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浪女群交换/古代h文翁熄

原标题:


提起此事,陆明玉眉眼舒展:“是。父皇刚回宫,还不知道苏妃的死讯,李景张口向父皇求赏。父皇已经允了。”


       

天子金口玉言。应允首肯的事,断无更改之理。


       

陆临挑了挑眉,忽地笑了起来:“太子殿下实在会挑时机。迟个一两日,皇上绝不会应。现在嘛,应都应了,皇上想反悔也来不及了。”




       

陆明玉微微一笑:“当日,我和父皇说过,这些亲兵依旧安置在田庄里,闲来无事不会露于人前。至于亲兵人选,便从荥阳军里挑些精锐。总数不必太多,免得惹人忌惮,两千便可。”


       

陆临却道:“两千太少了。奉皇命组建亲兵,总得有模有样。再者,这是太子殿下苦心为你求来的恩赏,别白白辜负了太子殿下的苦心。”


       

“组建五千亲兵吧!”


       

陆明玉一惊,抬眼和陆临对视:“荥阳军此次出征,死伤了不少将士。要招募新兵训练。我再抽走这么多老兵,只怕不太合适。”


       

“没什么不合适。”陆临低声道:“小玉,太子只有一千亲兵。万一出了乱子,这点人手,根本不够用。你多养些亲兵,将来说不定能派上用场。”


       

陆临说的意味深长。


       

太子不能明着养兵,以她这个太子妃的名义多养些精兵也好。


       

万一将来有一天,天家父子相疑……她和李景也有自保之力。


       

陆明玉听得心中一凛,沉默片刻,点了点头:“爹说的对。现在还剩五百左右的暗卫,再从荥阳军里抽选四千五百人。等亲兵组建起来,让陆乙亲自去练兵。”


       

说完,又有些歉然:“爹,我将精兵抽走,你得重新招募训练新兵了。”


       

陆临笑道:“傻丫头,和亲爹说这等傻话。我的还不就是你的?再说了,以后没什么大仗可打,多的是时间。我花个两年的时间,再训出一支精兵便是。”


       

“陆非那里,你也不用担心。你们和亲兄妹一样,感情深厚。我将精兵给了你,陆非绝不会生气或不快。”


       

“以后,整个荥阳军都是他的。”


       

陆明玉笑着嗯了一声。


       

说完正事,陆临又笑道:“你和太子感情这么好,只两个孩子太少了。再生两个才好。”


       

陆明玉也没羞臊忸怩,笑着应道:“之前我和殿下都有伤,不宜有孕。如今身子都养好了,珝哥儿瑄姐儿也都两岁多了。我也盘算着再生一个。”


       

顿了顿笑道:“爹以后可以待在京城,不必时时出去打仗了。不如再续弦一房吧!”


       

陆临随口道:“这么多年,我一个人过惯了。如今也一把年岁了,就这么过下去挺好。”


       

陆明玉笑着嗔道:“什么一把年岁。爹才三十七岁,正是盛年。”


       

永嘉帝四十多岁了,还令王婕妤生了个小公主。陆临若肯续弦,再生一个幼子承欢膝下多好。


       

奈何陆临对此事毫无兴趣,很快将话题扯回了亲兵上。


       

……


       

父女两个在书房里说了一个多时辰的话。


       

李景和郑重陆非周礼也在说话。


       

之前一同领兵打仗,李景和郑重陆非共同出生入死,培养出了深厚的情谊。以前看着不那么顺眼的周礼,在东宫当差两年多,兢兢业业十分尽心。李景对周礼也慢慢改观。如今在一处说话,也亲近多了。


       

郑重和陆非都是荥阳军中武将,说起军营里的事,可以说上三天三夜不带重复。


       

李景听闻荥阳军折算了四成将士,心中也不是滋味:“这一回远征,荥阳军处处冲锋在前,立功最多,折损的将士也最多。”


       

素来嬉皮笑脸的郑重,此时一脸凝重,低声道:“这也是没法子的事。赵家军一开始不肯出力,都是我们荥阳军攻城,死的人难免多一些。”


       

一将功成万骨枯。


       

在战场上,将士不能畏怯不前,悍勇不畏死的结果就是死的人确实很多。


       

陆非也叹道:“好在这一仗过后,天下就太平多了。义父说过,再多招募一些新兵。将荥阳军扩充至十万。”


       

荥阳军人数最多的时候是八万。如今死伤惨重,要扩充至十万,就意味着要招募五万左右的新兵。


       

养兵练兵,耗费巨大。一旦陆临上奏折,不说别人,户部尚书肯定第一个跳出来反对。便是永嘉帝,也未必肯应允。


       

李景目光一闪:“岳父既有此打算,我一定助岳父一臂之力。”


       

陆家是东宫坚定不移的支持者。荥阳军兵力充足,对李景来说,也是一桩好事。


       

周礼身为东宫属官,满心都为太子殿下打算,闻言立刻附和道:“岳父若能执掌十万大军,在朝堂中的分量就越重。于太子殿下,是极大的助力。”


       

陆非看向李景:“义父和兵部尚书颇有私交,至于户部和乔阁老那边,就得烦请太子殿下了。”


       

李景点点头:“此事交给我便是。”


       

……


       

到了傍晚,太子太子妃辞别众人,领着孩子回宫。


       

陆临单独将陆非叫进了书房。


       

父子两个商议了许久。


       

天黑之后,陆非才回了院子。


       

壮哥儿听到脚步声,立刻冲了出来。陆非笑着抱起胖儿子,在小胖脸上亲了一口。壮哥儿被他的胡茬戳得哇哇直喊。


       

一袭浅紫罗裳的沈澜走了过来,笑着嗔道:“你这满脸的胡茬,也不剃干净了。总扎得壮哥儿乱喊。”


       

陆非咧嘴一笑:“我要是将脸刮得干干净净,进军营就得被军汉们取笑是小白脸了。”


       

将军嘛,总得威严一些。


       

主要也是陆非太年轻了。像陆临,脸刮得再干净笑得再随和,也没将士敢在他面前放肆。


       

夫妻两个调笑几句,一同吃了晚膳。等壮哥儿被奶娘抱走,好生亲热了一回。


       

陆非低声说道:“澜妹,我本想多陪一陪你。只是,义父交代了我一桩极要紧的事,我明日一大早就得回军营。”


       

沈澜一怔,抬头看陆非:“是什么事?”


       

没等陆非张口,又立刻道:“军营里的事,事涉机密,你不用说了。明日你早些起身走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