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大话西游  as

给情敌做绿奴伊莉_老肥岳黑色湿

原标题:


 一路上玩儿遍了大半个中国,也没有花多少钱。

我动心了……

然后我研究了好几天网上的各种信息,还加了一些穷游的群。

 文学


最后我给自己制定了一个计划,身上只带2000块钱,吃饭住宿花,然后一路上想办法搭车,去穷游。

最开始我是满心欢喜的想去旅游,可在路上却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这些事情慢慢改变了我对穷游的看法,同样再看见网上的帖子的时候,我就觉得很厌恶,很恶心……

因为几乎绝大部分的帖子都是在误导,很多人根本就没有去穷游过,随便编写的内容。

我把我的经历写出来,希望有的女孩儿看见以后,有一个警醒,因为很多时候天下都没什么白吃的午餐。

事情从14年的6月说起。

那个时候我从宜宾出发,在路边高举求搭车的牌子,最后上了一辆众泰的SUV。

车主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叔,很健谈。

除了车主之外,后排的位置还有一个男的,二十岁出头,一直在低头玩儿手机。

上车之后我一直在和车主聊天,我们聊得挺愉快的,他听我要去穷游,就和我说沿途路上什么地方容易搭车,然后搭车的时候怎么小心一点儿,别上了黑车一类的。

我特别仔细的去听,这些对我路上都特别的有帮助。

只不过……坐在我身边的这个男的,总是时不时的用手碰我一下。我穿的是那种很短的短裤,他手背很热,还有汗,碰到了我之后,我就觉得特别的不舒服。

最开始我以为是车转弯什么的,他不是故意的。

可连续几次之后,我就知道他是有意的耍流氓,揩油。

我往另外一边躲了躲,可也不好说什么,车主挺好的,就是不知道他和这个男的关系,我毕竟是坐的免费车啊,总不能和他吵起来吧。

结果他却用一种特别让人讨厌的目光,还瞪了我一眼,阴阳怪气的说了句:穷游就那么回事儿,多睡几张床,只要你嘴巴厉害,上哪儿都行。

他的这句话让我脸腾地一下子就红了,司机的表情明显也僵硬了一下,然后说哥们儿,你可能对穷游有偏见……

听到司机这句话,我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这个男的应该也是乘客,可能是包了他的车吧。

这个时候那个男的耸了耸肩膀,说他也喜欢旅游,像是我这种的女孩儿见了多了去了,荒郊野外穿的又少又短的,装纯倒是挺厉害的。

我脸都红到了脖子根,有些气急的说你胡说。

这个时候,司机也立刻踩了一脚刹车,车突然就停了下来。

我是绑了安全带的,这个男的没绑,一下子就撞在了驾驶座的靠背上,然后他哎哟了一声骂了句我草,搞什么呢。

我也被吓了一跳,而且我们这里开着刚好是在一个下坡路的位置,车速急,这个男的鼻子上面都蹭破了一层皮。

不过我心里面也有点儿小窃喜,撞的他活该,怎么就不流鼻血呢。

司机却点了根烟,然后说了句:我不载你了,你下车去吧。

那个男的脸色明显变了,说你搞我?

司机语气很冷淡的说我刚才都看见你想占人家姑娘便宜了,结果没捞到好处,就来乱说抹黑别人,对吧?像是你这样的人渣,以前我见一个打一个,现在我怕脏了手和车,你下车吧,你那点儿油钱,我不赚了。

那个男的骂了句脏话,然后说要投诉那个司机,接着骂骂咧咧的下了车。

我心里面却觉得格外的解气啊,那个男的下车了之后,司机还打开窗户,朝着外面吐了口痰,说你不是瞧不起穷游的么?这个路段你也叫不到车,我看你一个大男人穿的多也不露的,你拦个车试试吧,要不然你就只有自己走二十公里,走回去城里面了。

说完之后车主就踩了油门。

我坐在后面,被刚才车主的表现惊呆了。

车开出去之后,车主才笑着问我,怎么样,解气了没?

我啊了一声,点了点头,说解气了。

接着他笑着说,这种贱男就得治治,什么玩意儿。

我感激的对车主说谢谢,下意识的觉得,他是帮我才赶人下车的。

车主摆了摆手说不用,然后一路上又开始和我说旅游的事情。

时间晃晃悠悠就过去了一天,差不多都是傍晚的时候了,我们的车,还开在山里面。

车主的表情不怎么好,说恐怕今天车开不出去了。

我当时心里面就咯噔了一下,有点儿不安了起来,问车主那怎么办?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加油站什么的。

车主倒是气定神闲的,和我说让我别怕,他后备箱里面有帐篷,到时候把车停在一边,可以睡帐篷里面,长途开车就是容易这样,到时候我还是穷游,会经常有这种情况的。

我不怎么自然,因为我看的帖子里面,并没有提起来过这种状况。

到了路况稍微平缓了一点儿的地方之后,车停了下来。

车主下了车,他从后备箱里面拿出来了帐篷一类的物事,就在路边的空地开始搭建了起来,同时他问我叫什么名字,聊了一路了,都忘了问了。然后他说让我叫他杨哥就行。

 
2
第2章 被啪了
杨哥还是表现的挺随和,我心里面也稍微缓和点儿了,不过还是害怕,因为周围静悄悄的,连个过路的车都没有,公路旁边就是灌木丛,风吹得灌木丛簌簌作响。

缩了缩肩膀,我说自己叫何欣。

杨哥又笑了笑,然后抬起手,我才看见他手里面拿了瓶矿泉水。

我的确也渴了,不知不觉一整天都没喝过水了,和他说了句谢谢,接过来之后我喝了一大口。

只是杨哥撘的一个帐篷,我心里面就有点儿犯嘀咕了,晚上怎么睡?该不会我们两个人睡一块儿吧?

想到这里我就和杨哥说,我晚上可以在车里面坐着睡觉的。

杨哥表情有点儿不太自然了,说我害怕他对我做点儿什么吗?

我连连解释说不是这样,杨哥就和我解释,说帐篷中间是可以隔断的,车上睡觉不安全,容易空气不流通,况且一整天赶路,老坐着脚也会肿。

杨哥的话,就让我不好再继续坚持下去了,他也把帐篷搭好了,让我往里看,的确和他说的一样,帐篷中间有一块布,可以拉上隔断。

我心想杨哥也是个好人,他都让我免费坐车了,而且还把那个男的赶下去车,他那么正直,我再坚持睡车上,肯定让他不高兴了。

想到这里,我也没有继续说睡车上了。

之后我两钻进了帐篷里面,杨哥拿出来不少零食给我吃,我也饿了,就狼吞虎咽的吃了一堆。

最后杨哥拿出来一瓶酸奶让我喝,同时还告诉我,以前很多黑车就是把乘客拉到这个地方,要威胁拿钱,最后把人钱抢光了,再把他们丢在这里。

这儿想要往外走,得有上百公里才能看见人烟,听说还有别的危险,山里面有野生动物,不少人还把命给丢在这儿了。

我的手一下子就僵住了,心里面格外的害怕了起来。

杨哥又笑了笑,说让我放心,有他在这儿不会有事儿的,这条路他走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我心里面还是很怕,而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儿觉得浑身发软,迷迷糊糊的,差点儿没直接倒下去。

然后我强撑着说,杨哥,我好困,不行了……

这个时候,杨哥突然看向了我,然后我觉得他的眼神和刚才不一样了。

下一刻,杨哥过来扶着我,还用手来摸我的额头,问我没事儿吧?

我被吓了一跳,想要后退,可杨哥突然就抱住了我,然后他的手放到了我的臀部,接着声音略微有点儿沙哑的说:何欣,杨哥挺喜欢你的,和你聊了一天,感觉就和自己回到年轻时候了一样,你应该也喜欢杨哥吧?

我面色变了,可是身上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也挣脱不了。

杨哥就又说道:穷游一路上很辛苦的,杨哥可以和你一块儿去云南,这样你就不会遇到别的坏人了。不然的话,万一你被别人也丢到山上,这可怎么办呢?

他的话,让我一下子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而且我浑身使不上劲,他给我吃的东西里面肯定有问题。

我心里面格外的后悔啊,也反应过来这个杨哥就不是什么好人,他把那个男的赶下车,肯定当时就在算计我了……

可我现在已经没有反抗能力了啊。

如果我挣扎,让他不高兴,他把我丢在这里走了怎么办?

新闻上我看过不少这样的事件,强奸犯本来只是强奸,可女孩儿反抗,事情就变成了先奸后杀,或者强奸加抢劫。

眼角,渗透出来了泪水,然后我死死的咬着唇,闭上了眼睛,没有说话了。

杨哥的手,在我臀部用力的揉捏着,然后他埋头下来,在我的脖子上吻着,并且用另外一只手脱下来了我的衣服。

我这个时候除了认命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之前我只谈过一个男朋友,虽然发生过关系,但是也次数不多。

杨哥的技巧很好,他脱我衣服的同时,并没有停下对我的挑逗。

我本来就浑身酸软,没什么力气,可在他的挑逗之下,那种疲惫的想睡觉的感觉没了,取而代之的是身体里面那种根本控制不了的渴望。

杨哥停下了在我胸口的揉捏亲吻,挪到了我的面前,朝着我的唇吻了下来。

我咬着唇,喘息着扭了一下头,他并没有亲到我。

然后我断断续续的说,让他做可以,要带套,我不想接吻。

可杨哥并没有回答我这句话,他的呼吸很急促,只是他突然伸手,一把捏住了我的下巴,我疼得闷哼了一声,然后就是一张带着烟味儿还有槟榔味道的唇,覆盖了我的唇,我瞪大了眼睛,想要挣扎。

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下来,杨哥的动作却粗鲁了很多,他直接把我的双腿分开,然后用力的压下来。

没有一点儿缓冲,我感觉身体都要被戳穿了一样。

杨哥一边在我身上起伏的同时,手用力的揉捏我的胸前,我被两处挑逗,根本就抵挡不了那种刺激,而且杨哥的技巧太好了,我死死的抱着他的腰,很想要叫喊出来,可又偏偏被他堵住了唇。

 
3
第3章 交换
终于,杨哥的唇,离开了我的唇,我这个时候已经神志有些迷离了,没有再压抑控制自己。

我被折腾了半夜,杨哥最后还打开了帐篷,让我趴在车上做。

最后我是累的昏睡过去的。

而且第二天,我也是被下身的饱涨感觉还有麻痒刺激的醒过来的。

睁开眼睛,就看见杨哥略微发红的胸膛,他正压在我身上起伏。

我慌张的闭上了眼睛,然后又被杨哥折腾了很久,他才停下来,最后他抱着我温存,说我真美,他越发喜欢我了。

我心里面却只想快点儿离开这里,然后微咬着唇,说天亮了我们该走了。

杨哥这才起身。

收拾了东西,上了车之后,在车上杨哥一直和我说话。

我也不敢不回答,现在还在路上,我不能让他把我丢在这里,只要到一个有人的地方,我立刻下车就能够逃走了。

我不是那种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只剩下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女孩儿,如果我那样的话,反倒是只能害了自己。

我现在已经格外后悔,懊恼出来穷游了,那些帖子根本就是骗人的,到了有人烟的城市之后,我就要马上回家。

杨哥一边开着车,一边还伸手过来摸着我的手,同时他和我说,再过三个多小时就能到最近的镇了,我们在镇上买点儿东西,然后他带我走另外一条路,从川西方向过凉州,直接可以到云南的中甸,这一路上有很多美景还有好玩儿的地方,都是商业化的旅游景点看不到的。

杨哥的手摸在我的手背上,让我觉得格外的恶心,身上都是鸡皮疙瘩,而且他的话真的把我吓到了。

要是我跟着他去了,那一路上可就真的什么人都没有了,他肯定会全部带我走偏僻的小路,到时候我就只能够任他宰割。

可我不敢表现出来别的情绪,还只能装出来挺喜欢的样子,说可以啊,我就想看那些风景。

可心里面,却恶心到了极点……

差不多到了中午的时间吧,我终于能够看到路边有一些房子了,我们也终于从山路里面绕了出去,开上了正常的国道,路上也开始有不少的车辆。

其实我现在都想要下车,可我又怕碰到和杨哥一样的人,所以只能够一直忍耐着。

这个时候杨哥拿出来手机,他打了个电话,接着笑着和我说,他在那个镇上有朋友,带我去他朋友那里吃饭,顺便介绍给我认识下。

我没有接这句话了,装作没听到。

又过了半个小时,我们的车到了镇上,只不过进镇上了之后,我心里面就凉了半截,因为这个镇说起来是镇,实际上就是马路两边,多了两排稀稀拉拉的破旧房子。

一些房子的门口坐着人,他们要么在做手工上的活儿,要么就是抽烟,总之我们的车过去的时候,他们都会抬头,用一种不怎么友善的目光看过来。

杨哥和我说道,这个镇少数民族很多,不欢迎外来人的,要是没有他朋友,我们什么东西都买不到的。

我心里面越发的不安了,我注意了一下,这里也没有什么车,我下车之后,还是只能听天由命……

很快,杨哥就把车停在了一栋三层小楼的门口。

然后他说了句到了。

杨哥开门下了车,我也只能下车去。

在屋子门口,有一个长相普通,身材很瘦小的男人,他笑着和杨哥握了握手,说了句好久不见啊老杨。

杨哥则是笑着指了指我,说这是我女朋友何欣。接着他又和我说,叫他朋友老周就行。

老周眼睛提溜提溜的在我身上打转儿,我特别不自在的想要躲闪。

杨哥过去拍了拍老周的肩膀,说咋没见你老婆呢?

老周和杨哥聊了起来,也进屋了……

我很不自在,同样觉得刚才杨哥的介绍,让我心里面恶心至极,可我没办法啊,这个地方虽说有人烟了,但又是少数民族,我怎么能离开?

我心里面煎熬到了极点,可是我没有别的选择了,只能够先和杨哥假以辞色,然后找机会再跑,同时我想到了一件事情。

杨哥总要给车加油吧,只要我们到了一个加油站上面,我就能走了,加油站随时都有车过来,我肯定能遇到客车的,到时候什么客车,我都能够直接上去。

就在这个时候,屋子里面传来杨哥喊我的声音了,我深吸了一口气,也走了进去……

外面这个门脸的屋子,杂乱的堆着农具,往里面走有个帘子,掀开之后就看见了杨哥和老周。

同样还看见屋子里面有个女人,长得挺漂亮的,而且很纤瘦,只不过她头都没抬起来,压根都没来看我,就那么一直打扫卫生。

我却觉得,这个女的那么漂亮,咋会在这个地方?老周又矮又普通,根本对不上他老婆的长相啊?

就在这个时候,杨哥说了句:他让老周给我安排了一个房间,先去洗个澡,他去买点儿东西回来,等会儿吃完饭,咱们就出发了。

老周则是示意我跟他走,我极力保持自己表情没别的什么变化,跟着老周往里走去。

几步之后就上了楼梯,然后到了二楼一个房间里面。

虽然外面房子看着破旧,但是楼上的装修还算是干净,卧室里面有张床,并且还有洗手间。

老周笑了笑,说你就在这儿洗澡吧。

我点了点头,然后进去洗手间之后,就立刻关上了门。

心跳有些加速,我总觉得老周的目光在我身上绕来绕去的,很不舒服……

昨天被杨哥折腾的浑身都很恶心,我放了水,开始洗澡。

拼命的搓洗自己身上的痕迹,我还很怕一件事情,就是怀孕……

不过这几天,刚好是我的安全期,我才能稍微松口气。

洗完了澡之后,我才想起来,我忘记拿干净的衣服了,只能够先穿昨天的,然后去杨哥的车里面拿。

结果我穿上衣服,然后准备下楼的时候,我一开门,门却被反锁了,没办法打开。

然后一双手,直接抱住了我的腰……

我被吓了一跳,然后就知道了是杨哥,心里面特别的反感和煎熬……

那双手抱住我的腰之后,一只手就摸到了我衣服里面,我却只能闭上了眼睛,刚好在门边,他就把我压在了门上。

我只能认命,现在我这个处境,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压低了声音,我和杨哥说让他快一点儿吧,我也饿了,想吃东西,这里毕竟也是他朋友家里面啊。

结果身后却传来了另外一个男人有点儿猥琐的声音,说:放心小美女,我肯定能把你喂饱的。

这个声音不是杨哥的,而是老周的啊!

我当时就尖叫了一声,然后想要跑,可是门已经被反锁了,我也跑不掉。

老周则是用力的拉着我,把我拉到了房间里面,接着他用力一把把我推倒在床上,扑上来之后就撕扯我的衣服。

我被吓坏了,尖叫着挣扎,然后哆嗦的说我是杨哥女朋友,他怎么能这样做?

老周红光满面,他眼中全部都是兴奋,接着说了句话却险些让我昏过去,他说他和杨哥做了交换了,现在杨哥在搞他老婆,他就来搞我,换换滋味儿玩儿。

撕拉一声,老周把我的上衣给扯烂了。

然后他按住了我双手手腕,直接埋头在我胸口啃着。

刚洗了澡,我能清晰的感觉到皮肤上那些滑腻和恶心,可杨哥竟然做出来这种事情……

我还想要挣扎,老周就威胁的说了句,现在他老婆已经被睡了,我就别想跑了,不然他就把我从窗户这里推下去,就和杨哥说我自己跳的!

我整个人都是崩溃的,我一直在颤抖,眼泪也大颗大颗的滚落了出来,根本没有办法能够想到,短短两天时间内,我竟然会被两个人侵犯。

老周的力气很大,他按住了我之后,让我根本就不能动弹,而且他刚才都威胁我要杀人了……

我不敢挣扎了,只能够麻木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他在我身上乱亲,很粗鲁的脱下来我的衣服,最后压在我的身体上。

老周没有什么技巧性可言,甚至我开始都没有一点儿生理上的感觉,只是他太粗鲁了,让我很痛。

我的声音,完全都是因为痛而喊出来的,他反倒是觉得很兴奋,动作越发的快,就像是打桩机一样。

我几乎感觉都要痛的痉挛了,疼痛的本能反应,让我紧紧的抓着床单。

终于,老周结束了他的侵犯,趴在我的身上喘息。

然后他还在我屁股上捏了几把,说睡久了越南老婆,还是现在的小姑娘又紧又会叫。

我浑身都在痉挛,而且下体感觉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死死的咬着唇,我眼泪一直往下掉。

老周终于起身,然后穿着衣服往外面走去了……

我在床上趴了很久,一直哭,哭得感觉眼泪都要流干了,觉得格外的绝望。

而这个时候,屋子的门又打开了,同时我也听到了轻微的脚步声音。

我惊慌的抬起来头,不过进屋子的并不是老周,而是杨哥,他手上拿着一套衣服,到了床边之后放到我身边,然后他坐下来,手轻轻的在我脸上摸了一下,说起来吧,吃的弄好了。

我哆嗦了一下,然后捂着胸口往后躲。

这一次我看杨哥的目光已经是惊恐的了,本来最开始只是以为他是胁迫着我,只想骗色,可现在他都能做出来这种事情,他还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来的?

杨哥眉头却微皱了一下,然后他过来拉我的手,并且和我解释,说让我别害怕他。

我眼泪一直往下掉,看着杨哥没说话。

杨哥则是叹了口气,说他朋友非要玩儿这个交换的游戏,他也拒绝不了。

我心里面很讽刺,觉得杨哥完全把我当傻子了。

而杨哥则是轻言细语的和我说,先穿好衣服,咱们吃完东西了之后就从这儿走了,就不会有其他的什么事情了,要是天黑了还不走,咱们就又要在外面搭帐篷过夜了。

杨哥的这句话,让我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我不能留在这里,不然的话等会儿又开到半路上,到时候杨哥又是对我想做什么我都不敢反抗,现在就走,他肯定要去加油站加油的!

想到这里,我马上就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捂着胸口拿起来了衣服,往洗手间的位置走去。

进去洗手间之后,我先洗干净了身上的那些污秽,双腿间特别的疼痛,我都有点儿站不稳。

洗完了澡之后,我才穿上衣服,跟着杨哥下楼了。

一楼之前那个房间里面,并没有看见周哥和他老婆,只是桌子上放着吃的东西。

隐隐约约我耳朵边能够听到嗯嗯啊啊的声音,还有老周气喘吁吁的哼声。

我猜到了他们在做什么了,却怎么都想不到,像是老周这种人是怎么能够做出用老婆换别人女朋友的决定的。

饭很普通,可我饥肠辘辘,几乎是狼吞虎咽的,杨哥一直和我柔和的说慢点儿吃,小心噎着了。

我只觉得他这副模样太过假惺惺。

心里面一直盘算着等到他加油的时候,我应该怎么逃走。

还是说我直接说要报警,威胁他不准再纠缠我?

吃完东西之后,我们两个人就离开了,自始至终老周没再出来。

上了他的车之后,杨哥一边开车,一边递给我一个药瓶还有一瓶水。

我看见药瓶之后就愣了一下,因为这个是紧急避孕药。

然后杨哥声音还有点儿歉意的说,他之前也没控制住,所以只能让我吃这个药了,不过他又说让我放心,他买了套子了。

我在另外一侧的手死死的掐了起来,心里面有点儿发抖,他竟然还有这种打算,我又怎么可能真的成了他的玩物?

我沉默,没有说话,打开了药瓶还是吃了一片药下去。

心里面很恨,很厌恶这个杨哥,可同样我也觉得无力,只想要快一点儿逃离。

他开车的时候,我一直默默的看着车窗户外面,他再和我说话的时候,我也只是断断续续的会嗯一下了。

不过杨哥好像并没有看出来我想逃的意思,还是一直说些道歉的话,说他也不想发生刚才那种事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