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888886633x3X6

摩托车上隔着内裤滑进去|车上深一点快一点好爽

原标题:


还行,继续吧。”说完看了眼手表,“我等会儿还有事儿,你们自己商量着来,参照图纸就行。”

赵斌点头哈腰的应下,送走了沈辉,他这才松了口气,连忙拿了毛巾和和水递给李富贵,“师父,您先歇会儿。”

 

李富贵坐在椅子上,心里有股怒火,要不是为了能够跟刘婷多待在一起,他才不会给赵斌这小崽子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午后,有个吊儿郎当的男人来找赵斌,笑容满面的问:“斌哥,去不去?”

 

赵斌已经连续两天没有去赌了,心里头痒得很,可是瞥了眼李富贵,心底就叹了口气,正要拒绝的时候,李富贵突然出声:“想去就去吧,这活儿我一个人也能做得好。”

 

一听这话,赵斌就高兴的不行,随即狗腿的说:“要是您忙不过来就让婷婷帮帮忙,我去一会儿就回来。”

 

见赵斌屁颠屁颠的走了,李富贵不屑的嗤笑了一番,他还不了解赵斌?不到天黑是绝对不会回来的。

 

他刚刚就是顺水推舟让赵斌出去,这样他才有机会和刘婷独处一室,想做的事儿也能痛痛快快的做。

 

偏头看见屋里刘婷曼妙的身姿,身子炙热难耐,急切的需要出口。

 

他放下手里的工具,径直走了进去,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他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一进屋,李富贵就把门“砰”的关上,惊了刘婷一跳,她有些害怕的看着他,“你……你干嘛?”

李富贵盯着她的目光十分贪婪,咧嘴一笑,慢慢走向刘婷,还不等刘婷逃走,他就一把将她按在墙上。

 

“婷婷,我太想你了。”李富贵将头埋在她洁白的脖颈上。

 

脖子上一阵凉意,刘婷整个人一僵,伸出手想要推开他,却被李富贵一把握住,粗糙的手不停的摩擦着刘婷温嫩的手。

 

刘婷忍不住轻颤了一下,回想起昨天李富贵的勇猛,她不禁有些害怕。

 

“师父……你,你别……”刘婷半咬着嘴唇,眼里蒙上了一层雾气,脸色娇艳欲滴,像熟透的果子让人忍不住采撷。

 

李富贵咽了咽嗓子,喉结上下滚动着,似乎快要忍不住了。

 

“婷婷,师父,师父忍不住了,你太诱人了。”李富贵身子贴在了刘婷身上。

 

刘婷脸色红的滴血,没想到他会说的这么露骨,又羞又怕,“师父,这样是有违伦理的。”

 

可李富贵根本停不下去。

 

刘婷一看到他的模样,心底怦怦直跳,猛的用力推开他,还没跑两步就被一阵力道拽进了怀里。

 

“李师父……别,求你别这样……”刘婷哭着脸眼泪汪汪,声音有些难受。

 

李富贵却一把锢住她的腰肢,直接撩起她的裙子,将手探进去,刘婷就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发出诱人的声音。

 

“嗯……”刘婷的低垂着脸,贝齿咬着唇瓣,看上去楚楚可怜,又透露着一丝享受和隐忍。

 

“师父,要是赵斌知道了……”

 

刘婷话刚出口就被李富贵打断,满不在乎,“不会的。”这次赵斌一时半会儿回不来,趁着这个机会他要好好的弄一弄刘婷。

 

“啊——”身子忽然被没有预兆的横抱起来,刘婷吓得脸色瞬间苍白,“你……你快放我下来。”

 

她没想到李富贵竟然这么大胆,当即有些羞愤,“你就不怕我喊么?”

 

这里都是邻居,只要她一张口,必然能听到,刘婷心想这么吓吓他一定不会对自己怎么样。

 

李富贵听了确实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直接带她进到卧室的床上,刘婷想趁机爬起来,却被他再次压住。

 

“婷婷,你要是想喊就大点声,我已经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了,又是孤身一人,我可什么都不怕。”李富贵这时候哪还顾得上面子,只想得到她。

 

“你,李富贵,你怎么能这样?!”作为赵斌的师父,刘婷没想到他居然能说出这种话。

 

刘婷条件反射性扑进他怀里,李富贵一愣,心里更加兴奋,握着她柔嫩的小手,登时一阵酥麻。

 

李富贵知道时间不多了,便想着速战速决,将刘婷的身子翻转过来。

 

温暖的感觉简直飘飘欲仙,这刘婷真的是完美,每次都让他舍不得停下,要是赵斌不在了……

 

李富贵摇了摇头,心中暗骂自己怎么能想那些有的没的。

 

“舒服么?”李富贵双手也不停歇,在她身上按摩着。

 

刘婷不住的点头,“好舒服……嗯……”

 

刘婷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理智,她现在只想尽情的放纵自己。

 

这时,突然传来开锁的声音,刘婷的理智瞬间回笼,这才想起自己一丝不挂,脸色由红转白,神色苍乱不已。

 

李富贵赶紧起身把裤子拉链拉好,刘婷害怕不已,慌乱的将裙子套在身上,连裙子穿反了都没注意。

 

“咔嚓——”赵斌打开门,走到客厅发现只有刘婷一人,不禁有些奇怪,“师父呢?”

 

刘婷咽了咽嗓子,心里忐忑不安,嘴唇也有些苍白,“师,师父回去了。”

 

赵斌看她双手紧张的揪在一起,眉头登时一皱,目光移到她穿反的裙子上,眼里不禁涌起一股怒火,“你是不是趁我不在家跟那老东西做什么苟且的事情了!”

 

突如其来的怒火将刘婷吓了一跳,她咬了咬牙,直视着赵斌,哪怕心里虚的要命,嘴上却坚硬无比,“你别在这儿乱说!”

 

赵斌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一想到她可能跟那老东西做了什么,心底的怒火就蹭蹭的往上冒,“我乱说?那你这衣服怎么都穿反了?要不是做了那种事儿怕被我发现,怎么会连衣服都穿反了!”

 

闻言,刘婷猛的一震,低头一看,发现赵斌说的果然没错,她脸色一白,一定是刚刚慌乱之际穿反了衣服,可是眼下绝对不能承认。

 

“赵斌,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你就这么不相信我?你要是不信我,咱们就离婚!”刘婷说着说着就眼泪汪汪,怒火和委屈参杂在一起。

 

见她发怒,赵斌顿时就萎了,一把抱住刘婷,声音一下子就低了下来,“好了好了老婆,都是我不好,我这嘴太欠了!”

 

赵斌左哄右哄好久才把刘婷哄好,又主动去厨房做饭。

 

看着他远去的身影,刘婷大大的松了口气,低头看见自己穿反的裙子一阵懊恼,想起李富贵丢下她从后门跑走,心里就一阵气闷,也是个好色之徒,只知道贪恋她的美色。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