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888886633x3X6

粗长 强行 哭 撕裂 疼、惩罚 不许流出来强拧花蒂

原标题:


急忙装出了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谁?是谁?”

“差点忘了,你是个瞎子。”她舒了一口气,当下也不在遮遮掩掩了,大大方方的赤裸着身子任我欣赏。
 
离得近了我才发现这女人还真是有资本,那浑圆的大馒头可真够挺拔的,中间那道深邃的乳沟简直能让人窒息而死。
 
我表面上一派茫然的样子,伸出手来往前方探了探,“谁?谁在哪里?”
 
那浑圆的触感好极了,入手处就如同果冻一般,Q弹极了。
 
“你这瞎子乱摸什么呢?”她娇嗔了一声,把我的手给拍了下来,很是不屑的冷哼道。
 
突然之间她的视线凝固到了我庞大的巨物上,原本不屑的脸色霎时间就变了,眼睛直直的盯着我的宝贝,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
 
她一副馋的厉害的样子,手一把就伸了过去,隔着裤裆摸了一把。
 
“好大的宝贝。”她声音惊讶极了,看向我的眼神也就越发炽热了起来。
 
我故作不解,“是香珍嫂嫂在哪儿嘛?你在说什么呢?”
 
“小虎,是我,我是你香珍嫂子。”她娇笑了一声,然后就握住了我的胳膊,那浑圆的饱满紧接着贴到了我的身上。
 
“香珍嫂子,我迷路了,你能把我带下山去吗?”
 
“这…”吴香珍眼睛转了转,突然之间哎呦的叫唤了一声,一副极为难受的样子。
 
 
 
“香珍嫂子,你咋了?”我十分上道的上了套。
 
“小虎,嫂嫂身上疼,你给嫂嫂看看是不是害了什么病了。”说着她就抓住了我的胳膊朝着她那硕大的饱满上摸了过去。
 
好软,我没忍住狠狠的捏了一把。
 
实在是太软了,就跟棉花一样。
 
“嫂嫂,你是哪里不舒服?”我吞了一口口水,压制住心里的欲望询问道。
 
“嫂嫂心口疼,你帮嫂嫂揉一把吧。”她柔柔的说道。声音软的就仿佛能够掐出水来。
 
我心里头一乐,合着这女人是把主意打到了我的身上来了。
 
这送上门来的肥肉哪里有不吃的道理,让我给她按摩,那她可真是找对人了。
 
这手上的功夫我可是特意修炼过的,原本以为会瞎一辈子,老李头特意教授了我给人按摩的功夫。
 
想着过几年把我给送到城里去当个盲人按摩师。
 
当时我也是下了死功夫学的,所以说手底下的绝对是真功夫,绝对能让女人欲仙欲死。
 
再加上我如今复明了以后找穴位更加的容易,不一会儿那吴香珍身体就软成了一滩春水,趴在我身上软的动都动不了了。
 
“小虎,啊…舒服!舒服极了!”她爽利的厉害了,舌头都吐了出来,就跟个发情的母狗一般。
 
我听到以后心里也是一阵满足,手上的功夫就越发的细致起来,“香珍嫂子,你身上舒服了没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