一个150的大男人,她哪里扶得住。她没把我扶着,反而被我压着一屁股坐在

 

了地上,而我则跪在地上,两人面面相觑,近在咫尺,我甚至能听到岳母沉重的

 

呼吸声,和打在我脸上的气息,后面放着我内裤的盆子也被打翻,水溅起来把我

 

们两人的衣服都弄湿了。

 

岳母一手拖着我的手,一手撑在地上蹲了起来。关切的问我:「有没有事」。

 

 

>>>>本文《一夜青轴》全文在线阅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