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888886633x3X6

曰的好深好爽免费视频|使劲,夹我,痒,难受死我

原标题:


自己一男人,哭算什么本事,硬生生的把眼泪给憋回去了。

这也是李倩头一次见刘军这样,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有隐瞒事实的喜悦,也有欺骗刘军的愧疚感。

 

刘军握住她的手,深情满满:“倩倩,我以后一定对你好。”

 

李倩感动的,眼泪稀里哗啦流下来:“好,我们好好过日子。”

 

刘军这般对她,她还偷偷瞒着他,跟周贵生偷腥,她才是最该道歉的那个人。

 

俩人告别周贵生后,周贵生啧啧两声,拿着工具到院子里干活去了。

 

一上午,有几个人找他做东西,临近中午,昨天的服务员竟然来了。

 

服务员见到周贵生,满脸惊讶:“叔儿,你咋在这!”

 

周贵生拿着锤子敲钉子,抬头看了眼她:“我就住这啊!”

 

服务员恍然大悟,笑着说:“原来叔儿就是他们说的,镇上最好的木匠。”

 

“什么最好,都是瞎掰的。”周贵生说。

 

服务员说:“谦虚了。”

 

敲完最后一颗钉子,周贵生放下铁锤,坐到椅子上休息:“你咋到这来了?”

 

服务员笑着:“我来找你做张书桌,让孩子有地方写作业!”

 

她今天没有穿工作服,而是一件白色碎花连衣裙,上面点缀着红色的梅花,称的她整个人娇俏可爱。

 

周贵生喝口水,润润嗓子:“要多大的书桌?”

 

服务员一介女流,对这种事也不怎么熟悉,便向周贵生请教:“叔儿,你看着来,我那俩孩子你也见过,你觉得什么尺寸的书桌适合他们?”

 

周贵生想起来那俩孩子,活泼的很,他见了心里也高兴,估摸了下尺寸:“那就适中的,长一米五,宽一米,高你来定。”

 

服务员想了想:“高也一米吧。”

 

现在俩孩子还小,可以站着写作业,等以后长高了,坐板凳上写也正好,也比较划算。

 

“行!”周贵生一口应下:“我先给你做着,过几天我给你送过去。”

 

一听还送货上门,服务员别提有多高兴了,她一个人也不好拿回家,如今有周贵生亲自送,省了她不少力气。

 

“叔儿,那还真谢谢你了,那个,你把钱算一下。”

 

周贵生大手一挥:“多大点事,这个不急,等我做好,你看看满意不,不满意我再改改,等你满意了再收钱也不迟。”

 

独自一人带俩孩子已经很不容易了,周贵生也不是那种有怜悯之心的人,但他就是心疼,她那双白嫩嫩的手,还有细身板,干重活可惜了。

 

服务员更高兴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感谢周贵生。

 

两人又聊了会儿,服务员准备回家,周贵生说:“回家干啥,就在这吃饭得了。”

 

服务员扭扭捏捏:“那怎么好意思,俩孩子也快到家了,我得回去给他们做饭。”

 

见她真有事,周贵生也不好再留她:“那你路上慢点,过几天我把桌子给你送去啊。”

 

“哎,好嘞,谢谢叔儿!”

 

服务员对他摆摆手,扭着腰有了,风一吹,她的裙摆飘起来,周贵生觉得自己的心开始荡漾了。

 

这么好的姑娘,就是命苦啊!

 

叹了一口气,马上铁锤继续干活儿,按照她要的尺寸,尽心尽力帮她做书桌,能帮多少帮多少吧。

 

周贵生干活儿快,没过几天,就把书桌给做好了,还专门到集市上买的贴纸,在桌面上贴上奥特曼怪兽之类的贴画。

 

从仓库里推出自己的小三轮,费了好大劲儿,把书桌抬到三轮车厢里面。

 

揉了揉酸疼的腰,锁上门,骑着小三轮往服务员家的方向去。

 

他还记得路,路程大概二十多分钟,到房区外面的路上,周贵生停下三轮。

 

里面的小路不好走,他得下车喊服务员一块儿过来帮着抬抬。

 

停好车,往服务员房子门前走,刚想敲门,却发现门没锁,只是在虚掩着,露了一条缝。

 

周贵生推门进去,里面空无一人,安静的很,他喊了几声:“杨茹?杨茹?”

 

服务员名字叫做杨茹。

 

回答他的,是无尽的沉默。

 

他往前走几步,脚步停在杨茹门前,耳朵贴紧门板,里面有声音传进他耳朵……那是,杨茹的叫声……

 

她的嗓音本来就好听,再娇喘下,更加让人浮想联翩,周贵生那儿有些蠢蠢欲动,舔了舔唇,放大嗓音喊道:“杨茹!”

 

这次他的声音比较大,里面的声音顿时停了下来,周贵生找准机会,又喊一声:“杨茹?你在里面吗!?”

 

“呃…在!”她的声音有些沙哑,估计是刚刚叫的了。

 

里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很快,房间门被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男一女,女的是杨茹,至于男的,周贵生不认识。

 

杨茹头发凌乱,脸上还带着未散去的红晕,一看就知道他们在里面发生了什么。

 

看出周贵生的疑惑,杨茹挽着男人的手臂,介绍道:“叔儿,这是我男人,李兵。”

 

周贵生嗯了声,原来是男人啊……

 

也是,一个人不容易,多一个人照应也挺好的。

 

周贵生指了指门外:“你那书桌我给你送来了,就在外边的路上,我想着咱俩把它抬进来。”

 

李兵主动问:“在哪?我去抬。”

 

周贵生细细打量李兵,男人皮肤有点黑,算不上多好看,身体看起来挺结实的,瞧那胳膊上的肌肉,啧啧。

 

“走,我带你去,就在门外!”

 

到了外面,李兵看到桌子,俩手握住其中两条桌子腿,手臂用力,轻而易举把桌子举起来,脚步平稳的往屋里走。

 

他那书桌可都是木头做的,沉得很!

 

周贵生忍不住感叹,还是年轻好,瞧这力气。

 

结算完钱后,周贵生正准备走,杨茹赶紧拦住:“叔儿,吃过饭再走吧!”

 

周贵生客气一下:“不用了,我回家做就行!”

 

杨茹抓住他的手臂,让他坐在板凳上:“那不行,必须吃完饭再走!”

 

这书桌什么价格,她心知肚明,周贵生已经把价格压到最低了,他帮了她这么多,吃顿饭不为过。

 

周贵生只好作罢:“行,就听闺女的。”

 

杨茹笑了下,娇羞的看了眼李兵,转身到厨房忙活去了。

 

两个大男人坐在一块聊天,周贵生禁不住问:“小伙哪里人?我咋在这镇上没见过你?”

 

周贵生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虽然不认识所有人,但是能一眼认出来谁是外地的,谁是本镇的。

 

李兵嗯了声:“不是这里的,隔壁镇的。”

 

“哦。”周贵生又问:“你咋认识杨茹的?”

 

李兵如实说:“相亲认识的。”

 

周贵生若有所思,眉头一皱,担忧的问:“那她的家庭,你……”

 

毕竟是寡妇,还带俩孩子,说出去也不好听,周贵生还挺怕李兵介意这点的。

 

李兵喝口茶:“我知道,这有啥了,我喜欢的是她这个人,带几个孩子都没关系!”

 

说这话时,李兵一脸正经,仿佛在宣告什么誓言一样。

 

他的声音也挺大,杨茹在厨房听的清清楚楚,脸颊不由自主的红起来。

 

“那就好,那就好。”周贵生连连低头,突然站起身:“你坐着,我去厨房跟她说说话,我这做叔儿的,有些事情得给她交代一下。”

 

李兵不知道周贵生和杨茹之间到底什么关系,但是看周贵生这态度,仿佛杨茹是他亲生闺女一样。

 

他便放下心:“去吧。”

 

周贵生进到厨房,关上门,故意大声喊:“闺女!”

 

他的目的,就是要让李兵误解他们的关系。

 

杨茹放下锅铲,回头哎了声:“叔儿,咋了?”

 

周贵生揽着她的肩膀,拍两下:“闺女,咱们也算有缘,你这一出嫁,叔儿这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只怪杨茹一心只想着李兵,竟忘了面前的人,是前几天把他吃干抹净的人。

 

她放下所有警戒,红着脸娇嗔:“叔儿!看你说的什么话!哪里是出嫁!”

 

“咋不是出嫁了?我闺女这么漂亮,嫁给他,是他的福分!”周贵生对着厨房门大声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