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自渎白浊h/一女n男h拉文

原标题:


      

孟超若有所思地点头。


       

“毁灭号角”雷克萨亦是在他心中“潜在合作伙伴”名单上,名列前茅的关键角色。


       

他原本准备在深入考察“胡狼”卡努斯之后,倘若发现这头“末日魔狼”,真是一个无法被地球穿越者们控制的战争狂人。




       

那就要想办法将卡努斯干掉,转而和“毁灭号角”合作。


       

问题是“毁灭号角”本人,也是一个嗜血好战的疯子,未必赞同延迟数年再和圣光之地开战的提议——毕竟,要强行按住已经隆隆运转起来的战争机器,让发出尖叫,冒出火焰的战争引擎,再待机好几年时间,实在太难了。


       

再说,“毁灭号角”的地位远比“胡狼”更高,就算愿意和龙城文明合作,开出的条件,肯定也比“胡狼”更高。


       

所以,在孟超心目中,“毁灭号角”仍旧不是最完美的潜在合作者。


       

话虽如此,如果真能救下“白金之拥”雷恩,通过他和“毁灭号角”雷克萨搭上线,孟超还是会尽力而为的。


       

只要这么做,能增加几枚和“胡狼”卡努斯进行博弈的筹码就好。


       

只是,紧随其后的追杀者,既然敢冒着让狮王雷霆震怒、血腥报复的风险,都要将“白金之拥”置于死地。


       

当然有志在必得的决心和实力。


       

只见“白金之拥”刚刚率领一众怒狮武士摆开架势,身后追兵已经旋风而至。


       

追兵还在坐骑背后,就完成了图腾战甲的殖装。


       

非但自身都被黑色铁塔缠绕着金色闪电般的重型铠甲包裹得严严实实。


       

类液态金属物质还一路蔓延到了胯下坐骑的身上,将坐骑的每一条肢体都完美覆盖起来。


       

乍一看,就像是地球中古战场上的具装铁骑,再放大、加宽、加厚三五倍的样子。


       

区区几十具重骑,轰出千军万马的气势,简直像是汹涌澎湃的泥石流,顺着狭窄的山坳,滚滚而来。


       

无论骑士还是坐骑,被黑色金属覆盖的面部,全都呈现出猛虎般狰狞凶恶的特征。


       

虽然口鼻眼耳都被面罩遮掩,但他们的吼叫声,仍旧如晴空霹雳,摄人心魂。


       

轰!


       

轰轰轰轰轰轰!


       

完成殖装的刹那,这些猛虎便将速度飙至极限。


       

只一眨眼的功夫,他们就吞噬了上百米的距离,和怒狮武士狠狠撞在一起。


       

那就像是一列高速行驶的装甲列车。


       

撞上一堵铺设在铁轨上的钢筋混凝土墙壁。


       

伴随着刺眼的闪光和震耳欲聋的轰鸣,冲击波化作肉眼可见的波纹,层层叠叠地激荡开来。


       

简直要将山坳两侧的曼陀罗树,统统砍伐倒下。


       

即便孟超和冰风暴蛰伏在几棵曼陀罗树后面,仍旧被冲击波横扫,眼冒金星,耳朵眼里嗡嗡作响。


       

孟超飞快眨眼,重新聚焦。


       

只见短短半秒钟的失神,狭窄的山坳已经被一片腥风血雨笼罩。


       

一名挥舞着巨型斧锤的怒狮武士首当其冲,遭到一名追兵如狼似虎的高速冲撞。


       

饶是有图腾战甲的防御,仍旧被撞得周身骨骼尽碎,五脏六腑统统爆裂,从咽喉深处喷涌而出。


       

哪怕他的祖灵,真的从圣山之巅降临,赐予他最神圣的祝福。


       

都无法令他稀烂如泥的大脑和脏腑恢复原状,从死神手里,夺回他的生命。


       

但这名悍勇至极的怒狮武士,却在临死前的刹那,用鲜血和来自胸腔内的碎肉,染红了熊熊燃烧的斧锤,像是给这柄拥有上千年历史的绝世凶器,注入了足够强劲的燃料,令它轰出比虎啸更加狂暴的战吼,狠狠破开追兵的图腾战甲,毫无滞碍地劈进肩膀,一路势如破竹,从肩膀直到腹腔,几乎将追兵的上半截身子,竖着劈成两半!


       

追兵的冲势戛然而止。


       

和坐骑以及这名凶悍绝伦的怒狮武士一起,栽倒在烂泥地里,滚了十几圈。


       

追兵身上的图腾战甲发出凄厉的嘶鸣。


       

从破损处钻出了几百根纤细的金属丝,试图互相纠缠到一起,将断裂的躯体以及铠甲重新缝合到一起。


       

但还不等图腾战甲完成自我修复。


       

大脑和脏腑统统爆裂,只剩下最后几秒钟生命的怒狮武士,已经在自己的图腾战甲的刺激下,燃烧最后的生命力,从细胞深处汲取出了惊人的力量,将自己被类液态金属物质包裹,长出利刃的爪子,狠狠插进追兵被劈开的胸膛,攥住了追兵暴露在空气中的心脏。


       

“啪!”


       

追兵的心脏爆裂声,就像是在所有人的耳朵旁边,炸开了一支小小的炮仗。


       

来自狮虎二族的两名勇士,以如此惨烈的方式,同归于尽。


       

而他们的盘肠大战,丝毫没有引起攻守双方的任何人的注意。


       

因为,每一名怒狮武士和猛虎武士的激战,残酷程度都毫不逊色于同归于尽的两名勇士!


       

仅仅一次冲锋,双方均有至少三五名勇士,整个儿爆裂开来。


       

他们周身的每一根骨头和每一束肌肉,都像是被绞肉机细细研磨过。


       

就算再精良的图腾战甲,都无法支撑他们继续站立,只能和对方互相缠抱着,瘫软在地,化作一堆堆金属和血肉混杂的尸骸。


       

双方损失同样惨重。


       

只不过,因为怒狮武士的人数较少,而且原本就受伤较重的缘故。


       

正面对撞,互相兑子的结果,对他们越来越不利。


       

幸好,这条山坳实在太窄,将近十具尸骸堆积成山,倒是削减了追兵的冲势。


       

一身金纹黑甲的猛虎武士纷纷从坐骑背后一跃而起,如猛虎下山般跃过尸堆,朝怒狮武士飞扑过来。


       

其中一名图腾战甲隐隐散发着青色光芒,周身还缭绕着一层紫雾的猛虎武士格外扎眼。


       

他比其他猛虎武士都要庞大一轮,在攻守双方中的体型仅次于“白金之拥”雷恩,而咄咄逼人的气势,却和“白金之拥”不相上下。


       

更诡异的是,孟超注意到,他的几次起落,但凡落脚点生长着杂草、藤蔓和荆棘,都会在接触到他周身缭绕的紫雾之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败、枯萎、化作灰烬。


       

就好像是在短短一瞬,被他抽干了全部生命力。


       

在这名猛虎武士的面前,明明还阻挡着四五名如临大敌的怒狮武士。


       

但他却视而不见,朝“白金之拥”雷恩直扑过去。


       

这些怒狮武士,似乎都在他手上吃过大亏,哪敢让他接近己方主将?


       

他们拼死上前,组成人墙,从不同角度,朝猛虎武士发动凌厉的攻势。


       

猛虎武士低吼一声,周身紫雾恍若拥有生命,瞬间膨胀和浓郁了好几倍。


       

就像是一头怪兽张开血盆大口,将几名怒狮武士统统吞噬进去。


       

就连孟超开启超凡视觉,都无法看清楚紫雾里面发生的事情。


       

只能听到紫雾里传来令人头皮发麻的“咔嚓咔嚓,哧溜哧溜”之声。


       

不一时,几名怒狮武士就被吐了出来,如断线风筝般飞了出去,原本锃光瓦亮的图腾战甲,全都变得锈迹斑斑,布满了触目惊心的腐蚀痕迹。


       

而当紫雾散去时,孟超才惊讶地发现,猛虎武士的手里,还拎着一名怒狮武士。


       

这名倒霉的怒狮武士,被猛虎武士的虎爪,直接撕裂了胸甲和胸肌,牢牢攥住胸骨,高高拎了起来。


       

在紫雾的侵蚀下,他身上的图腾战甲,就像是年久失修的排污管道的管壁,变成了千疮百孔的破铜烂铁。


       

而他的周身血肉,也像是刚才惨遭这名猛虎武士践踏的杂草、灌木和荆棘那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和枯萎下去。


       

“咔嚓咔嚓,哧溜哧溜!”


       

猛虎武士深深插入怒狮武士胸膛的手臂,则像是变成了一条饥肠辘辘的巨蟒,不断溶解、吸吮和吞噬着猎物的血肉以及生命力。


       

就在孟超呼吸之间,原本体重至少三四百斤,威武雄壮的怒狮武士,就被吸成了一团皱巴巴的干尸!


       

猛虎武士的手臂一震,干尸四分五裂,宛若被烈焰焚烧了足足半个钟头,化作细腻的灰烬,随风飘荡开来。


       

只剩下被严重破坏,暂时丧失机能的图腾战甲残片,像是几百枚枯叶般,轻飘飘落在地上。


       

猛虎武士发出鬼哭狼嚎般的怪笑。


       

图腾战甲表面,如同蛇行般的符文依次闪亮,为他披上了一层华丽的青色花纹。


       

青色花纹之上,再度荡漾出了浓艳欲滴的诡异紫雾。


       

似乎是收到了献祭的缘故,这次的紫雾一张一缩,比刚才更加活泼,恍若熊熊燃烧的紫色异火,在风暴中狂舞。


       

“好,好强!


       

“这是通过灵磁力场的高频振荡,直接引发攻击目标细胞内部线粒体的异变,提前耗尽细胞活性,令攻击目标瞬间‘衰老’和‘凋零’么?


       

“不,不止是这么简单。


       

“这名强者的腐蚀攻击,不仅仅针对生物,连图腾战甲这样的类液态金属物质,都被他腐蚀成了废铜烂铁。


       

“这足以说明,要么图腾战甲并不是真正的金属,而是一种极其特殊的生物。


       

“要么,这名强者的灵磁力场,不仅仅能干扰生物细胞,还能干扰金属的分子结构,乃至原子球形能量层,能从根本上,瓦解某种物质维持固定形态的基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