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888886633x3X6

和男友做一天不拔出来/宝贝,这么湿,想要吗

原标题:


很多人看到报纸上重金求子的消息,都会不屑一顾,感觉那是骗子,可是我怎么都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拨打重金求子的电话……

 

我叫王峰,是北方贫瘠小县的一个农村娃,父母在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我,我能够长这么大,全是靠我家邻居王叔王婶的拉扯。

 

但是很不幸,王叔前几天不小心从炕上摔断了腿,需要一大笔费用治疗。

所以我为了王叔的治疗费,一整天都在街头晃悠,我想要铤而走险,干一些疯狂的事情,因为只有那些疯狂的事情,才能够让我在极短的时间里凑到十来万!

 

偶然间,我在一张废弃报纸上看到了一条消息:

 

“重金求子,非诚勿扰,本广告有律师事务所代理,陈女士因……”

 

此时我真的是走投无路,陷入绝境了,我看报纸的日期是今天的,又有什么律师,工商号,公证号之类的,尤其是签订合同,即可获得二十万定金!

 

我心动了,脑子一热,直接顺着上面的联系电话,打了过去。

 

按照她电话里说的地址,我见到了那个女人,只不过不是陈女士而叫做苏萌。

 

她长得非常漂亮,是我最喜欢的那种风韵女人,身材丰满高挑,肌肤白嫩如雪,身穿一身漂亮的针织包..臀裙,整个人看起来别提有多美了。

 

只不过她有些高冷,美眸中泛有一丝高傲,仿佛有些瞧不起我,但是我很庆幸,自己没有遇到骗子,因为我经过苏萌的面试后,她带我去了市医院进行检查,抽血,验精,各种费用都是她出的钱。

 

我暗中忍不住有一种小窃喜,因为苏萌太极品了,面试的时候,她夸我长得挺端正。

 

这一点是我最引以为傲的,因为当初王叔王婶我小的时候,就觉得我是一个俊男胚子,觉得我不像是一般人,所以他们才抚养了我。

 

等体检报告出来之后,苏萌这才对我点了点头,带我回了月亮湾别墅,要和我签合同。

 

我看到车开进月亮湾别墅,心中更是别提有多高兴了。

 

看来对方真不是骗子,真就是一个有钱的美女,因为月亮湾别墅那可是我们京州比较出众的高端别墅区,寻常人都进不来的那种。

 

别墅内,我又见到了另外一个极品美女,她叫做高珊珊,是苏萌丈夫的远房表妹,长得很标致,也很有气质,她手里拿着一份合同道:

 

“这份合同你看一下,如果没有疑议的话,就签上你的名。”

 

我连忙接了过来,担心这上面有什么漏洞,所以看得很仔细。

 

但是我多想了,因为这份合同很简单,上面主要规划了三条:

 

首先,重金求子的这个事情,必须严格保密,决不允许被他人知晓,而且在此期间,我必须二十四小时呆在别墅里面。

 

其次,我只有等到苏萌受孕成功之后,才可领取报酬,并且离去,依旧要保守秘密。

 

最后,我必须要遵守以上两条消息,如有违反,三倍赔偿!

 

也就是说,如果我没有遵守上面的两条消息,我要赔偿八十万给她。

 

看到这里,我试探道:

 

“我记得你们上面说,签订合同,就给我二十万定金?”

 

说实在的,我心里还是有点怀疑,我此时有些不敢置信,真的有这种好事。

 

高珊珊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嗤笑了我一下道:

 

“对,只要你签了合同,二十万定金,这就给你打过去。”

 

“好,那你们别骗我哈。”

 

事到如今,我也不能在犹豫,毕竟王叔那边还等着救命的钱呐!

 

我在签合同手的时候,也不知怎么了,莫名的发抖,就仿佛是用尽了力气似得。

 

看到这一幕,高珊珊望着我的目光中,更是泛起了一股浓浓的不屑。

 

但万幸的是,他们没有骗我,直接给我转账了二十万,紧接着就吩咐我,说让我把工作之类的辞了,以后要在别墅里生活。

 

我看到那二十万进到我卡里的时候,整个人的魂都快丢了,稀里糊涂的点头答应,然后在高珊珊的陪同下,去附近一家银行连忙把钱转给了王叔的账户上。

 

随后,我又回公司辞了职,这才跟着高珊珊回了月亮湖别墅。

 

当我们回月亮湖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富丽堂皇的别墅院内,多了一个膀大腰圆的黑西装保镖,从我进来之后,就冷眼直勾勾的盯着我,让我浑身不自在。

 

而且等我进大厅的那一刻,发现苏萌此时正温顺的如同一只小猫咪似得,坐在一个男人的旁边,那个男人叫白云飞,正是她那无法生育的老公。

 

白云飞长得非常帅气,一身奢侈品牌服装,眉宇之间很是高傲,看我的时候,鼻子里似乎发出一道极为不屑的嗤哼声。

 

只不过,他的身材有些消瘦,甚至脸上有一种不正常的惨白,看到他我脑中钻出来一句广告词来:“仿佛身体被掏空。”

 

当晚,我就在这别墅内住了下来。

 

说实话,我这个人总喜欢胡思乱想,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满脑子全都是重金求子这个事情,想着想着,我心中就有一丝旖旎。

 

我脑中仿佛浮现了自己和苏萌滚床单的画面,但是缓缓的,我却听到耳旁传来一种充满浓郁诱惑的声音,那声音仅仅是让人一听,便石更起立。

 

我躺在床上愣住了,挖了挖耳朵,我感觉好像刚才那声音不是自己幻想出来的,而是真实存在的,我连忙趴在墙上仔细去倾听,果然,这声音是苏萌的!

 

我心中十分好奇,忍不住蹑手蹑脚的打开门,小心翼翼的爬到主卧的方向。

 

或许这里是苏萌和白云飞的家,所以她们习惯了睡觉不关门,所以我爬到主卧的时候,刚好就看到了苏萌竟然在白云飞上面,一上一下的起伏着,发出那种强劲的声音!

 

只不过,让我不敢置信的是,白云飞躺在床上,腰间竟然系了一个什么东西,而苏萌正是坐在那个东西上面,一起一伏的叫着。

 

第二章

 

‘我的天呐,原来白云飞不仅是精子质量差,就连那方面都不行?’

 

我看到眼前的这一幕,狂吞口水。

 

要知道,我仅仅是听到这声音都快要承受不了了,但是白云飞却依旧仿佛很淡然的躺在床上,没什么反应,就连那东西都是瘫软在大腿上。

 

我不敢继续看下去了,面红耳赤的回了房间,心中犹如小鹿乱撞,砰砰直跳。

 

我心中忍不住激动万分,我感觉既然白云飞这个家伙不行,那么自己很快就可以和苏萌这个极品女人滚床单了,苏萌的风韵身材,对我来说诱惑力太大了。

 

她那具高挑白嫩的娇躯,仿佛一点赘肉都没有,大腿浑圆,就连小腹都是那么紧实,一看就是常年保养外加健身的那种完美身材。

 

北风吹,秋风凉,你有困难我帮忙,我住隔壁我姓王!

 

‘苏萌既然你老公不行,那你这个忙,我就帮定了!’

 

但是很可惜,接下来的几天,我就像是一条狗一样,被他们圈在屋子里养着,每天不能够随便出去走动,也不能和外界联系,唯一让我感觉到欣慰的就是伙食。

 

我以前吃的伙食特别差,都是十块八块的那种快餐,但是住进别墅后,每天的伙食是非常的硬,全是高蛋白的那种大补食材,比如泥鳅鱼虾,狗肉羊肉之类的。

 

连续几天吃下去,养得我浑身充满了力量,恨不得想要找个女人大战一场似得。

 

转眼,我来到别墅已经一个星期了。

 

今天白云飞似乎要去出差,我隐约听到他们说什么飞机之类的,一瞬间,我就亢奋了!

 

因为我等着一天,已经等得太久了,白云飞不走,苏萌就只能够养着我,但是白云飞走了,苏萌就需要我来帮她造小孩了!

 

偌大的别墅,只有我和苏萌两个人,孤男寡女,男人浑身浴火得不到发泄,女人同样长期没有实质性的发泄,那么肯定要发生点什么。

 

我大着胆子从房间内走了出来,装作去厨房接水,但实际上却在偷偷的看着苏萌。

 

她穿着一条性感至极的白色丝质睡衣,从后面看那犹如蜜桃般的..臀瓣,别提有多火辣了,而且那两条修长白皙的嫩腿,很不得让人扑过去狠狠的揉捏。

 

我仅仅是扫了几眼,下面就石更的不行,直吞口水。

 

而此时,苏萌拿起了手机给高珊珊打了个电话:

 

“珊珊,今天到日子了,你过来吗?哦,那好,我等你。”

 

苏萌嘴里的日子,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词语,我隐约听她们之前说过,女人想要增大怀孕的几率,需要等一个排阮期,而今天,应该就是苏萌的排阮期!

 

想到这里,忍不住笑出了声来,期待着等会的到来。

 

只不过,苏萌似乎是看到了我脸上的笑意,眼中闪过一丝厌恶道:

 

“王峰,你小子在那里霪笑什么?”

 

我被苏萌发现,老脸瞬间就涨红了,头皮隐隐发麻,极为不好意思的低声辩解道:

 

“我没笑……”

 

说实话,我还是一个雏,之前因为穷以及心里自卑,所以一直没有过女人。

 

“还说没笑?行了,赶紧回你的房间里呆着吧!”

 

不知为何,苏萌总是一副瞧不起我的神色,尤其是他知道我是农村人之后,更是极为不屑,时常就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冷艳神色,仿佛是冰山女神一般。

 

但是她面对白云飞的时候,又仿佛是一条最听话粘人的小母狗,白云飞说什么就是什么,她从来都不敢多说,甚至好几个夜晚,我都听到白云飞在打她。

 

每到那个时候,我心里都是愤恨不已:

 

‘女人,你的名字叫善变,在穷人面前是女神,在富人面前是母狗!’

 

但是我将这一切都忍了下来,因为我知道,苏萌花钱找我来是重金求子的,早晚有一天,我都会和她发生关系,到时候……

 

我绝对要用搓揉舔插来狠狠的教训一下这个女人,教训这个又白又嫩的风韵极品美女!

 

差不多半个小时后,我听到高珊珊来了,忍不住满脸兴奋,心跳加速,因为我知道,自己期待已久的巅峰时刻,即将到来!

 

没过一会,高珊珊便来到了我的房间内,她今天穿着一身气质十足的办公室制服,黑色短裙,灰丝袜的那种,极为动人,上下打量着我,淡淡道:

 

“王峰,你准备好了吗?”

 

我强忍住心中的那股兴奋,涨红着脸道:

 

“我一直在准备,你放心吧。”

 

“行。”高珊珊点了点头,随后递过来一个无菌杯,吩咐道:“那你快点吧。”

 

“恩,啊?这……”

 

我愣住了,呆在原地,下意识的接过那个无菌杯,不敢置信道:

 

“什么快点?你给我杯子干什么?”

 

高珊珊踩着高跟鞋,居高临下的望着我,眉宇之间划过一丝不耐烦,抬高声音道:

 

“让你把你的‘豆浆’放进杯子里啊,不然你以为呢?”

 

说道这里,高珊珊的面色古怪了起来,望向我就仿佛是再看一个白痴,不屑道:

 

“你该不会是想要和苏萌亲自受精吧?还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看看你自己的德行!行了,少废话,赶紧去吧。”

 

我的天呐,原来是这样啊,竟然是人工授精!?

 

这一刻,我仿佛从天堂跌掉了地狱,心里莫名的浮现一股难受的感觉。

 

我心中苦涩不已,就仿佛做了一场美梦,却被人叫醒了似得,别提有多不舒服了。

 

在我看来,我一直以为重金求子,就是自己和苏萌一直啪啪啪,滚床单滚到对方怀孕,这才算完成任务,所以这些天我一直美滋滋的。

 

可是现实却给我上了一堂生动的课,高珊珊让我明白,原来女人受孕可以不需要享受中间的环节,可以直接选择最后的结果!

 

我神色复杂的望了一下,最终极为失落的拿起无菌杯,走进了卫生间。

 

接下来的每一天,我在下午五点左右,都要给苏萌提供一杯我的人工豆浆,根据高珊珊的说法,男人在下午五点左右的‘豆浆’质量是最好。

 

而且女人在排阮期的五至七天内,受孕率最大,所以要不停的拿我的豆浆进行灌溉……

 

第三章

 

我感觉自己真的要崩溃了,我以前从来没有自己撸过,因为生活压力一直很大,根本就没有心思去想这个,结果这几天撸了几次,我发现这里面有一种意想不到的快乐。

 

因为我每天吃的都是大补的东西,自带坚硬效果,而且还要面对这两个性感白嫩而又有气质的女人,我发现自己隐隐有点控制不住自己。

 

尤其是在晚上的时候,我发现那种快乐,简直有点让我着迷,但我知道那种感觉是虚幻的,如果我这样下去,我很有可能会和白云飞一样,身体被掏空。

 

所以,每一次撸过,我感觉自己都快要成圣人了,想要下定决心去戒掉,因为感觉那种事情也就是那样,没啥太大乐趣,可是,第二天早起我还是想要那啥……

 

而且我觉得自己越来越自卑了,尤其是每天苏萌和高珊珊这两个人看我的眼神,都是充满了浓浓的鄙夷,甚至还说我是好吃懒惰的家伙,道德败坏的那种下贱人。

 

面对她们的话语,我无从反驳,甚至心神憔悴,幸好一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我也不敢在撸下去了,生怕自己出什么问题。

 

但是每天吃的东西又是大补,所以整天就闷头在房间里做健身,想要将自己的所有精力,放在健身上面,每天练完之后,都是疲惫不堪,自然也就没有了那种欲望。

 

这天一早,我刚起来吃饭,就见苏萌那张俏脸,布满荫沉的和高珊珊说她来事了。

 

女人来了事,那就说明没有怀上,我心中复杂不已,生怕这两个女人把心中的不悦发泄在我的头上,所以匆匆吃了饭,就回了房间继续训练。

 

夜晚。

 

白云飞那病秧子回来了,他似乎在房间里打了苏萌一顿,这病样子身体不好,脾气倒是挺大的,我仅仅是听到声音,就知道苏萌这个白嫩女神,绝对被白云飞给蹂躏了。

 

白云飞打完苏萌之后,也没留在这里过夜,便留了下一句什么加大分量的话,便走了。

 

我躲在隔壁瑟瑟发抖,尤其是听到加大分量的这句话,更是让我心中苦不堪言,我知道白云飞的意思,就是让苏萌多灌溉一下我的豆浆。

 

可是,我真的不想在撸下去了,我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更重要的是,我十分担心自己会和白云飞一样,成为一个有枪不能开的病秧子。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着,白云飞自从那晚走后,差不多小半个月没来了,这天晚上我训练过后饭也没吃,便疲惫不堪的入睡了。

 

结果半夜,我被饿醒了。

 

我打开门想要去厨房找点什么东西吃,但是隐约的耳旁却又传来一道压抑的娇喘。

 

‘什么情况?幻觉?’

 

我挖了挖耳朵,要知道白云飞今天也没回来……

 

难不成?!

 

我脑中灵光一闪,狠狠的吞了吞口水,我心想难不成白云飞长时间没回来,苏萌克制不住心中的那股欲望,所以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玩黄瓜?

 

想到这里,我体内不由自主的火热的起来,今晚我训练的是大腿,每次深蹲之后,我晚上就容易梦到苏萌和高珊珊,在梦里做那种羞羞的事情。

 

所以此时,

 

我听到苏萌房间内的声音,心中生气了一个大胆的插……想法!

 

我吞了吞口水,偷偷摸摸的朝着苏萌的房间走去,心中在想:

 

‘要不然自己今晚趁着苏萌欲火高涨,来一个真正的深入交流?’

 

万事开头难,只要自己能够和苏萌开开心心的打上一炮,那以后岂不是可以,嘿嘿嘿!

 

然而,就在我透过门缝看到房间里面的情景之时,却让我瞬间瞳孔猛缩,极为惊骇!

 

因为,在房间内的大床上,竟然有两具白花花的白嫩娇躯,正躺在床上纠缠在一起!

 

这两个人居然是苏萌和高珊珊这两个高挑白嫩,和气质出众的女人!

 

‘我的天呐,这两个极品美女,竟然在磨豆腐?’

 

我真的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甚至心中想了很多,我还为白云飞感觉到悲哀!

 

要知道,作为一个男人,家里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大老婆,肯定要天天的耕种,而且外加一个气质美艳的表妹,男人都会有些小心动。

 

可是白云飞却放着这两个极品美女,有枪不能开,这究竟是多么的悲哀啊?!

 

此时高珊珊的那张俏脸上,一片酡红,眼神有些迷糊的可爱道:

 

“好舒服,真的好舒服啊嫂子~”

 

“表妹,贴近一点更舒服,再往里面一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