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888886633x3X6

马车里马车里的深入,医生检查一下污文小说

原标题:


玩乳h文肚兜,刚洗完澡坐在哥哥腿上|苏韵
老王已经意乱情迷了,曾经,他做梦都想碰一下刘诗诗的酥胸,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

 

以前,他只能隔着泳衣有意无意的占她的便宜,那时候就觉得她的酥胸又大又软,每次都是靠意淫来想像。

 

现在,他终于如愿以偿,不仅能摸到刘诗诗的酥胸,还是摸了润滑油,更加滑嫩的酥胸。

 

“啊……”

 

老王的手长期泡在水里,所以很温润,很柔软,加上他的动作并不轻浮,反而更加熟练。

 

“王叔……啊……你轻点!”

 

“诗诗,舒服吗?”

 

老王的胆子越来越大了,开始揉搓起来,

 

“啊……舒服……王叔……好舒服啊!”

 

这几天,她回到家以后,每天都渴望着老王再给她按摩。

 

由于耐不住寂寞,她每天晚上都去看岛国骗子,学习波多老师和苍老师的姿势,让自己更加充实。

 

“王叔,你把我手机拿过来!”

 

这时候,刘诗诗瘫软无力的指了指桌边的手机,让他拿过来。

 

她该不会反悔了吧?

 

这么漂亮的小丫头,如果今天上不了,那以后恐怕都没什么机会了。

 

老王有点着急,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你……你要干嘛?”

 

他以为刘诗诗要给她妈打电话,如果自己给刘诗诗按摩的事传到她妈的耳朵里,那自己可就完蛋了。

 

她妈可是和自己有一腿的,当初自己有多么风流,有多么浪荡,干过多少个女人,她妈一清二楚,如果让她知道自己给她闺女按摩,还是脱光了打润滑油按的,那自己可就丢大人了。

 

“拿过来嘛!”

 

刘诗诗撒娇似的说着,让老王鬼使神差的去给她拿了手机。

 

“诗诗啊,按摩的事,能不能不告诉你妈?”

 

老王怂了,他也是要脸的人,被发现了对谁都不好啊!

 

这时,刘诗诗接过手机,熟练地打开了浏览器,将缓存好的片子找了出来。

 

是苍老师的合集,老王当然不陌生了。

 

“王叔,你看这个,这个男人就是用这个东西给她按摩的,她好像很舒服呢!”

 

说着,刘诗诗摸向了老王顶起的大山包,她柔嫩的小手在老王的话儿上轻轻摩擦,那感觉简直让老王爽飞了,他真不敢相信,一向清纯可爱,冰雪聪明,天真可爱的刘诗诗竟然在套弄着自己的花儿,虽然是隔着裤子,他依然觉得少活十年都乐意。

 

“王叔,上次你就是用它给我按摩的?”

 

被刘诗诗当面戳穿,老王的脸都快红到耳根了,那样子简直窘迫极了。

 

“是……诗诗啊,那天是王叔的错,我知道错了,你可千万别告诉你妈!”

 

老王真是怕了,他又提醒了一遍。

 

“不会啊,这是我和王叔之间的小秘密!”

 

刘诗诗按了快进,这时候,画面已经进行到了激情部分,女主那像猫咪一样的声音,细声细语,这声优的声音,像极了刘诗诗。

 

老王没说话,可刘诗诗却着急了,她的脸色绯红,还低声道:“王叔,我能看看他吗?”

 

 

第11章 我想尝尝

“啥?”

 

今天自己到底是走了什么桃花运,这小妮子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他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这不是梦,真的很疼。

 

“王叔,你连这点要求都不答应吗?人家可是让你看了全身,再说了,我们是侄女和叔叔的关系,我还能把你怎么样不成?”刘诗诗的小脸上写满了幽怨,好像非要看老王的话儿。

 

要知道,这些坑蒙拐骗的台词,可都是自己应该说的,她怎么开始说这些话了,竟然还开始摆清关系,让自己不要介意。

 

“呜呜呜……王叔不给人家看,王叔看光了我的身子,我要告诉妈妈!”

 

见老王还不答应,刘诗诗突然撒起了泼,呜呜的开始哭了起来。

 

虽然知道她是“干打雷,不下雨”,假装哭而已,但是老王还是有点心疼她。

 

这可是自己的梦中情人,自从上次的事件以后,老王夜不能寐,茶不思饭不想,都瘦了一大圈了。

 

现在好不容易有这么个机会,他哪舍得放弃,只不过是放不开而已。

 

“好好好,我的小乖乖,王叔叔给你看。”

 

说着,老王无奈的把裤子脱了下来,这一脱,刘诗诗猛地发现,这家伙果然有两扎长,甚至说它二十多厘米,一点都不为过,这简直接近三十了,王叔平时怎么驾驭的住的?

 

那家伙放在裤裆里,难道是斜着放,绑在腿上的吗?

 

“王叔,它好大啊!你看,它好像在向我示威呢!”

 

刘诗诗指着它,既恐惧又喜欢,她清楚地记得,那天就是这个家伙,插进了自己的腿弯,让自己一次又一次的达到了高潮,如果它真的进入自己的肉洞,那得多舒服,肯定比自己用手来的刺激。

 

想到这儿,刘诗诗的脸色一片绯红,自己可是处女,怎么能堕落至此,甚至还想着这么骚的点子。

 

“还可以吧,你见过这东西吗?”

 

老王笑眯眯的问道,要知道,刘诗诗可是个处女,他恐怕也就在片子里面见过吧?

 

“见过,有一次,我爸上厕所的时候,我偷偷地看见的,没有王叔的大,王叔的比他大三倍!”刘诗诗说起话来,依然显得那么天真无邪,如果他爸在场的话,一定会被活活气死。

 

遥想当年,老王搞她妈的时候,还没她爸什么事呢!

 

“你可真是个小骚蹄子!”

 

老王也大胆了起来,捏着她尖尖的小下巴,一点也不轻浮,就像是在挑逗小孩子一样。

 

“王叔,我能摸摸他吗?”

 

刘诗诗也大胆了起来,她这几天看了片子,发现里面的话儿都不小,有十几厘米那么长,但是再看老王的大家伙,简直比美帝那些白人黑鬼的还要大,相比之下,老王的话儿就像是神话一般,百年难得一见。

 

“啊?”

 

老王傻眼了,这小妮子也太大胆了,这不是诱拐自己犯罪嘛!

 

“王叔,你看那个女孩,她吃这个棒棒的时候,显得那么投入,一定很好吃吧?”

 

听到这话,老王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他该不会是想……

 

不行了,这个想法一出,老王就把持不住了,那话儿被刘诗诗紧紧地握住,又温润又柔软,让他差不点缴枪了。

 

“它好烫啊!”

 

刘诗诗充满了好奇,在老王的话儿上捏来捏去,不经意间,竟然熟练地套弄起来。

 

“王叔,它好吃吗?你看那里的女孩吃的那么香,不如,我也尝尝?”

 

 

第12章 插进来吧

“什么?”

 

老王又懵住了,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尝尝嘛,人家只是单纯的好奇,王叔,你应该不会不答应我吧?”

 

刘诗诗又开始卖起了萌,简直诱人急了。

 

看她那淡淡得小红唇,老王有点兴奋,如果真把话儿插进她的小嘴,那肯定爽飞了啊!

 

“好吧好吧!”

 

所谓得了便宜还卖乖,说的就是老王这种了,人家小姑娘都这么主动了,他竟然还一副无奈的样子,就好像他才是受害者一样。

 

不过,他这招反其道而行倒是很好用,每次他犹豫不决的时候,都是刘诗诗的主动融化了他。

 

“唔!”

 

她是第一次口,口技还不够纯熟,以至于牙齿刮的老王生疼。

 

“哎呦!”

 

老王忍不住浑身一颤,他觉得太舒服了,简直要把他的话儿融化掉了。

 

“疼吗?”

 

刘诗诗抬起头,一副天真的样子看着老王。

 

“有点,第一次嘛,难免的!”

 

老王有点尴尬,人家小姑娘主动给他口,他总不能说人家活儿差,没给自己伺候好吧?

 

“那好吧!”

 

听到老王这么说,刘诗诗果然很伤心,看来,片子里都是骗人的,那个男人明明那么爽。

 

但是,有一件事是真的,她觉得老王的话儿的确很香。

 

咸咸的,甜甜的,还有点小骚气,像臭豆腐一样,闻着臭,吃着香。

 

“王叔,你看,那个男的用他的大家伙在蹭女孩的胸脯,我也要……”

 

刘诗诗躺在床上,摆好了姿势,准备等待着老王的侵犯。

 

“你也要?”

 

老王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非要疯了不可。

 

不过,他越想越爽,索性勉强的答应下来。

 

“好啊,不过,就一次啊!”

 

说着,老王端着自己又粗又壮的话儿,朝着刘诗诗奶白的胸脯上蹭去。

 

这回,片子里又没骗人,的确很舒服,尤其是刘诗诗的胸脯超敏感。

 

“啊……王叔……就这样……使劲的蹭……”

 

“是吗?”

 

老王兴奋了,力气越来越大,速度也越来越快,腰上就像装了电动小马达一样。

 

突然间,刘诗诗没了力气,瘫软在床上。

 

她的小腹,不断地颤抖,水不断地从她下面的私处流出。

 

很柔,很香润。

 

“王叔,我好舒服啊!”

 

她就像个花痴一样,爽的脑袋都晕晕的了。

 

她躺在那里,盯着老王的话儿,狐疑的问道:“王叔,你看片子里那个男的,他会喷出白白的东西,就像上次你喷在人家肚皮上的那个,为什么你没有啊?”

 

刘诗诗还是那么天真,天真的让老王又爱又怜。

 

“傻丫头,那个白白的东西,要情到深处才可以,王叔哪能那么轻易就出来。”

 

老王摸着她的小脑袋,忍不住笑了,这傻丫头,不会是让自己给艹傻了吧?

 

“王叔,你快看,男孩把大家伙放在女孩子的那里了,那女孩的下面没我的漂亮,我的是粉粉嫩嫩的,她的不粉,还有点脏,王叔,你要不要试试我这干净的小洞洞?”

 

-------

 

 

第13章 忍不住了

“试试?”

 

老王有些傻眼了,这是要进入最终步骤了?

 

她可是正值豆蔻年华的大姑娘,而自己,一个半截腰如土的糟老头子,让自己进入她的身体,那岂不是陷她于不利之地,如果自己真的插进去了,那罪过可就大了。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可能会影响她的一生啊!

 

“丫头,这事可不能开玩笑啊!你还是处女,王叔这要是进去了,你这辈子可就要跟我这个糟老头子过一辈子了。”

 

本来,这正是老王想要达到的最终目的,但是事已至此,他竟然开始犹豫起来。

 

也许是脑海里有个白天使正在提醒他,如果他干了,或许会下地狱啊!

 

“说什么呢,王叔,我们只是做做男女之间的事而已,我们又不生孩子,又不成家,我那个室友,都交了七八个男朋友了,每次都上床了,她不也没和人家过一辈子嘛!”刘诗诗竟然在劝阻老王,这是老王活了大半辈子第一次见得怪事。

 

老王不知所措了,话赶话都赶到这个地步了,如果再不上,那岂不是说明自己白长了个驴货,只不过是个银枪蜡头罢了。

 

“我……”

 

老王还想解释什么,却见刘诗诗低声道:“王叔,你不想试试人家的吗?”

 

“我想啊,可是……”

 

话都坦白到这个地步了,老王也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既然你不想,那我走好喽,反正王叔也不喜欢我,王叔一定认为我是随便的女孩子了,算了,我走了!”

 

说着,刘诗诗将要起身,那两个胸脯猛地一颤。

 

颤的老王心里发懵,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店儿,都到这个地步了,自己还在顾虑什么?

 

想着想着,他竟然鬼使身材的把刘诗诗按在了床上。

 

他紧紧地压着刘诗诗的身子,捧住刘诗诗的头,把嘴贴在了刘诗诗的嘴唇上。

 

“唔!”

 

多少年了,老王已经记不清自己多久没碰过女人了,他的技术一点都没退步。

 

几秒钟的功夫,他就撬开了刘诗诗的贝齿,吸吮住她的香舌。

 

“唔……王叔……人家舌头都麻了……”

 

两三分钟过去了,刘诗诗终于尝试过了接吻的滋味,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去勾引一个糟老头子,要知道,她可是一个处女,一个未经人事的女孩子,她甚至怀疑自己已经疯掉了。

 

“啊……”

 

下一秒,老王进击了,这次不光是揉搓,甚至还吸吮着。

 

“王叔……好麻……”

 

不知为什么,刘诗诗感觉到自己有一种空虚感,下面很痒。

 

“王叔,你快把你的大家伙塞进来好不好?”

 

刘诗诗在祈求老王,她终于放下了所有的矜持,在充满肉欲的气氛里,她只想让老王快点进来,那大家伙一定能帮自己止痒。

 

老王再也忍不住了,他端着自己的大家伙,在刘诗诗粉嫩的玉门上摩擦!

 

“王叔,不要再磨了,人家受不了了!”

 

 

第14章 帮我止痒

被刘诗诗如此催促,老王终于狠下心来,打算插进去!

 

“叮咚!”

 

这时候,门铃响了,老王吓了一跳,这时候怎么会来人呢?

 

“谁呀?”

 

老王有些不耐烦了,这可是至关重要的时刻,如果是什么查水表收电费的,就让他滚蛋,不要耽误自己的功夫,所以他才这么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阵柔媚的声音。

 

“王哥,是我啊,阿娇!”

 

听到这话,老王和床上的刘诗诗面面相窥,同时大惊失色。

 

“有……有事吗?”

 

老王傻眼了,来人竟然是刘诗诗的母亲刘阿娇,她如果发现自己差点操了她闺女,还给她闺女来了好几次高潮,她一定会跟自己拼命吧?

 

所以,这门怎么都不能开。

 

“王哥,你快开门,我找你当然有事了!”

 

刘阿娇在催促老王,那声音带有勾魂摄魄的诱惑感,很明显,她不是来找刘诗诗的。

 

“诗诗,你妈要进来,快穿衣服,被她发现,我以后都没法给你按摩了!”

 

老王急忙把衣服给刘诗诗扔过来,还催促她赶快穿衣服。

 

这人倒霉啊,真是喝凉水都塞牙。

 

刘诗诗也有点发慌,毕竟这属于捉奸在床,如果被发现了的话,那就惨了。

 

“王叔,那我怎么办啊?”

 

刘诗诗有些慌乱,连胸罩和内裤都没穿,胡乱的就把裙子套上了。

 

老王捧着她的脖颈,亲在了她的小脸上。

 

“诗诗啊,我们下次接着玩,王叔肯定能让你爽,这次就委屈你了,你躲进衣柜里吧!”

 

让这么可爱的美人躲进衣柜,老王有些心疼,所以他亲了刘诗诗一口,以示安慰,毕竟危难之际最考验的就是一个男人的耐性,如果在这个时候,他还对你好,那就是真爱你。

 

就像老王,他已经爱刘诗诗爱到无法自拔,根本无法控制自己。

 

“好!”

 

慌忙之下,刘诗诗躲进了衣柜里。

 

而老王则是整理了凌乱的床单,上面还有一滩滩的水渍,都是刘诗诗留下的痕迹,想想刚才的事,真是太美妙了,如果不是刘阿娇突然敲门,说不定自己已经拿下这个极品尤物了。

 

叹了口气,老王去打开了门。

 

此时,门口的刘阿娇已经等待多时了,她很随意的闯了进来,坐在了沙发上。

 

她今天穿了一条红色的裙子,由于在游泳队待过几年,又经常健身,所以四十多岁的她看起来就像三十岁虎狼之年的少妇一样,很有味道。

 

她的腿也很细,也很修长,当年在游泳队的时候,也是一枝花,最出名的要属她肥美的臀部,又大又翘,即便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依然那么漂亮。

 

记得当初,自己就是喜欢她的大屁股,好几次跟她开房的时候,都忍不住一边拍打她的大屁股,一边和她进行那欢愉的性爱。

 

想想已经多少年过去了,老王刚刚被刘诗诗撩起一股火,现在又来了这么个有味道的妇女,他心中的那股子邪火再次升腾起来。

 

“王哥,这么多年,你生活的还好吗?”

 

刘阿娇的眼中多了几抹柔情,好似在心疼老王。

 

她的脸上有几条淡淡的鱼尾纹,留下了岁月的痕迹,但她的颜值依然那么高,他们那个年代,哪有什么整容,所以并没有什么后遗症,以至于刘阿娇还是那么漂亮,只是岁月催人老,让她多了几分沧桑,少了几分当初的靓丽。

 

“我……我还行啊……阿娇……你怎么这么问啊!”

 

老王有点惊讶,今天他总感觉刘阿娇怪怪的。

 

刘阿娇突然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红裙,轻轻地贴了过来,竟一屁股坐在了老王的大腿上,她的屁股依然那么大,那么肥,那么有弹性,只不过轻轻一蹭,就让老王将要软下去的话儿重新竖起了大旗。

 

“王哥,我……我过的并不好,当年我嫁给了刘宇宁,以为他会待我很好,可是……他根本给不了我幸福,每次都是几秒就结束了,这么多年,我都快被憋坏了,要不……你帮帮我吧!”

 

>>>>本文《爱上游泳教练》全文在线阅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