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888886633x3X6

在瑜伽球上干起来了/男生接吻时手为什么会乱动

原标题:


那我可真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傻子了。

 

“妈,你不明白!”

 

我的情绪把控不住了,对于岳母那没心没肺的话,我有点儿生气,如果不是我爱她,一定会

 

跟她翻脸。

 

“好了好了,妈明白,我会帮你留意的,娟儿不是那样的人,她肯定不会偷男人!”

 

岳母照顾我的心情,没有继续说下去,可我心里明白,爱是自私的,就像她现在也爱我,倒是希望我和娟儿早点断了感情,和她天天在一起。

 

和岳母缠绵了一会儿,我怕被老婆发现,也没有和岳母继续暧昧下去,就回屋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老婆已经做好了饭,豆浆油条,煎蛋面包,倒是色香味俱全,可我吃的心里不是滋味,昨晚她兜里的那盒套子,成了我的心结。

 

“大懒虫,你快起来啊!”

 

老婆抓着我的耳朵,把我拽了起来,依然那么自然,那么暧昧,我甚至觉得是我误会她了。

 

“老婆,你真好!”

 

昨晚我把那个套子放在兜里了,我现在就紧紧地撰着兜,我想原谅她,毕竟当初我们也是好不容易走在一起的。

 

“你现在知道人家好了?我告诉你,我长时间不在家,你可别背着我偷腥,让我知道你不老实,你看我不废了你!”说着,老婆抓住我的话儿,使劲儿的扭了几下。

 

“疼……疼,别这样,娟儿,它可是你的大宝贝,把她玩坏了,你以后可就守活寡了。”

 

我们依然这么暧昧,说起话来也骚的一批。

 

我决定,我要调查,我一定要知道这个套子是哪来的。

 

“娟儿,你这次去哪出差了,还顺利吗?”

 

老婆倒是没什么怪异之处,甚至还很热情的介绍。

 

“这次去浙杭见了苏总,签了笔大单子,哎,忙死了,幸好这次出差过后,也就不用再忙活了。”

 

坐在餐桌前,老婆伸了个懒腰,眼神有些迷离,很明显,这是暗示我呢!

 

这段时间她在家,那就是想跟我好好快活一番。

 

“老公,你怎么不开心啊?”

 

见我没反应,老婆一脸狐疑的看着我,有点失望。

 

“啊!”

 

“我没有啊,我很开心啊,你不忙就好!”

 

我还是没多少性奋,一来,老婆在家,我和岳母偷情也不方便,毕竟纸里包不住火,我不敢

 

和岳母有过多的小动作,不然的话,一准被她发现了。

 

二来,我怀疑老婆出轨,昨晚的避孕套一直是我的心结,我很不舒服。

 

“哼,看我这几天怎么折磨你!”

 

老婆给自己找台阶下,放着狠话,每次不是被我干的哇哇乱叫,现在倒是说起来他折磨我

 

了,真是太可笑了。

 

和岳母老婆告了别之后,我也去上班了。

 

我工作的地方是武华堂,主要传授中华武术,强身健体,当年老婆就是报了我的培训班,所以才被我勾搭上手的,不是我吹牛逼,我不仅床上功夫一流,手上功夫更是一流,打个十个八个不是问题。

 

之所以放不下老婆,是因为我们的感情很深,我们也是经过重重磨难才在一起的。

 

我爱她,但是当时,老婆事业心很强,一心放在工作上,本不打算对我动心。

 

经过一次英雄救美,我受了点伤,老婆感动了,才跟我在一起的。

 

现在她很有可能背着我偷人,我能不伤心吗?

 

武华堂,位处于市中心,说白了就像是早间年的武馆,一些有钱人,或者是被害妄想症的人,他们总会来报我的培训班,在她们面前,我就是他们的神。

 

“华哥,你来了?”

 

一个声音很嗲的小女生走到了我面前,还给我送了个小卡片。

 

“丽丽,怎么了?”

 

我正疑惑,只见丽丽推开了我,还娇羞的说道:“自己看吧,我……我先去忙了。”

 

卡片上画着一个大红心,背面却写着字:

 

“华哥,人家喜欢你,但又不敢说,如果晚上有时间的话,能陪我说说话吗?”

 

看到这些,我有些愣住了,唐丽丽是我的助理,平时就对我客客气气的,说话也细声细语,

 

每次我都忍不住挑逗她一番,但这是男人的天性,不代表我喜欢她啊!

 

想不到唐丽丽竟然暗恋我,可我是有妇之夫,我不能跟她扯这个王八蛋啊!

 

一上午的时间,我都在浑浑噩噩中度过。

 

直到中午,唐丽丽突然从外面进来,还低声道:“华哥,你老婆来给你送饭了。”

 

我老婆?

 

在我印象里,陈娟自从和我结婚后,好像再就没来过武馆啊!

 

“是吗?”

 

老婆给我送饭,我很高兴,至少他没有精神出轨,还给我送饭,我很开心。

 

可是,当我出去之后,猛地看见了那身影,不是靓丽,而是成熟妩媚,她穿着一身的红色裙子,显得胸部很挺,很翘,配合她的身姿,屁股非常挺,这就是标准的前凸后翘。

 

她的长相很标致,妆画的不是很浓,但是红唇却显得格外明显。

 

不是老婆,而是,岳母!她怎么来了?

 

“华子,我担心你吃外卖不舒服,所以就给你送饭了!”

 

我急忙迎了上去,低声道:“妈……你怎么来了?这是武馆,我……”

 

岳母像没听见一样,还高声道:“华子,我好不容易来一趟,你不带我去你的办公室坐坐啊?”

 

“好好!”

 

我怂了,我怕她对我动手动脚,事儿传出去不太好说。

 

我把她迎进了办公室,可是门关上的那一刻,岳母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她猛地扑向我,把我压在了沙发上,别说,还挺重,正常来说,我力气不小,举起她都不是事。

 

但是现在,我很享受这种肉感,尤其是岳母的酥胸,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华子,我想死你了,正好,现在娟儿不在,我们昨晚没做成,现在人家都痒死了,你快帮我止痒吧!”

 

我有些性奋,她说的对,陈娟不可能到武馆来,这又是我的独立办公室,不如,我现在就趁机要了她?

 

我的轻轻地解开了她后背的拉链,两团又白有大的大白兔就像活了一般,从里面活跃的跳了出来,这是我第一次觉得白兔真可爱,它跳动起来真美。

 

“饿了吧?”

 

岳母把胸脯堵在了我的嘴上,我当然不客气,开始忘情地“啃”了起来。

 

真肉,真软,真美味。

 

可就在这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

 

“华哥,我……”

 

眼前的一幕,让我们三人都很尴尬,尤其是我,冷汗已经流了出来。

 

“丽丽,你听我说,我……”

 

我话还没说完,就见唐丽丽已经关上门出去了。

 

这下可尴尬了,如果她出去胡说八道,那就糟了。

 

只见岳母一脸的幽怨,知道今天可能是玩儿不成了,她穿上衣服,系上了拉链。

 

“华子,你慢慢吃,妈就不打扰了。”

 

岳母肯定也怕了,如果让外人知道我们俩偷情,那事情传出去,我和老婆要离婚,岳父也一定会把她逐出家门,我们刚刚是被性爱冲昏了头脑,现在才是理智的。

 

眼看着岳母走了,我也开始心慌起来。

 

本来打算把唐丽丽的卡片视而不见,可是现在倒好,今晚我一定要跟她见一面了。

 

这小妞要是把事情说出去,我以后一定会被千夫所指,万人唾弃,就连岳母也会晚年不得而终,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大不了,我牺牲色相,和唐丽丽发生点儿什么,堵住她的嘴。

 

反正她长的也不赖,身材还好,还略显清纯。

 

不知不觉,我发现我对唐丽丽感兴趣了。

 

下午,我早早下班,并且约了唐丽丽在迪慢酒吧见面。

 

那酒吧距离武馆不远,我们俩也方便暧昧,毕竟那是纸醉金迷的地方,也没人会怀疑什么。

 

很快,我到了酒吧,在一个卡位坐下了。

 

唐丽丽本来就暗恋我,现在被我一约,马上就屁颠屁颠的来了,通过岳母这件事,我渐渐的明白了,女人都是寂寞的,我相信唐丽丽不光是爱上了我功夫好,她更想体验的,是我的床上功夫。

 

“华哥,你这么早就来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唐丽丽很开心,而且就在我身边坐下了,她很羞涩,脸色绯红一片。

 

“是啊,和你这样的小美人儿见面,我能不急嘛!”

 

我再一次的挑逗了她,她的脸更红了,平时在办公室挑逗挑逗也就算了,现在可是酒吧,这种纸醉金迷的地方,最容易意乱情迷,加上我说点儿骚话,唐丽丽很快就心神荡漾了。

 

她笑眯眯的说道:“华哥,你找我是不是有事啊?”

 

她应该已经猜出来了,是今中午的事。

 

“是啊,丽丽,有个事,我想跟你说一下,今中午……”

 

我话还没说完,只见唐丽丽脸色一变,低声说道:“华哥,我都知道了,那女人不是你老婆,她……她是你丈母娘啊,你怎么能和她干这事?”

 

“丽丽,你知道到的,男人嘛,有时候总是抵不住诱惑,这件事,影响了我的生活,你要是说出去,恐怕我这辈子都没脸活下去了。”我开始玩起了苦肉计,既然她暗恋我,那我就博取她的同情。

 

唐丽丽看我这么慌,急忙解释道:“华哥,我……我就当没看见吧!”

 

“那就好,丽丽,真是谢谢你了。”

 

被她戳穿了这等丑事,我心里当然慌,但是她答应我不说了,我又有点放心了。

 

我们很规矩,而且相敬如宾,但是这时,丽丽却说道:“华哥,这事我不说出去也行,但是你得帮我一件事!”

 

“啊?”

 

我愣住了,原来她这么痛快的答应我,是有条件的。‘

 

“丽丽,你说,华哥尽力帮你!”

 

看来,唐丽丽不简单,她竟然想用这件事威胁我。

 

“华哥,我想让你答应我两个条件,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我!”

 

唐丽丽笑了笑,脸上少了几分稚色,倒是多了几分阴险。

 

“你说!”

 

事到如今,我不答应也不行了啊!

 

“华哥,我在你手底下干了一年多了,工资却一直没提上来,你说……”

 

“丽丽,你放心,明天就给你涨工资,暂定两千!”

 

我拍着胸脯,打着保票,她不过是我的助理,平时闲来无事就喝喝茶,和同事们八卦,比我都清闲,现在还要求涨工资,一般情况下,我真考虑把她开了,但是她现在捏着我的把柄,我

 

忍,我必须忍下去。

 

“还有个事,华哥,我……”

 

唐丽丽还没说完话,只见一个服务生走了过来,还指着我喊道:“卧槽,华哥,好久不见

 

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