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888886633x3X6

捏着她的奶头吃咬搓揉|秀玲的迷欲生活 绿帽

原标题:


张小姇沿着山路到了山顶口,路边通着一条细细沟子,沟子里清澈的水湍湍流下,这山上农作物需要的水,大部分都是上面的一口老井提供的。

 

顶口上生着一片树林,倒是青郁郁的一片,周超光着膀子,下身就穿了条短裤,正在处理着井口四周的杂草,捞着沟子里的烂树叶。

办公室调教浪荡老师,她身上满是乞丐的液体|苏菲

“大哥!”她悄悄走上前,突然在他背上拍了把喊了声,把周超吓一跳,见是她才露出笑来,他黝黑的面孔让牙显得更白,笑容有些傻气。

 

“妹子你咋来了?”他挠了挠短发,问了声,一边闷头继续蹲下身拔着周边的草。

 

“来叫你吃饭啦。”

 

张小姇也蹲了过去,盯着那口井,山井用几快石板搭了起来,井水清澈见底,伸手进去一摸,只觉冰凉刺骨。

 

她忍不住捧着水,喝了两口,舔舔唇道,“这水可真好喝。”

 

“嗯,以前没自来水时,咱家吃的水就是这井里引下去的,就是最干旱的时候,这井里的水也永远是满的。”

 

周超说着话,眼睛却不敢看她。

 

“是吗?”她笑眯眯看着他,将手伸在井里撩着水玩,水温冰冷快比上箱了,周超弄了些水洗了手,冲她道:“快别玩了,小心掉下去了。”

 

她点点头起身,却未注意脚下踩到湿地,一阵打滑就往前栽去。

 

见她就要摔倒,周超本能伸手抱住了她,她心有余悸,抬头正要道谢,却见周超直楞楞盯着自己。

 

“大哥……”她唤了声,脸蛋微微发红,周超看得又是一阵失神,只觉弟媳这般含羞带怯的样子,就像院子里月季花似的,太漂亮了……

 

他本来只盯着她的脸看,目光微一往下,就顿时呼吸一窒,她上身只穿了件清凉的黑色吊带衫,这般被他抱着,丰满的胸脯完全贴在他赤luǒ的胸膛上,那种柔软的感觉实在让人心魂dàng漾,黑衫下的深幽rǔ沟更诱人……

 

周超不敢再看,轻轻放开手。

 

他偷看的同时,张小姇也在盯着他看,看着他胸口壮硕的鼓鼓肌ròu,就像山包一样的坚硬结实,黝黑的皮肤紧致富有光泽,再往下看去,八块山丘一般起伏的腹肌,块块如堡垒一般凸起,沟壑分明。

 

这xìng感健硕的身体,让她差点流口水,忍不住伸着小手贴上他两块胸肌,坚硬而火热,而随着她手指轻抚而过,周超只觉皮肤上传来一种电击似的异样感觉……

 

“妹子……”

 

他轻抓住她的手,轻叫了声。

 

“大哥,你身材好好啊……我可以摸摸吗?”她佯作着不好意思,但依然用渴望的眼神看着他。

 

周超被她水亮亮的眼睛望得心中有点异样,无法说出拒绝的话,傻傻点点头。

 

得到他的准许,张小姇的手开始在他赤luǒ上身四处抚摸。

 

抚过他结实粗壮的手臂,捏捏肱二头肌,再摸到小腹,轻贴在腹间感受他呼吸时带来的起伏运动感,一边摸,身体一边不自痕迹的靠近,她的手指极有技巧的在男人身体的敏感处划过,不轻不重,羽毛一般的轻扫而过,然后感觉到他的身体在颤栗……他平稳的气息也乱了……

 

“妹子,下山去吧。”

 

周超再次捉住她的手,感觉到裤档里的东西正隐隐抬头,连忙阻止她,她要再摸下去自己就要变禽兽了。

 

她微垂头,笑得一脸娇羞,轻点了点头。

 

下了山顶到了木棚子里,父兄几个一起吃饭,饭后休息时间都在棚子里纳凉,周超见张小姇在一边玩着手机,也忍不住拿出手机玩,发现家庭群里有新信息,点开一看是她发的视频文件,他好奇的点开一看,传出的声音却叫他整个人瞬间呆住,手机一下掉到了地上。

 

“啊啊……嗯……斯年……啊啊快快点……”

 

“小姇……你里面好紧……我受不了要shè了……啊……啊哈……”

 

掉落在地的手机无人去捡,全被手机传来的声音惊得忘记反应,男女jiāo欢的暧昧呻吟,喘息,如春雷一般zhà响在几个男人耳边。

 

张小姇猛地站了起来,双颊通红,颤抖着声道:“我……这是以前我跟斯年拍的……本来刚刚想删除掉,没想到手滑按错发到群里了……我,我真不是故意的……”说完,她一幅快羞死的表情,不敢看他们,抓着手机转身就跑了。

 

周超最先回过神来,颤抖着捡起手机迅速的按停视频,眼角余光偷偷看了眼老爹和几个兄弟,他们表情都十分怪异,他清了清嗓,道了声:“爸,我上山顶干活去了……”

 

“我,我也干活去了……”其它兄弟见他起身,也寻了借口扛着锄头一溜烟走了。

 

只留下周老爹一人在棚子里,见四下无人了,心里实在被刚刚那勾人的声音弄得痒痒的,左右顾盼了圈确实真的没人,才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找到那段五分钟的视频……

 

刚一点开,那呻吟声就乍然响起,他看得脸上一热,心脏狂跳,心虚的左顾右盼,一边急忙调小了音量,眼睛却直勾勾盯着手机一边放大了画面。

 

视频里儿媳fù白花花的身子,光溜溜躺床上,一双摇晃的nǎi子像两个大白碗,自己小儿子周斯年将她双腿压开,yīn茎不断撞击进入她的体内,那小穴也是鲜嫩可爱……一收一缩的吞着儿子的yīn茎……这样yín秽色情的画面,叫周老爹心脏大受刺激,颤抖着手想要关掉又舍不得……

 

短短的视频很快就结束,周老爹看得意犹未尽,又忍不住打开再看一遍,档里的老棒子翘得老高,顶得他一阵难受,他一边观看着儿媳fù诱人的zuò ài视频,一边喘气如牛的将手伸进裤子里捋了起来……

 

另一端周超冲到了山顶,倚在一颗树边yīn凉处,也忍不住颤抖着拿出手机,怀着一种兴奋又忐忑的心情点开视频……

 

一个无意间的小chā曲,却搞得五个男人全乱了心,干活都失了心思,等到晚上回家,桌上摆好了饭菜,却不见张小姇的人。

 

最后周老爹才发现她把自己关在了卧室里,不肯出来。

 

“弟妹,快出来吃饭吧。

 

你躲里面干什么呢。”

 

周贵前去敲门喊了声。

 

张小姇在里面道:“我不出去……太丢人了……我没脸见你们了……”

 

周超一听,立刻冲上前大声道,“妹子,有什么丢人的,我们什么都没看见,既是你和斯年的东西,我们怎么会偷看呢,所以你别不好意思,快出来吧……”

 

“真的?”

 

“真的!”周超说着这话时,脸上有些发热,不过还是坚定的否认,一边转头问其它人,“你们告诉小姇,有没有偷看她的视频文件?”

 

“当然没有!”周贵连声保证,心里偷偷说,只看了几十回而已,心里想着,自己哪天也要与她拍个小视频,好让自己没事就回味一下……

 

张小姇这才将门开了,秀白的脸染着红晕,看了几人一眼,发现他们都一脸严肃正经的表情,方才垂下头来,声音带着几分羞涩,“你们可不许骗我,不然我就没脸做人了……”

 

脸上一幅娇羞样子,心中却在暗笑,这些男人装得真像啊!

 

周贵拉着她上了餐桌,一脸义正严辞,“咱们骗谁也不会骗你,有什么好看的……”“嗯。”

 

她点点头,表示信了,几个男人这才松了口气。

 

这夜里,注定所有男人都无法入眠,周贵直接翻墙从窗口溜进她被窝里。

 

其它人只能拿着手机一次次看着视频解馋,这晚,除了周贵外,所有男人不约而同做着同一个春梦,梦里xìng爱视频的男主角变成了他们自己,他们以着威猛的身躯,把美貌的儿媳fù弟媳按在床上肏到哭泣……

 

张小姇给他们下了剂猛yào,就是故意要撕碎暴露他们心底深处的yù望,要他们日思夜想魂牵梦萦,总有天理xìng要败给兽xìng。

 

后面几天,所有人都装着没事人一般,只不过她能敏锐的感觉到,他们看自己的眼神有点变化。

 

对这一切她都装着无知,但相处间那种诡妙的气氛却是越来越强烈。

 

周家院子附近四周的田地都种的蔬菜,还有些玉米地,都是平时供人食用,所以面积并不多大。

 

想炖些汤,准备去摘些嫩玉米棒。

 

她提着篮子,先是摘了些青菜番茄辣椒,最后才去了苞谷地,掰了好几根嫩玉米棒子,正准备回家去,忽听见身后传来漱漱的声响,张小姇心中一惊,以为有蛇,刚转头就被个黑影扑上来,她被来人抱住扑倒在地,那人一上来就扯她的裙子……

 

“你是什么人,快放开!”见是个陌生男人,张小姇大惊,手脚并用的一阵乱踢,一边尖叫大声,“救命……来人啊……”

 

“嘿嘿,你别乱叫啊……我是柱子,你隔壁家的柱子哥……”那男人一边说,一边紧捂着她嘴巴,脸上带着yín笑,“你男人死了这么久,我就不信你不想要,好妹子你就从了哥哥吧……”

 

王柱子也住在这山上,不过离周家很远,他实在嫉妒周家娶了这么个漂亮女人回来,如今觉得她男人不在了,自己就有机会了。

 

张小姇一时挣不开,身上衣服被撕烂,顿时又惊又怒,一脚朝他胯间踹去,准备好好教训来人,那叫柱子的来不及叫痛,上面道上又冲出个人来,一锄头棒子就将他敲了下去,瞬间打得他头破血流。

 

“狗日的王柱子你想对妹子干啥?”周超一边怒骂,一边抡着棒子朝他身上打去,王柱子痛叫着连滚带爬的逃去……

 

“你个狗日的再来,看老子不打瘸你的腿!”见他逃去,周超犹盛怒的骂了数声。

 

见他溜得不见人,这才扔了棒子上前扶她,“小姇……他没把你怎样吧?”

 

张小姇一下扑进他怀里哭了起来,周超犹豫了下,便抱住了她,“别怕,我把他打跑了,他不敢再来了……”

 

“大哥……我,我快吓死了……”她颤抖着唇,微微抬头,双眼里浸着泪水,惊惶恐惧的表情让周超拧起了心,连忙将她拥得更紧些,感觉到她在轻颤,不住笨拙的安慰,“别怕。”

 

周超低头看去,才发现她裙子被撕烂,领子大开,两团rǔ房暴露出来,顿时表情变了,想要将她放开,可害怕的张小姇紧抱着直往他怀里钻。

 

“大哥……我我还是害怕……你别推开我……”她泪盈盈看着他,周超便什么顾忌也甩到了脑后,任她偎在自己怀里,更怜惜她颤栗的身体,紧紧抱住她。

 

“超哥。”

 

她缩在他怀里,突然叫了声,周超低头看来。

 

她噘噘唇,一脸委屈的表情,“我一个外地小寡fù,没有了斯年,以后是不是都要被村里的流氓欺负……”

 

“不会的!”周超心一紧。

 

“那,那超哥会保护我吗……”她紧抱住,周超赤luǒ的上身如火炉一般热,这般被她抱着,脖子已开始淌出汗水。

 

“当然!”他说得斩钉截铁。

 

她眨眨眼,摇摇头,“我不信,难道你会因为我去得罪村里的人?我只是个外地来的,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听说那王柱子是村长亲戚呢……”

 

“村长又咋了,就能随便欺负你了?”见她面色害怕,周超更拥紧她,急切的保证。

 

“他要再敢动你,我就打死他!”

 

“我不信,打死人可是要坐牢的……超哥你别说笑了……我只是你的弟妹而已……你可别为我做什么傻事……”说着,她有些黯然的垂下头。

 

“我……我说的是真的!就算你要我的命我也给!”见她不信自己,周超急得涨红脸,着急之下突然低头亲上她嫣红的小嘴。

 

张小姇一惊,挣扎着推了推他,“超哥,你怎么跟那流氓一样欺负人家……”说着眼睛也红了,脸更是红通通的。

 

“我,我不是想欺负你……我我就是想和你好……”周超看着她红了眼睛,心里一慌,又搂住她抱紧,“我,我昨天看了你发的片子,我,我,我,我也想那样跟你亲热……”

 

“哼,原来你偷看了,昨天还骗我说没看,你还说不是欺负我……”她拳头在他胸膛轻捶了两下,似嗔似怒的眼神,看得周超心里受不了。

 

“小姇……我要跟你好……”

 

说完,他再次低头,炽热的嘴唇紧贴上她,将她压倒在柔软青草间,粗暴而急切的啃吻着她柔软的唇瓣,这么久压在心里的yù望,被她发的视频给彻底撩起,赤luǒluǒ摆了出来。

 

“大哥……你别这样……”张小姇轻推了几下,反而使他抱得更紧,心里的话一说出来,就再也收不回去,周超干脆破罐子破摔,捧着她小脸,粗重的呼吸喷在她嘴唇边,“小姇,我,我要像小弟那样干你……跟我好吧……”

 

他说着,又低头堵上她的唇,这一次不容她再拒绝,密密的啃噬着她的嫩唇,手掌则干脆的拉开她碎烂的裙子。

 

“小姇,我喜欢你,喜欢死你了!”她没有再挣扎,让他欣喜若狂,猛亲着她的唇,舌头钻进她嘴里,苦涩的烟味在她嘴里弥漫,他的大掌抓住红色内衣,狠狠一使力就撕扯掉。

 

“超哥……你你也要欺负人家么?还说些话来哄骗我……”张小姇红着脸,心里有些激动有些期待,这是要野地play了么?

 

“哥怎么会骗你……”周超说着,撕烂她的内裤,一边急切的脱掉短裤,黑色内裤里面撑起高高的一个帐篷,看得她一阵口干舌燥。

 

“你看,它最诚实了……”扯下内裤后,那根ròu棒弹了出来,看得她小嘴微张。

 

周超的东西比起周贵还要粗些,看着就像根棒槌,颜色深黑,狰狞的昂扬着。

 

周超将她双腿压开,急切的将guī tóu抵在她紧闭的花苞口,火热的guī tóu一贴上,就让她兴奋起来,周超更感觉到那小穴似在呼吸一般,正一收一缩。

 

对准后他就猛然一挺,硕大的ròu棒骤然顶开狭小入口,带来一阵涩疼,棒子生生刮过娇嫩内壁,叫她一阵颤栗,再加上背后青草磨得痒痒的,她忍不住扭动着腰肢。

 

她一阵扭动,让他的ròu棒用力被绞了下,带来的强烈感觉让他爽到快要断魂,周超深吸口气,稍抬高她的屁股,那粗黑硕大的棒子就毫不留情的抽送起来。

 

周超抽chā了十几下,只觉那花径里又紧又热,里头yín水浸润得又湿又滑,他凭着男xìng的本能,使着棒子在里间一通探索,抽chā顶弄几番后,发觉guī tóu干到某处时,她就会接连的发出高亢呻吟声,那叫声与片子里的一样,甚至更好听……

 

知道那是她的敏感地方,他便用着棒子只管着往那花心处顶,压积了四十年的yù望一bào发出来,叫她也承受不住。

 

“超,超哥……嗯嗯……别别这么用力啊……啊啊……嗯嗯……超哥……啊啊……我我我要死了……”她痛苦又难受的叫着,他那根大棒子捅进来,根本没什么温柔,像只发情的公牛,烙铁般的ròu棒无情的在她娇嫩身体里贯穿,火热guī tóu不住的研磨着花心,顶得她只觉又酸又麻,好不难受……

 

“小姇,你叫得好好听……”听着她这般叫声,他哪里能停,反而更卖力,将她双腿折到了胸口,粗大狠狠挺进,不断撞击着里面的软ròu,强烈的刺激快感下,涨涨的膀胱几乎就快要忍不住,她紧咬着牙关,十指在他背上抓出血痕来。

 

“小姇舒服么……舒服么?”周超一边肏,一边问,将她屁股抬高了些,粗黑的jī bā噗叽噗叽的捅进去又拔出来,摩擦得穴里麻麻烫烫的,他在抽送之中,快感之下,全身紧绷的肌ròu也不住颤栗,两颗沉甸甸的双球拍打着她的腿根,将肌肤磨得粉红一片。

 

张小姇被干得yù仙yù死,身体被撞击得不住在青草上摩擦,背上痒得难受,而他凶猛的抽chā,捅得里面酸涨涨的,“舒……舒服啊……啊啊……呜呜……慢慢点啊……啊我我我不行了……出出来了……”

 

她只觉一阵热浪从小腹冲上全身,在他喷shè精液拔出ròu棒的瞬间,紧崩的小腹再收不住,一下失禁,尿道里喷shè出一股淡黄尿液,子宫里亦是喷涌出大量yín淋……

 

她颤栗着,却也舒了口气,然后就是羞耻得红了脸,周超看着那被淋湿的青草有些呆住,不得不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张小姇双腿紧紧夹住他的腰不放,娇嗔的轻捶他的胸,“都怪你,害人家失禁了……”

 

周超被她小手捶得心里有点甜,一手托在她屁股上,低头亲住她的嘴儿,用力吸吮了几下,“我抱你回去……”

 

山上人烟少,就是这么光着身子走在路上,也没人注意。

 

周超倒没怎么觉得,张小姇羞耻得只能将脸埋在他怀里。

 

周超用着自己的短裤,勉强遮住她的臀部,疾步的往家赶去,进了院子里后,发现并没有人,抱她上楼进了屋,就立刻再次将她扑倒在床。

 

>>>>本文《一枝独秀》全文在线阅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