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跪下来含着h_刮伦h合集

原标题:


法老,或者说塔纳托斯的身体在接受了这枚心脏之后,立刻无限膨胀起来,其身体表面的皮肤逐渐变成了纯黑之色,并伴随身体的膨胀,爆裂开了数道裂痕,而在这些裂痕之中,有火光闪烁,显得诡异无比。


       

很快,塔纳托斯便化为了一个大约有七八米高下的小巨人,祂一手一抓,一股闪烁着红色闪电的黑色气息在塔纳托斯的手中汇聚起来,化为了一柄与寂无手中死神镰刀极为相似,但是多了一抹诡异之感的镰刀,其上有红色电光流转,直指前方黄金金字塔之上的阿努比斯。


       

“许久都没有感受到这种感觉了,这就是掌握了力量的感觉吗?阿努比斯,下来吧,让我看看,这个世界上,谁才是真正有资格掌管死亡的神祇!”




       

对于塔纳托斯的挑衅,阿努比斯自然是要迎战的,祂一步步的走下黄金金字塔,而随着祂走下金字塔,其身体也逐渐发生了变化,变得高大健壮,头颅则是干脆化为了黑色的胡狼头颅,发出一声低吼,反手唤出自己的黄金权杖,向着同样朝自己走来的塔纳托斯扑了过去。


       

两个神祇的正面大战,对于神国中的生灵而言是灾难性的。


       

好在阿努比斯对自己的信徒还是有些庇护之意的,引导着塔纳托斯离开了这座城市,去往了城市之外的荒芜沙漠,在那里祂们两个都可以放开进行对决了。


       

阿努比斯和塔纳托斯的离开,使得城市中只剩下了时钟会议众人和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了。


       

看着戒备着自己的时钟会议众人,奈亚拉托提普连连摆手,道:“这里是死亡的神国,我在这里并没有太多的力量,而且你们的那个同伴可是比我可怕多了,如果真的惹怒他,再让他把我这个化身干掉,那我的损失可要承受不起了。”


       

走下黄金金字塔,亚兰看着奈亚拉托提普,知道对方这是在说之前暗夜咆哮者的事情,暗夜咆哮者的化身作为与奈亚拉托提普本体最相似的化身,先不说其实力的强大,之前被未来亚兰干掉,祂的本体绝对是受到了不小的损失。


       

“所以这才是你帮助塔纳托斯的目的,祂的本质也是死神,因此可以在这个死亡的神国里面发挥出应有的力量,对吗?”


       

“这个问题当然是难不倒你的不是吗?只不过阿努比斯如今被塔纳托斯缠住,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处理外面那些旧日的事情,而外面那些旧日,虽说实力不算什么,可也是地地道道的真神,放任祂们对神国进行攻击,一旦被打破,就会成为被里外夹击的状态,现在便需要你进行一个选择了,是带着你的人离开这里,还是出手帮助阿努比斯解决外面那些旧日的威胁呢?”


       

亚兰看着奈亚拉托提普,微微皱眉,道:“你貌似一直在引导我出手,为什么?你有什么阴谋?”


       

“不不不……”奈亚拉托提普摆了摆手,脸上依然带着那副让人讨厌的笑容,道:“阴谋这个词并不准确,也不合适,我更喜欢称呼这个为阳谋,你可以进行选择,要么走,要么出手,而这两个选择的结果,我也都可以接受。”


       

看着此时的奈亚拉托提普,亚兰突然想到,对方的行事习惯,祂每次的谋划,都会有所得,一件事情成功了,最终这件事情自然会发展成奈亚拉托提普想要的结果,可就算是失败了,最后也可以达成奈亚拉托提普的一些其他谋划,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对手。


       

如这一次,摆在亚兰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离开,那样一来,阿努比斯便必死无疑,将成为天穹主宰之后又一个陨落的九海神祇,要么出手,虽说亚兰目前还不知道自己出手会达成什么目的,但是在这后面,绝对有什么东西在等着自己!


       

只是,就算是知道有东西在等着自己,亚兰也不会选择离开,这倒不是因为柯罗诺斯或者其他什么的原因,而是因为他很清楚,如果让阿努比斯就这样在自己的面前死去,九海之上的强者必然受到更大的冲击,届时对九海众生和亚特兰蒂斯大陆联手对抗旧日的形势极为不利,换言之,阿努比斯必须活着!


       

看着亚兰,奈亚拉托提普好似看出了他的想法,微微一笑,转身跨入了身边的虚空裂缝之中,当祂的大半个身体都走入其中的时候,突然又转身把脑袋从虚空裂缝里面伸了出来,对亚兰说道:“临走之前给你一个体型,可不要在这里使用未来的力量,否则历史长河会直接撑爆这座神国,那样一来,你就给我们帮了大忙了。”


       

随着话音的落下,奈亚拉托提普彻底的消失在了虚空裂缝之内。


       

看着离开的奈亚拉托提普,亚兰知道祂最后的那些话没有欺骗自己,如果他真的在神国之内召唤未来的自己降临,那么历史长河一定会撑爆这里,那样一来,等于是自己给了阿努比斯致命一击,反而帮了旧日大忙。


       

因此亚兰没有犹豫,他对着其他人点了点头,立刻飞纵而起,借以时钟印记的能力离开了神国的范围,感受着没有神国削弱的,来自于两个真神等级旧日真身带来的偌大压力,感受着自己身体和精神的双重压力,他立刻使用了时钟印记中的历史长河之水。


       

轰隆!


       

一条虚幻的有着无数支流的长河横贯时空。


       

亚兰双眼一睁一闭之间,已然完全不同。


       

看着这里的状况,亚兰叹了口气,好似喃喃自语,又像是对年轻的自己说道:“事已至此,我虽然已经揣测到了奈亚拉托提普的想法,也没有办法阻止事情继续发展下去了,这个家伙就算是在我的历史,也是让我非常头疼的存在。


       

希望你能够完成那个仪式,更进一步,唯有更进一步,才能够真正的为这个世界的人类争取到一条自由的道路,否则便只能够与我一般,受制于无尽的历史,永远无法逃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