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888886633x3X6

暴力强奷系列辣文*公车系强女奷h

原标题:


又捏着鼻子,端起那盆呕吐物走去厕所,倒进了马桶里。

回来后,闻着小屋里难闻的酸腐气息,老李眉头不由紧皱。

 

被这么一打断,一时间便没了兴致,看着床上沉睡的女人,老李默默的掏出烟,点上一只,坐在床头沉思了起来。

 

“老李啊,老李你看你这办的叫什么事儿?”

 

“自从老伴去世以后,自己的心思越来越不干净了,跟挣脱缰绳的野马似的,越来越不安分,十几岁的未成年小姑娘你也下手,别人家的老婆一个少妇你也下手,现如今,你居然都开始打算强了别人的老婆,真是越来越不像样子了”

 

“不就是一个月的工资吗?不就是被人家阴了一次吗?多大的深仇大恨了?至于这么弄吗?”

 

“老李啊,老李你还是不是个人?”

 

“咳,咳咳……咳……”

 

一不小心,吸猛了一口,老李拍着胸脯狠狠地咳了几声。

 

把烟灭掉,老李站起身,便要向门外走去。

 

眼角的余光却是瞥到了床上的王婉芳,只见王婉芳侧趴在床上,睡得正是香甜。

 

已经解开的衣服侧着拖在身后,未遮严实的细腰上,漏出一点点血红的痕迹。

 

劳力心觉不妥,趴在床边,伸手把王婉芳身上的衣服一点一点慢慢掀起。

 

顿时间,老李倒抽了一口凉气。

 

只见王婉芳的背上,横七竖八的密布着一道道伤痕,有的已经变成了略暗的痕印,有的结着暗红色的疤,还有八九处往外渗着殷红的鲜血,把雪白的衬衫都染了七八条血印。

 

老李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些伤痕,整个人都呆滞了几分。

 

实在想象不出一个人要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愿意被别人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

 

卧薪尝胆?忍辱负重?可面前这个女人明明是一个学校的校长,这怎么可能?

 

难道就是为了找刺激吗?可是她平时又是那么傲娇的一个人,怎么看都不像啊?

 

伸出颤颤巍巍的手,沿着那些血痕的边缘抖抖嗦嗦的抚过。

 

突然间,老李开始在心里同情这个女人。

 

“你……是谁?”

 

突兀的声音响起,老李抚在后背上的手僵了一下,又匆忙收了回来。

 

“我……知道你是谁?“”

 

王婉芳依然闭着双眼,语气很是淡漠。

 

“你……你醒啦?”

 

老李讪讪说了一句,一脸的尴尬。

 

王婉芳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他的问话,只是淡淡地说:“打开柜子,取出里面那个白色的包”

 

老李依言,打开床头的小柜子,把包取了出来,放在床上。

 

只听王婉芳继续讲:”把我的衣服……脱下来”

 

老李愣了愣,两只手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动作快一点,磨磨蹭蹭的,是不是个男人?”

 

王婉芳又催了一声。

 

老李咬了咬牙,伸出依旧有些哆嗦的双手,脱下了王婉芳的外衣,又把那件染着血色的衬衫,慢慢的褪了下来。

 

完美的曲线和那猩红的血迹给了老李强烈的精神冲击。

 

“打开包,取出那个蓝色的盒子打开,给我抹上”

 

老李打开那白色的包,闻到一股浓浓的药味,里面是些绷带、棉签、酒精之类的东西,还有两三个盒子,其中那个蓝色的盒子最大最显眼。

 

老李取出来打开,里面是一种白色的药膏,又在包里翻出了棉签,挑了一点药膏,开始往那些伤痕上涂抹。

 

刚一碰到那些伤口,王婉芳的身子就猛地缩了缩。

 

“用手……”

 

老李哦了一声,赶紧到卫生间把手洗了洗,用手指勾出一大块药膏,双手搓了搓,动作轻柔的开始在王婉芳的背上涂抹。

 

突然,闭着眼睛的王婉芳开始小声抽涕。

 

老李怔了怔,赶忙停下双手,小心翼翼的问道:“很疼吗?”

 

“不要管我,继续做你的事情”王婉芳哽咽着说道。

 

老李赶紧继续,只是动作更轻柔了两分。

 

过了小半个钟头,老李才把药膏涂完,王婉芳的哭泣声也渐渐停了,好像睡着了一样。

 

老李把药膏盖好放回包里,又把包放进了柜子。

 

看着好像已经睡着的王婉芳,老李起身,蹑手蹑脚地向门口走去。

 

手刚一搭在把手上,便又响起了王婉芳的声音:“你要敢走,我就报警”

 

老李顿时僵在了那里,有些局促地搓了搓手,又缓缓回到了床边。

 

此时的老李,就像个犯了错的孩子,正在准备接受家长的惩罚。

 

而王婉芳的再一次沉默,让老李更是局促不安。

 

王婉芳虽然闭着眼睛看似入睡,那微微抖动的睫毛和轻咬着的嘴唇,却也出卖了他内心的不平静。

 

喝了那么多酒,确实让她身体有些麻木,可是她的思维却并没有完全丧失,她知道背后的人就是今天被自己罚了一个月工资的老李,因为在街上被他架住的那一刻,就看到了他的脸,她也知道是这个男人把自己背到了学校,背进了校长室。

 

她知道这个男人心怀不轨,可是她也知道这个男人在她呕吐之后,轻轻擦拭她的嘴角。

 

所以她的内心很不平静,她很想快点把身后的男人赶出去,可是她内心又渴望着在这个时候,有个人陪伴着自己。

 

她沉默了很久,感受着身后这个男人的手足无措。

 

她忽然很想笑,笑自己都已经躺在床上了这个男人居然站在床头发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