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888886633x3X6

往膀胱里灌牛奶/吃了空孕催乳的真实效果

原标题:


上身穿着一件V领T恤,露出了精致锁骨和大半雪白的圆球,下身穿着包臀裙,腿上穿着黑丝袜。高跟鞋几乎有七厘米,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浪劲。

老张只看一眼就知道她不是学校里的,学校有规定,女老师的裙子不能那么短。

 

“哎,老伯,能不能跟你打听个事”

 

那女人来到吧台前随手把墨镜挂在胸前,从包里抽出两百块拍在了吧台上。

 

老张瞅瞅那女人的脸,又瞅瞅吧台上的钞票,不动手色的把钱攥到手里问道:

 

“你想问啥事,说吧。”

 

“你们这是不是有个叫刘亮的在这当校长?”

 

女人问道。

 

老张楞了一下,回答道:

 

“对,我们这的校长是叫刘亮,你是谁啊,找他有啥事。”

 

女人没回答继续问道:

 

“那你们这是不是还有个叫李娇的女老师?”

 

老张听出味道来了,深深看了那女人一眼,呵呵笑道:

 

“对呀,是有这么一个女老师,不是,你谁啊,你打听这么多做什么,刘亮可是我校长,我可得罪不起。”

 

女人气呼呼的说道:

 

“屁,他是校长又怎么了,我还是他老婆呢,没我爹的关系,他能当这校长吗?”

 

老张眼睛一亮,赶紧说道:“原来是校长夫人来了,快请里边做,口渴不,我给你拿杯饮料。”

 

那女人坐在了老张端来的凳子上,很没形象的把两条长腿搭在对面的凳子上一边锤着自己的腿一边说道:

 

“你给我拿杯绿茶吧,这天可真热的不行了。”

 

她这裙子本来就短,这么一坐,直接缩上去了,黑色内|内若隐若现。

 

那女人似乎感受到了老张的目光,抬头看了老张一眼,老张赶紧把头转向了别的地方。

 

再转过头的时候那女人已经架起了二郎腿把关键部位挡住了。

 

老张坐在那女人身边有一丢没一丢的聊了起来,通过聊天才知道,这个女人叫王梅,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说是刘亮和李娇有一腿,这次就是过来调查的。

 

老张心里一动立即毛遂自荐说自己能帮这个忙。

 

王梅撇撇嘴:

 

“你一卖水果老头,你能帮啥忙?”

 

老张说:

 

“我不但卖水果,还给学校打扫卫生呢,学校里真有啥事肯定瞒不过我的眼睛。”

 

王梅说:

 

“成,这事你偷偷调查,最好拿到证据,这里是一万块,算定金,这我名片,有啥事打我上边电话。我这次不扒刘亮一层皮,我就不信王。”

 

王梅留下一沓钱,一张名片走了,老张都没来得及提别的条件。

 

老张数了数那钱,不多不少正好一万。

 

老张的心情又好起来了,这个狗东西刘亮叫你欺负老子,只要我搞到你和李娇的照片往王梅那一送,你小子就死定了。

 

中午老张一直想找机会给高静说自己搞到照片的事情,但是高静老躲着他,没办法趁着高静上厕所的功夫老张溜进女厕所,随手关了门。

 

高静正在洗手台洗手看到老张进来吓坏了连忙说道:“老张,这是女厕所,你跑进来干嘛,赶紧出去。”

 

老张说道:“你别紧张我进来就是告诉你我已经拿到照片了。”

 

高静惊喜道:“真的?”

 

老张从兜里掏出几张照片,高静拿在手里看了看,赶紧塞到自己的包里面红耳赤的说道:

 

“老张真是多谢你了,对了你把刘亮手机里的照片删除了没。”

 

老张摇摇头:“没有,我哪里有机会接触刘亮的手机。”

 

高静黯然失色:“那可怎么办啊,哎呀老张你办事怎么没办彻底啊。”

 

老张微笑道:“你别担心,我有办法能把刘亮手机里的照片也删了,不过我们的条件得改一改。”

 

高静怒道:“又要改条件,你到底想怎么样?”

 

老张微笑道:“你跟我睡一次,要不然我把剩下的照片发给你老公。”

 

高静大惊失色连忙说道:“别,老张你别这样,你叫我好好想想。”

 

老张说道:“你可以慢慢想,不过你现在可得给我一点福利。”

 

高静惊慌的往后退了一步:“你想做什么?”

 

老张贪婪的看着她的身体说道:“你把裙子掀起来给我看一看。”

 

“不,不行。”

 

高静紧紧的拉着自己的裙摆。

 

老张拿出手机翻出几张照片一张一张给高静看威胁道:“快点,不听话的话我现在就给你老公发。”

 

高静心里拔凉拔凉的,绝望的闭上眼睛,慢慢的撩起了自己的裙子。

 

心里不停的骂着老张下流,但是身体里却有一种难言的刺激感在游荡,因为紧张,她的腿并拢在一起,颤声说道:

 

“好了吗?”

 

老张啪的在她的翘臀上拍了一下,说道:

 

“别害怕,就是叫你再舒服一会。来把腿分开。”

 

“不,你不要这么过分。”

 

高静迅速放下了裙子,冷着脸说道。

 

“高老师你这又是何必呢,你知道你现在没有反抗的余地的。”

 

老张说着又晃了晃手里的手机。

 

高静从来没像现在这么无助过,她舍不得自己的家庭和事业但也不想被老张这样玩弄,一时间心中无比纠结,迟迟做不出选择。

 

这时,老张催促道:“高老师,你快点说话啊,要不待会有人进来了,还以为咱们两个怎么着呢?再说我又不是没摸过你,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高静一颤,身子软软的靠在洗手池上,把裙子轻轻撩起来一点,两条腿打开了一条两指宽的缝隙,红着脸说道:“你快点。”

 

老张邪恶一笑,右手手掌顺着缝隙伸了进去。

 

唔!

 

一道电流在高静的身体里流过,高静忍不住发出闷哼,下巴微微抬起...

 

看着高静那红扑扑的面庞和无助的表情,老张得意极了,看来用不了多久自己就真的可以得偿所愿了。

 

就在两个人玩的忘乎所以的时候,叮铃铃,下课铃响了。

 

高静睁开了眼睛,喘着气说道:

 

“行了。”

 

老张意犹未尽的收回了自己的手,替高静把裙子放下来,笑着道了个歉:

 

“高老师,不好意思啊,一时没忍住。记住想要照片明天早上到我店里来”

 

“哼!”

 

高静冷哼一声,红着脸跑出了厕所,差点和刚要进来的李娇撞在一起。

 

李娇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推开门看到老张在厕所里顿时大惊失色。

老张看高静走了,李娇又来了,顿时兴奋的不行,他轻轻的关了厕所门,笑着打了个招呼;

 

“李老师这么巧啊?”

 

李娇有些慌张的问道:“老张,你,你怎么在女厕所。”

 

老张呵呵笑道:“我是来打扫卫生的啊。”

 

李娇红着脸说道:“你快点出去,我要用厕所。”

 

老张低头看到李娇两只丝袜包裹的退夹在一起身子扭来扭去的,知道她是真的急,就笑着在她翘臀上拍了一把,嘴里说道:

 

“那你先用吧。”

 

“啊!”

 

李娇惊呼一声,回过头狠狠瞪了老张一眼。

 

老张回到了自己的店里,觉得自己真是时来运转了,这几天简直太开心了。

 

没过多久,刘亮就怒气冲冲的来了,那脸黑的跟锅底一样。

 

老张问他啥事,刘亮说李娇来校长办公室把你告了,告你耍流氓进女厕所。

 

老张这个气啊,没想到李娇真的敢去告自己,不怕自己把她和刘亮的丑事抖出去吗?

 

对于这事老张自然不能认了,梗着脖子说道:“刘校长,你说这话要有证据,不能听李娇一面之词,我老张这么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能做那么没脸没皮的事。”

 

刘亮说道:“你老张以前干啥的我不知道?要不是看你可怜我都不叫你在这开水果店,现在你倒好,居然对学校的女老师耍流氓,你要再这样,就赶紧把店门关了,该干嘛干嘛去。”

 

这戳了老张的疼处,老张气的跳脚,嗷嗷直叫:

 

“刘亮,你当个破校长你牛逼啥,我以前是在社会瞎混过,但我现在已经洗心革面了,你把话说清楚,谁耍流氓了,你去把李老师叫过来,咱们三个当面对质。”

 

看到老张那激动的模样,刘亮也有点害怕,怕老张对他动粗,就站到了店外边对老张说:

 

“你跟我叫啥,我是校长,我还管不了你是不是,我跟你说话,那都是抬举你了,你等着,有你好果子吃的。”

 

刘亮说完就气呼呼的走了。

 

老张气的直接把桌子上的紫砂茶壶摔碎在了地上,心里只骂刘亮和李娇。

 

这时,两个学校的保安来了,说是校长说老张这的水果不干净,怕学生吃了出问题叫老张把门关了整顿两天,老张气的差点和这两个人打架,好说歹说把这两个人赶跑了,保安却在他店门口竖了个牌子,上边写着——经学校决议,此店存在卫生问题,暂时歇业三天。

 

这就是断人生路了,老张气呼呼的跑去找刘亮算账,刘亮却不在办公室跑去开会了叫老张一肚子火没处发。

 

老张气的要死,回自己店里却发现门被锁了,还换了新锁。

 

老张骂骂咧咧拿石头砸了玻璃,从窗户爬进去,坐在自己的店里想着怎么报复刘亮,突然他想到了刘亮的老婆。

 

老张从柜台下边取出刘亮老婆的名片,想了想老张的心里有了一个注意。

 

他出了学校,在大街上转了一圈,找到了一个保健品商店,在老板的介绍下买了一瓶乖乖水。

 

据说效果非常好,只需要一两滴就能叫女人神智迷乱,乖乖听话,男人叫干啥就干啥,还有助兴的作用,玩起来倍加刺激。

 

买了药,老张就给刘亮的老婆王梅打了一个电话,说是刘亮和李娇的事情有眉目了,要面谈。

 

老张说了地址,不一会王梅就开车过来了,身上穿着一身黑色的职业装。

 

黑色外套里是件白色的衬衣,衬衣最上边的两个纽扣松开着,刚好可以看到“V”字型的沟沟,两座山峰浑圆挺立。

 

下边穿着齐膝短裙,腿上穿着肉色丝袜,比上次见面的时候穿的正经了许多,更多了几分端庄典雅。

 

老张知道她是在一个公司里做经理的所以穿成这样,他摸了摸自己裤兜里的小药瓶,心砰砰狂跳起来。

 

白领丽人啊,他还从来没接触过呢。

 

王梅见老张叫自己过来也不说话,只是盯着自己的腿看,厌恶的皱皱眉说道:

 

“老张,你到底有啥发现,快点说,我公司还有事呢。”

 

老张呵呵笑道:

 

“王小姐,你别急啊,为了给你汇报这个情况,我连饭都没吃就赶过来了,要不你请我吃顿饭吧,咱们边吃边聊。”

 

王梅以为老张就是那种爱占小便宜的老头也没多想就带着他去了一个小饭店,给点了两个菜,说道:

 

“你吃吧,我现在不饿,吃饱了就赶紧说。”

 

“谢谢王小姐。”

 

老张说着给王梅倒了一杯茶水,偷偷朝王梅的大胸脯看了一眼。

 

王梅这人本来生活作风就不好,老张接二连三的偷看倒是引起了她的兴趣,她故意趴在桌子上假装玩手机,胸前的山峰居然把第三颗纽扣都崩开了,直接露出了黑色的文|胸和一大半的雪|峰。

 

老张一边吃菜一边偷看,不时的吞着口水,心想,这个女人真是马蚤的不行。

 

王梅也有点得意,觉得自己的魅力居然连老头都能吸引,现在这样被人偷看,叫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

 

她给自己的助理发了个信息,说是自己下午不回去上班了,叫助理给她把办公室锁了,她决定好好逗逗这个铯老头。

 

“老张啊,你今年多大了啊?”

 

王梅问道。

 

“五十三了。”

 

老张楞了一下,如实说道。

 

“哦,那你家小孩今年应该有二十多了吧。”

 

王梅收起了手机笑嘻嘻的问道。

 

老张不明白王梅干嘛打听自己家里事,但想着对付刘亮还得靠这个女人就说道:

 

“别提了,我老婆死的早,我也没小孩,现在是孤寡老人。”

 

“也怪可怜的,对了,老张,你喝酒不,我给你叫瓶啤酒吧。”

 

王梅突然问道,有些懒散的翘起二郎腿,似笑非笑的看着老张。

 

老张撇了一眼她那丝袜包裹着的滚圆大腿,暗自吞口口水,说道:

 

“行吧,多谢王小姐了。”

 

“老板,给这边拿瓶啤酒。”

 

王梅转头叫到,老张趁她不注意,拿出小药瓶迅速给她的茶杯里滴了两滴。

 

王梅没发现丝毫异常和老张聊起了刘亮的事情,听老张说只是简单的试探了一下,还没拿到什么证据,王梅有点失望,气呼呼的对老张说:

 

“这种事你以后电话上跟我说就行了,我还以为你拍到照片了呢,早知道我就不过来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