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888886633x3X6

捏住两个奶头跪下,去了女同学家过夜

原标题:


你吃起来很甜h_口爆吞精是一种什么体验
张大妈,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在家里煮了饭才赶过来的。”话音刚落,韩巧玉就注意到了旁边放着的袋子,眼神露出一抹疑惑,“张大妈,这,是不是有人来你家了?孩子在你这儿耽误,真是不好意思了。”

 

韩巧玉一边说着一边抱过了自己的儿子。

 

张大妈顿时就开心的挥了挥手,眼神里都带上了开心。

 

“是啊,你可不知道,我儿子可是上了学堂的,去镇上给人当算账的伙计,那工钱可不少呢,今天听说是发了工钱,这不是回来了吗?没事,我儿子也喜欢孩子,不要紧。”

 

张大妈正说着,后面忽然就传来了脚步声。

 

一个身影有些强壮,皮肤黝黑的大小伙子出现在了韩巧玉的面前,那大小伙子一副莽夫的模样,怎么看都不像是个算账的伙计。

 

但是韩巧玉没有露出破绽,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收回了目光。

 

“嗯,张大妈,那你就先跟你的儿子好好儿说话,我先带着孩子离开了。”

 

韩巧玉一边说着一边就要出去,没料到被人叫住了,而叫住她的那个人,就是那个大小伙子。

 

“你,是巧玉婶吗?”那个大小伙子在张大妈看不见的地方里,目光贪婪的盯着韩巧玉因为转身而显露出来的蜜桃臀上,双拳不自觉的紧握在了一起。

 

没想到这么就不见了,这个巧玉婶非但没有变得苍老,反而多了一股成熟女人的韵味,那副样子看的他心动不已,恨不得现在就把韩巧玉压在地上狠狠的干一番。

 

韩巧玉没成想这小伙子认识自己,转过头点了点,“诶,你怎么认得我?”

 

张大妈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心里忽然就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她急忙挡住了自己的儿子,不让两人的视线撞到一起。

 

“诶,玉儿,你这不是要回去吗?快点回去吧,不然你爸爸该等急了。”

 

韩巧玉没多想,点了点头,离开了张大妈家。

 

 

 

第十二章

张大妈的儿子的视线顿时就追随了过去,韩巧玉的双峰因为走路不停的抖动着,看的他心中激荡。

 

可是下一秒,他就被狠狠的拍了一巴掌。

 

张大妈恶狠狠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我告诉你啊小兔崽子,你可别打这韩寡妇的主意,这黄花闺女多的是,你可别丢了脸!”

 

张大妈的儿子不敢对着她发怒,陪着笑脸,“妈,你就放心吧,我不过就是瞧着巧玉婶许久不见才多看了几眼,你就放心吧,一个寡妇,我看不上的。”

 

张大妈一听,这才松了一口气,可这心中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些没底,她没有多想,尽可能的压下了心里面的思绪。

 

“对了妈。这不是家里没有盐巴了么?我出去买一把,免得一会儿没了味道。”张大妈的儿子眼神转悠了两下,顿时就往外跑。

 

张大妈想着这盐巴确实没了,也就只当她这儿子真是去买盐巴的了。

 

而韩巧玉赶到半路的时候,忽然就听到了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她以为又是二麻子,心中打起了鼓,顿时就加快了脚步。

 

后面的那个人穷追不舍,脚步声也变得清晰了起来,就在韩巧玉转回头去看的时候,没看到什么,可这刚一准备走,面前忽然站住了一个人。

 

“巧玉婶。”张大妈的儿子挠着后脑勺笑了一下,那一副憨厚老实的模样,让韩巧玉放下了心里的警惕。

 

“哦,是你啊,你怎么知道我叫巧玉?”

 

韩巧玉的记忆之中没有这个小伙子,就算知道张大妈家一直有个儿子,但是也从来没见过面。

 

张大妈的儿子笑了笑,“巧玉婶,你当时结婚的时候我在,就是你没看见我,我叫张小凡。”

 

韩巧玉疏离的点了点头,“哦,是小凡啊,婶子现在有点事得早点回去,改天见了再好好的聊。”

 

她一边说着一边迈开了脚步准备离开,不料手掌一下子就被人给抓住了。

 

张小凡感受着那娇柔的手心传过来的触感,只觉得心中顿时就激荡了起来,韩巧玉没多想,收回了手。

 

“小凡啊,婶子家真的有事,得先走了,你也赶紧回去吧,别让你妈等急了啊!”韩巧玉一边说着一边抱着孩子大步的离开了。

 

张小凡站在原地,看着刚刚拉过韩巧玉的手掌心,忽然之间就伸到了嘴边,伸出舌尖,轻轻地舔湿了一口。

 

他仿佛能够从舌尖上感觉得到,韩巧玉手心里面的温暖。

 

其实,当天韩巧玉结婚的时候他喝醉了,没跟着张大妈一起离开,趴在他们的床下,听到了那一声又一声的呻吟声。

 

他不敢出声,隐忍着到了第二天才敢跑回家,可是那天晚上,韩巧玉娇柔的呻吟声还有那白皙的皮肤却从那天起烙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哼,等着吧,你一定会求着我,插死你这小骚货。”

 

张小凡握紧手掌,突然大笑了两声,大步回了家。

 

抱着孩子睡着了之后,韩巧玉就跟孩子同榻而眠了,毕竟这两天她这封印许久了的身体又一次的被彻底开发了,自然是有些疲累的。

 

老王也没有勉强,拿着老烟枪,去了榕树头。

 

村里的人就是喜欢三三两两到榕树头那里闲话家常,老王自然也不例外,可是这一次,他的手中却拿了一篮子四季豆。

 

这是韩巧玉让他带出来给翠竹家的,之前翠竹给他们送了一些菜,他们自然也要送回去一些别的。

 

这不,才让老王拿了这一篮子的四季豆。

 

“老王这是去哪儿啊?”路径榕树头,村头的老刘叫住了他。

 

老王没停住脚步,“我就是去给翠竹家送点豆子,你们聊,今天我就不跟你们一起了啊!”

 

那边的人听了点点头,老王也以极快的速度到了翠竹家。

 

可是叫唤了好几声,老王都没听到有人回应,嘀咕了几声应该是没人在家,打算放下四季豆就离开。

 

可是就在这时,老王听见了翠竹那边的房间里,忽然就传来了一声很细微的呻吟声。

 

那呻吟声不像是韩巧玉的那样勾人心魄,但是带着别样的诱惑,声音细细柔柔的,让人忍不住就想好好的疼爱一番。

 

老王本想快点离开,可是脚步就好像是被人定住了,根本没办法能够移动。

 

他控制不住的走向了翠竹的窗户那里,用手指沾了一些口水,轻轻的捅破了用纸糊着的窗户,眼神凑了过去。

 

此刻,一个光溜的小麦色的女人,正岔开双腿坐在床上,两根手指进到了被黑黑的森林包裹着的小花园里。

 

她的眼神禁闭,嘴唇也无法自控的大张着,手指不停的里面抽弄,细碎的呻吟声一遍又一遍传入了老王的耳朵。

 

而那个女人的动作忽然就加快了,嘴中还不停的喃喃自语,“啊……快,用力,快插死我吧,唔,受不了了,啊!”

 

那个女人忽然就大叫了一声,紧接着整个人抽搐了几下,老王可以很明显的看得到,她拔出来了的两根手指上,带着丝丝点点的粘液。

 

那些粘液不小心流到了穿上,那个女人顿时就惊呼了一声,抽起旁边的纸,跪在床上不停的擦拭。

 

可是这样一来,那个女人的花园顿时就映入了老王的眼帘。

 

那个女人的花园并不像韩巧玉的那样粉嫩,而是带着一些艳红,两瓣之处被小溪水浸湿,趴在那洞口之处,一收一张的洞口,仿佛是在诱惑着老王,让他把此刻已经火热了的那处给狠狠的捅进去。

 

 

 

第十三章

那个女人擦干了床,随后就把衣服给穿上了,那几处诱惑人的地方也已经全部都被遮盖住了。

 

老王有些遗憾,却以最快的速度跑了出去,过了许久之后,这才装作刚过来的样子,“有人在家吗?”

 

那女人这个时候已经去到了厨房里面处理着刚长的鸡,闻言打开了厨房的门口。嘴角噙着笑意上前了两步。

 

“是老王啊,有什么事情吗?”翠竹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她此刻没有穿可以遮住那两点的遮羞布,而她的双峰,虽说不至于很大,但是因为衣服是贴身的,轮廓已经完全的显露了出来。

 

老王有些贪婪的看着,翠竹这才感觉到了不对劲,用双手捂住了双峰的位置,“老王,你在看什么呢!”

 

她的语气带有一些羞涩,又有一些气急败坏的羞恼。

 

这样含羞带怯的语气,让人一听就觉得浑身激动。老王不自觉的抖了两下,但是幅度很小,所以翠竹没有注意到。

 

老王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讪讪的笑了一下。隐藏了眼底深处的火热。

 

“翠竹,我就是过来给你家送点豆子,你快拿去吧。”他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桌子的位置上,可是却没有想到,这才刚把那篮子给放下,就感觉到了一个东西垫在了下面。

 

翠竹脸色一下子就慌了,想要上前去阻止,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老王已经把手伸到了那凸起的位置之上,他拿了出来,发现是一根黄瓜!

 

而且,此刻黄瓜的表面不再是平平整整的,而是布上了粘液,看起来有一些白色的东西遍布在上面,可是又散发着一股独特的味道。

 

老王就算是不仔细去闻都能够知道,那股味道一定是翠竹身上的。

 

翠竹慌张的跑了过去,躲过了老王手里面的黄瓜。慌慌张张的背到了身后。

 

“那个,我送完豆子,那我就先走了。”老王知道翠竹尴尬,他其实也有一点不好意思,因为翠竹是之前与别人订婚,然后被退了婚的女人。

 

现在人人都传着翠竹就是个破鞋,自然没有什么人能够看得上眼。

 

翠竹这一刻只觉得尴尬的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所以也没有阻止老王。就在老王走到门口的时候,一个来势汹汹的女人推了一下老王的肩膀,跑了进去。

 

老王看着那个女人那份气势,就知道大事不好了,赶回头去想要看一眼。

 

而那个气势汹汹的女人就是从里面的王寡妇,王寡妇的丈夫才死了不到几年,她就跟了一个邻村的小伙子,不过没多久就被人家的婆婆发现,打回来了。

 

老王当时就藏在那一群村民中间,自然是能够看得到王寡妇被打的。

 

他有些可惜,因为我们寡妇的身段比韩巧玉还要好上许多,皮肤白皙细嫩,双峰之处高耸挺立,两颗浑圆的小珠子透过衣服都能让人感觉得到诱惑。

 

但是,再好也总归是给人家的,老王可没有打过这个王寡妇的主意。

 

“啊!王寡妇,你疯了是不是!滚开啊!”老王刚走进去,就听到了翠竹惨叫的声音,定睛一看,两个女人此时此刻正跌倒在地上。因为双方的纠缠衣服已经有些破碎了。

 

王寡妇紧紧的揪着翠竹的胸衣,让翠竹才刚穿上的胸衣顿时就被撕破了。那两个调皮的小白兔显露了出来,小麦色的皮肤上,硬撑着两颗带紫的樱桃,因为没有生孩子,所以乳晕并没有扩散,而是集中在了一个地方。

 

翠竹的下腹没有丝毫的赘肉,不像其他的女人看起来那种累赘,她的脸因为被打了一巴掌,所以印着巴掌印。

 

翠竹也不是一个好惹的,自然不会放过王寡妇。

 

王寡妇的裤子,此时此刻已经被拔到了大腿上,那硕大浑圆的水蜜桃顿时就显露在了老王的面前。

 

王寡妇从来都不是一个安分的,所以穿的内裤,也不是平常人所穿的,而是略带一些诱惑的丁字裤!

 

那处带粉之地,隐隐约约的显露着,丁字裤的那一条线穿进了里面,因为与翠竹纠缠而不停的摩擦着,分泌出了一些透明色的水渍。

 

“哼!翠竹你这个狗娘养的不要脸的东西!你居然去告发我,如果没有你,我怎么可能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打死你个小骚货!”

 

王寡妇心中发狠,加大了自己的力气,翠竹的上衣整个就被扒了下来,她伸出手想要捂住,可是下面的裤子保不住了,直接就被王寡妇给脱了下来。

 

老王眼睛都看得到,翠竹的内裤底下,好像有个什么东西在一动一动的,就像是塞在了花园里面。

 

王寡妇是个眼尖的,自然不会遗漏,手上用力直接就将翠竹的内裤都给扒了下来。

 

“啊!!”翠竹大叫一声,因为知道老王在这里,心中的羞愧感不断的增强着,刺激了下面的那处花园,那里不停的收缩着,让翠竹饥渴的不行,身子不停的扭捏着,想要摆脱王寡妇。

 

这时,一根黄瓜掉在了地上。

 

 

 

第十四章

“哼!我就说你这个小骚货绝对不是什么正经的!果然,这个没停过水的山洞居然还有黄瓜,你个不要脸的,我给你伺候伺候!”

 

王寡妇本来就是个厚脸皮的,自然不会顾及老王在这里,直接就抄起了地上放着的黄瓜,一下子就拉开了翠竹的手,捅了进去。

 

“唔啊!!”

 

因为本身就是有润滑,那一根黄瓜很容易就进了翠竹的花园之处,她那两瓣花朵因为吃痛收紧着,分泌出来的春水浸湿了两瓣花朵。

 

黄瓜强行的塞进了山洞里,从老王这一边的角度看过去,正好就是看到了黄瓜进翠竹山洞的最好角度!

 

黄瓜很大,撑的翠竹的上面的那一颗圆润的小珠子直直的挺立了起来,春水旺盛的涌入了地下,粘连到了王寡妇的手上。

 

“哼!这叫声可真骚!怪不得我看上的小伙子居然能够疑心到你那里!你不是痒吗?你不是每天半夜都给自己插一插的吗?我插死你个小蹄子!”

 

王寡妇甩了一下手上的春水,上前去狠狠的抓了一把翠竹的一个小兔子。

 

她就好像是故意的伸出了两个手指,食指和中指分散开,分别夹住了翠竹一颗小樱桃的左右,轻轻的摩擦,轻轻的揉捏,故意在那儿打着弯儿。

 

翠竹的小腹不停的收紧,因为刺激夹紧了双腿,老王透过双腿之中露出来的缝隙,能够清晰的看得见翠竹的山洞紧紧的吸着那根硕大的黄瓜!

 

他吞了一口口水,无法移开脚步。

 

“王寡妇,我求你放了我吧!你放了我吧!不要这么对我!”翠竹终于受不住的求饶了,可是王寡妇可没有打算心软,冷哼了一声。

 

“你个小蹄子,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现在才过来跟我求情,已经完了!我非得跟你算清楚这个账!”

 

王寡妇说着,握着黄瓜的手,突然之间就开始动了起来。

 

“唔啊……哦……不,好舒服……”翠竹无法自控的咬住了下唇,眼神渐渐浮现出了点点的星光,深处已经迷离的不成了样子。

 

她想要阻止,可是身体上传来的刺激感,让她欲罢不能,被动承受。

 

就在这时,王寡妇嘴角微勾,把翠竹整个人往石桌那边逼去,翠竹腿软只能被她拖着过去了,她让翠竹跪立在桌子上,伸出一根手指,狠狠的捅进了翠竹的山洞里!

 

这一下子老王看的更加的清楚了,翠竹的山洞里有些不平整,但是因为看不到里面也没有办法能够看得真切,只能够隐隐约约的感觉得到应该是凹凸不平的。

 

那处软软的,像棉花一样的峭壁,一定能够将小兄弟给狠狠的吸附着!

 

老王越想越觉得兴奋,裤裆那处也不由得支起了一个硕大的帐篷!

 

“啪——”一双清脆的巴掌,翠竹不停摇晃着的双臀瞬间就多出了一个五掌印,那五掌印在她的双臀上显得尤为的出众,那处小花园儿也不停的收紧!

 

“啊!不,求你了王寡妇!我,我要出来了!”

 

王寡妇手下的动作加快,翠竹的膝盖突然之间就向上顶了一下,紧接着整个人都开始微微的抽搐了起来。

 

她没力气的瘫软在那石桌上。此刻的小腹还不停地一抽一抽地收紧着。

 

王寡妇撇了撇自己的嘴巴,拔出了黄瓜,狠狠的揪起了翠竹的头发。

 

翠竹这个时候正是处于没有力气的时候,只能任由着王寡妇把她的头发给扯了起来。王寡妇冷笑一声,把手里面的黄瓜一下子就塞入了翠竹的嘴里!

 

“唔!”翠竹呜咽了一声,硕大的黄瓜已经塞满了她的整个口腔,上面的春水流淌在了翠竹的脸颊上,因为刚刚达到顶峰而有些红润的脸颊配合上那透明的春水缓缓地流入了脖子里。

 

在透明的春水里还夹带着一丝的白色,那些白色的东西直接就流进了翠竹的嘴里,她咳嗽了好几声,王寡妇都不搭理,只能够无奈的将那些东西全部都捅了进去。

 

“舔干净!不然今天老娘跟你没完!”王寡妇又删了翠竹一巴掌。

 

翠竹心中也许是感到害怕了,没办法只能伸出舌尖,一下又一下的舔舐着那被她山洞里的春水沾满了的黄瓜。

 

她舔舐黄瓜的样子,像极了是在吃着美味的东西,让老王无法自控的就抖了一下身子,紧紧的抓住了那处地方。

 

他那处地方已经变得火热了起来,翠竹已经注意到了他这一边的样子,脸色瞬间就变得更加的羞红了起来。

 

但是翠竹却又觉得心里面痒痒的很。她看着老王脱下裤子,看着老王将那处火热而又硕大的根子举了起来,对着自己的方向。

 

老王抚摸着根子的外表皮肉,轻轻的上下抽动,渐渐的速度越来越快,那狂野而又迅猛的动作,让翠竹幻想着此刻她已经趴在了他的身下!

 

>>>本文《无法自拔》全文在线阅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