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888886633x3X6

校花被校长啪到腿软|被农民工玩酥了雯雯

原标题:


“你现在都会打我了!真好!咱们离婚吧,大不了咱们不过了!”顿时,张小莲就哽咽了起来,随后,她打开小卖部门,跑了出去。

 

看着张小莲渐渐远去的背影,老胡只是微微叹了一口气,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起初的他单纯的以为,张小莲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生理上的需求,才和赵虎搞在一块儿,可刚才听到她和赵二柱的对话,看来,事情和他想象中的,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方向。

 

莫名间,他感觉有些悲哀了。

 

“胡...胡叔.....”这时,赵二柱也走了出来,看到老胡的那一瞬,愣了一下。

 

“刚才你们吵的挺凶的,你们的话,我也听了大半。”苦笑着,老胡如实道。

 

“唉,我可真是没用,小莲说的对,我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窝囊废!”狠狠一巴掌扇在自己脸上,赵二柱一屁股坐在门槛上,仰头看了一眼天空,叹气道,“胡叔,既然你都听到了,那我也不怕你笑话,就和你坦个白吧,是我没用,为了这个该死的低保,还要把自己女人,甚至自己女儿送出去,可我又能怎么办呢?我妈还躺在床上,别说劳动力,时不时的,我还要花钱去买药......”

 

“行了,别说了,你的苦我都懂,但你的做法,确实是不应该,也容易让一个女人寒心!”想了想,老胡道,“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你们夫妻俩有手有脚,现在也不是旧的封建社会,我也相信你们是想改变现在这个局面的,只是方向上,可能有点差池。”

 

“胡叔,你是城里人,思维比较开放,会做生意,也会赚钱,但我不一样啊,我从小就没读过什么书,小学没上几年级就辍学了,现在只能简单识一些字,所以啊,我只能守着家里的一亩三分地,加上小莲的小卖部,维持一下收入.....”

 

“我都说过了,办法总归是人想出来的,你也别太贬低自己了,这样吧,你家里的田可以种着,顺带着可以给我打份工,我家鱼塘刚好缺个帮手,需要打理打理,我每个月的话,给你开一千五底薪,加上提成,怎么样?”

 

“有这么好的事?”双眼一亮,赵二柱道,由于柳沟村交通闭塞的缘故,对于他来讲,这每月一千五就是一笔巨款了。

 

“哎,县城里头这种事多了去了,有机会你可以去看看的。”笑着,老胡走过去拍拍赵二柱肩膀道,“从明天开始,你就过来报道吧,还有小莲啊,你最好现在就去劝回来,好好和她说说,夫妻嘛,总是这样,床头吵起床尾合,这太正常不过了,这关键的地方啊,还是得好好说话,好好沟通,这样才长久嘛!”

 

“好嘞胡叔,我现在就去把小莲找回来!”有了老胡的鼓励,赵二柱兴致高上了不少,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发生了很明显的变化。

 

“胡爷爷?”在赵二柱离开后,老胡身后突然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等他回头看去,出现在他身后的,赫然是赵小妍这个小妮子,现在的她,穿着一条白色小裙子,露出两条嫩白大长腿,还扎着长长的马尾辫,举手投足间,满是青春的气息。

 

“小妍啊,身体还会不舒服吗?”故作老派,老胡笑着道。

 

“还....还好......”听到老胡的话,赵小妍面色不由一红,脑海里不由浮现老胡给她发功时的情景,如果不是大伯突然敲门,恐怕胡爷爷就进去那儿给她治病了吧?

 

“嗯,以后还有不舒服的地方,可以找你胡爷爷。”走过去的时候,老胡在赵小妍肩膀上拍了一下,小妮子肌肤倒是挺柔软的,虽然隔着一层肩带,但他还是能感受到那抹丝滑。

 

“胡.......胡爷爷......”眼看着老胡马上要离开了,赵小妍突然叫住道。

 

“怎么了小妍,你还有什么事情吗?”转头看了赵小妍一眼,老胡疑惑道。

 

“你现在还能发功吗?”眨巴着漂亮大眼睛,赵小妍一脸天真道。

 

“发.....发功......”赵小妍的话倒是把老胡给吓了一大跳,当真是童言无忌,估计小妮子还不明白发功的具体意思呢......

 

“小妍啊,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努力平复住心神,老胡故作镇静道。

 

“额....我有个很好的同学,她最近好像也不舒服,所以啊,我就向她推荐了胡爷爷你,想问问你能不能给她发功......”

 

“小妍,你看看你,这不是胡闹吗,你胡爷爷怎么能随便给人发功呢?”老脸一红,老胡不由有些蛋疼,要知道,他这个“发功”的说法,完全就是一个幌子,这要传出去了,还不得贻笑大方,自己的这张老脸啊,可是没地儿搁了!

 

“胡爷爷,不好意思啊......”低着头,赵小妍道,“我也不想把事情弄得这么麻烦,可我一不小心就答应她了,你看你有机会能不能抽出一点时间,我保证,就最后一次,胡爷爷,你就发一次功吧,而且,我能保证,这个事情就我们三个人知道,咱们可以偷偷的......”

“行了,先说说你那个同学的情况吧?”看着赵小妍这诚恳的样子,老胡还是有些于心不忍。

 

“我那个同学叫季小柏,她家住在镇上,本来我是想把她叫到咱们村来的,正好在胡爷爷你家发功,可她家里人管的紧,加上镇上离咱们村挺远的,所以还得胡爷爷你过去,不过你就放心吧,到时候咱们三个可以在宾馆开个房间......”

 

听到赵小妍的话,老胡总感觉怪怪的,有种拐骗邻家女孩的感觉,而且还是带俩,不过,本着“医者仁心”的态度,老胡还是问道:“如果咱们去宾馆开个房间,季小柏家里人会不会说?”

 

“不会的。”摇了摇头,赵小妍道。

 

“怎么就不会了,你不是说她家里人管的紧吗?”

 

“管是管的紧,但季小柏她爸妈白天要上班,所以啊,小柏白天是可以出去的,咱们只要在日落前完事就可以了。”赵小妍解释道。

 

“对了,按照你的说法,既然季小柏那里不舒服,为什么不告诉她爸妈,反而要我治疗呢?”

 

其实,老胡疑问还挺多的,一股脑就问了出来,而赵小妍的说法是,季小柏的父母都在国企上班,还是领导,平时工作挺忙的,加班也是常有的事情,所以啊,花在季小柏身上的时间就少,久而久之,亲子间的关系就渐渐淡漠了下来。

 

说白了,季小柏和她父母间的关系并不好,严重缺乏沟通,有很多事情季小柏反而愿意向赵小妍倾诉,包括一些私密的东西.......

 

正是有了这个前提,季小柏才会向赵小妍透露自己那儿最近不舒服,女孩子嘛,总是喜欢描述具体细节,而在听季小柏说完后,赵小妍立马联想到了自己,一来二去,自然把老胡给牵扯出来了。

 

但季小柏和赵小妍都没有意识到,她们现在出现的这些反应,都是青春期少女该有的正常反应,但由于这方面教育的缺失,才导致她们产生了观念上的偏差......

 

“胡爷爷,我和小柏约好了时间,明天上午过去,你一定要来啊!”怕老胡反悔,赵小妍特意提醒道。

 

“好,我答应你,到时候会过来的。”点点头,老胡道。

 

“那胡爷爷,真是太谢谢你了!”说着,赵小妍直接蹦蹦跳跳的冲过来,揽住老胡的肩膀,还在老胡的左脸颊上吻了一下。

 

当时老胡可谓是毫无防备,但十八岁少女的吻,却是如此引人入胜,带着一股清凉的气息,让他忍不住想入非非起来......

 

那天晚上,老胡还做了一个梦,那是一片蓝蓝的天空,开阔的大草原,一阵风儿吹过,蝴蝶起舞,而赵小妍,竟然光着身子站在她面前,俏脸微红,嘴角带着羞涩的笑......

 

十八岁少女身体的诱惑,老胡根本就抵挡不住,呼吸急促间,他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将那具妙曼的身体按倒在地,然后将自己那玩意,缓缓推送进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